上甘岭女护士用嘴帮战士排尿获二等功被指作假幸得证明

一个个强劲有力的音符,一句句掷地有声的话语,其中蕴含了多少战士对家国的思念,又承载着多少对胜利的殷切期盼。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这首歌带给了身处异国他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无限的慰藉,使他们度过那艰苦黑暗的三年。

即使是到现在,我们仍能从中感受到热血战士们顽强拼搏、不惧牺牲的伟大精神。

在这一保家卫国战争当中,涌现了很多英勇的革命烈士,如黄继光、孙占元、胡修道等等。

但是令人诧异的是,有一个年仅17岁的小姑娘也获得了二等功,甚至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还授予她二级战士荣誉勋章。

王清珍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她这一生可谓是平凡又伟大,她的身上有什么传奇经历呢?

抗美援朝时,她一人救治多名伤员,甚至还给伤员吸过导尿管;年仅17岁就获得二等功、二级战士荣誉勋章;高级将领,在自传里重点提起她;参与夺取黄继光遗体,为其整理仪容;电影《上甘岭》,卫生员王兰就是以她为原型等等。

其实,王清珍只是中国240万志愿大军中的小小一员,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回顾其英雄事迹,

那时候,240万中国人民志愿军身处异国他乡,心里却共同怀揣着保卫祖国和人民的伟大梦想。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打败了一个本以为很强大的敌人——美国帝国主义。

首战两水洞、会战清川江,粉碎“绞杀战”、抵御“细菌战”,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但是在这之中,

这场战役耗费的时间之长、出动兵力之多、战况之激烈程度,已远超二次世界大战的最高水平。

经过了数十次的拉锯战后,中国志愿军们凭借着其顽强的战斗精神和誓死捍卫胜利的决心,一举粉碎了美帝的“金华攻势”,最终以美帝寸土未得,且损失1.5万人的结果取得了全面胜利。

为了纪念这场悲壮的战争,1956年,电影《上甘岭》上映。影片一经播出就好评如潮,人物形象十分鲜活,故事情节和战士们铿锵有力的话语,屡屡让人热泪盈眶!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甜美的歌声弥漫在幽暗的病房里,卫生员王兰的笑容抚平了防空洞里每一个身负重伤、痛苦难耐的志愿军伤员。看到这一幕,观众没有不伤心落泪的。

。她每天负责检查伤员病状、为其包扎、打针,对病员进行生活护理,如打水、喂饭、清洗绷带等繁琐的工作。

据悉,她每天都要照顾约三四个病房里20多名伤员,因为是野战医院,条件比较艰苦,人手也不够,所以王清珍常常连续三、四天不能合眼。

如果遇到病人因病无法自理时,王清珍还要背伤员到坑道大小便,或者是嚼烂饭菜,用嘴助其吞咽。

王清珍当时所做的工作,或许我们现在听起来、看起来很难为情。但是在那个保守的年代,王清珍却甘愿如此,

用她本人的话说就是:医护工作者不分男女。所有人都秉承着一种意志:打倒美国帝国主义,保卫祖国,活着回去。

都说战争会让人变得麻木,但是对于王清珍来说,她始终如一日地奋战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全力地发挥自己在这儿的最大价值。

当战士们难忍疼痛时,她会在幽暗的仅有一米多的低矮防空洞里,唱起那首陕北民歌《南泥湾》来帮助他们缓解病痛。这在当时,是那些身处异国他乡,又身负重伤的战士们舒缓思国之情的唯一慰藉了。

因为王清珍做事认真,对待伤员耐心周到,不怕苦、不怕累,唱歌还好听,所以常常被戏称“战地天使”。

电影放映的时候,王清珍泪流满面,可当别人说影片中王兰是以她为原型改编时,她却一口否认,用她那惯常平静的口吻说:

“‘王兰’是战地女卫生员的代表,在真实的抗美援朝战场上,还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女卫生员从事战地救护工作,她们都做得很好,她们都是王兰的原型,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

五圣山位于朝鲜中部,而上甘岭就位于五圣山南麓,1952年的时候,这里还是仅有十余户人家的小村庄。在上甘岭的右前方是597.9高地,左前方是537.7高地,懂抗美援朝历史的人一定不会忘记这两个数字。

因为就是在这里,美国联合国军和我国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12军展开了长达40余天的拉锯战,战况十分惨烈。

同时也是在这场战争中,黄继光为掩护战友,毅然决然冲向597.9高地以肉身抵挡机枪,与敌人同归于尽!

有人会问为什么上甘岭那么重要?原因有两点,第一:五圣山是朝鲜中部地区,在金华和平康之间有一条公路,这条公路连接着两个县,是美国十分重要的交通要道,而上甘岭就在其中。

为了贯通要道,美军必须抢占上甘岭。但对于我方来说,美军占领上甘岭必定会增长势力,加速对我方的攻击。

第二:1952年,我军采取战术反击,当时防守地达60个,基本可以做到“攻则必克,攻则必歼”,极大地损耗了美军的有生力量。在此情况下,美军为了扭转局势,获取地面作战优势,出动了320门大炮、50架飞机和47辆坦克以及6万人马。

在1952年10月14日4时30分发动了“金华攻势”,并以强于我军20倍之火力与志愿军在上甘岭仅3.7平方公里处,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轰轰……”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敌人的机枪不停地吐露火舌,一时间烈火熊熊,狼烟四起。山尖被远方的炮弹炸出去了足足有一米,土石、尘土散落在空气中,真真一个天昏地暗的模样。

随着战况逐渐激烈,越来越多的伤员从前线被抬了下来,可更多的却是那些连救治都没有机会的战士们。

大家都知道上甘岭意味着什么,时任15军军长的,向因病回去治疗的彭德怀元帅下的军令状:

第15军45师野战医院,临时搭建了一个能容纳2000多名伤员的掩蔽部。1000多个担架,同时还下设了7处检伤收容所,负责对后送伤员进行及时处理,而王清珍所在的收容所就在五圣山附近。

仅7天,掩蔽所就救治了1900多名伤员,而王清珍每天也要为100多名伤员处理伤口。

王清珍已经连续4天没有合眼了,此时前线又送来一批伤员,她见状赶忙甩走疲惫,投入到紧张的救助工作中。

当她来到了一位名叫曹中林的患者床前,检查伤势的时候,却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此时曹中林浑身像被汗水浸湿了一样,面目狰狞,好似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情况不妙,凭借着丰富的救护经验,王清珍用手轻轻触碰他的腹部,如她所料,十分硬挺,

刚要动手,痛苦难耐的曹中林突然死死地拽住裤子,不让王清珍动手,磕磕绊绊地说:“我……我自己来。”原来曹中林是不好意思了,听到这话,王清珍也没再勉强,把罐头盒交给他后,站到了门边上,背对着他。

“哐当”一声,罐头盒掉到了地上,王清珍赶紧回头查看情况,仔细一看才发现端倪,刚才曹中林挡着,她没发现。

于是她赶紧找来泌尿管,助其泌尿。一开始,他还是支支吾吾地不肯,王清珍一听就怒了,喊道:

见此情形,曹中林紧咬牙根:“不如就算了吧”。听到这话,王清珍登时就哭了出来,这也太难过了吧!

曹中林忍受着痛苦,对她虚弱的微微一笑,像是在安慰她一样。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他就会死!就在这时,王清珍看着泌尿管,突然想起来了,她们那有个男卫生员叫黄志清,他曾用嘴吸泌尿管帮助病人排尿。太好了,终于有办法了!

想到这儿,王清珍立马就俯下身对着泌尿管的另一头猛地一吸,果然管用,曹中林的肚子慢慢地扁了下去。

她此时别提有多高兴了,但当她看向曹中林时,却发现他的脸上早就爬满了泪水。

这个钢铁般的男人,被子弹穿透腹部没有哭,被尿憋得浑身痛苦也没有哭,可当王清珍顺利帮他排尿后,他哭得像个孩子。

原来这个曹中林是个排长,等他伤好了一点之后,他就主动找到指挥长,把王清珍救治他的事情说了一遍,为她申请三等功。没想到,指挥长听完后十分感动,决定加其二等功,但是王清珍本人对此事却毫不知情。

就这样,1953年,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给她记二等功,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她二级战士荣誉勋章,当时王清珍仅17岁。

但是,一开始人们都不相信,一个花季少女能有这么大的觉悟。在那么混乱的时候,人为杜撰或者夸大、美化事实也是有可能的,因此王清珍一度遭到了很大的质疑,可她对此似乎毫不关心,不辩解不反驳。

直到当时的15军军长,人民高级将领,在回忆录中重点提到了王清珍,谣言才不攻自破。

后来,已到耄耋之年的王清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当时的谣言根本不听、不看、不想,因为她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去做。事实上,1958年,因为工作的需要,她又回到了医护战斗岗位,在15军担任卫生处副处长,直到1982年才正式退休。

当提到这件事以及二级战士荣誉勋章时,她淡然一笑:“这个奖章就像母亲送给我的礼物。”

在上甘岭战役中,除了这件事,王清珍还做了一件对我党、对人民都十分重要的事,那就是抢救黄继光遗体。

空气中充斥着硝烟和灰尘,天空暗得透不出一点亮,没人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天,又或者是别的什么?黄继光现在心里十分焦急,短短几天内,3.7平方公里的土地,已经被敌我两方争夺了好几次了,

最开始,敌人也没想到我军这么顽强,打倒了还能冲。长时间的拉锯战下来,看样子他们快耗不住了,开始着急了。昨天还真是场硬仗,美帝动用了两个师的兵力团与我方展开了拉锯,烟雾弹、毒气弹,大批量的汽油桶接踵而至,

敌人占据了有利局势,碉堡里两把机枪冲我方扫射,所有冲锋的战友都无一幸免地被穿了胸膛。

怎么办呢?上甘岭失守的话就会增加失败的风险,到时候身后的祖国和兄弟姐妹就危险了。

就在此时黄继光主动站出来,对参谋长说自己要参加,随即掏出早在出发前就认真写好的决心书:

看着眼前的小伙子,参谋长大喝一声:好,现任命你为6连6班代理班长,一定要完成任务。

黄继光提着手雷,和一同报名的老乡吴三羊、肖登良共同向敌人火力点爬去。刚走了不到20米,吴三羊同志就牺牲了,敌人发现目标后疯狂地扫射,黄继光和肖登良两人也都难抵火力倒下了。营长大叫不好,就在这时,

但此时,他就像飞奔的猎豹一样,疯狂地向敌人火力点冲去,子弹一颗颗地打在他的身上,他就像没感觉一样急速飞驰,仅剩九米!八米!

黄继光将手雷猛地一挥后倒在了血泊中,身中数弹,痛觉都消失了,他现在疲惫极了。

可是预想的结果竟然没发生?由于敌人火力太强,手雷只炸毁了一半,还有一挺机枪!这是天意弄人吗?就这么结束了么?

不能倒下!任务还没有完成,营长说过的每一个“小螺丝钉”都是有价值的!身后的战友们还在等着他。

天快亮了,再不冲锋就没机会了。就在这时,只见倒在坑道里的黄继光又一次站起来了,而这一次他竟然飞身用身体堵住了敌人的机枪!

此时,响亮的冲锋号回荡在满是硝烟的战场上,“冲啊!为黄继光报仇!”战士们嘶吼着,新一轮拉锯战又开始了。

战士们想要把黄继光的遗体夺回来,但这在当时的战场上是很困难的,有好几拨人尝试救回他的遗体但都没成功。

在前线救治伤员的王清珍也看见了,战友们不畏牺牲也要夺回黄继光遗体的精神,让她忍不住泪目,这使她突然想起一位师长说过的话:

剩下一个连,我当连长;剩下一个班,我当班长;我牺牲了,副师长是第一代理人。

战火终于有了片刻的停歇,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再爆发,可王清珍再也等不了了,她和同组两个女卫生员在战友的带领下,找到了那个肉挡机枪的黄继光。此时碉堡里的机枪已经插在了他的身体里,与他合二为一了。

要知道,王清珍当了两年的战地卫生员,这几年见过没几千也有好几百的尸体了,可这一具尸体,惨烈的着实让她泪目。

双目圆睁,两手高举,胸腔早已被打烂了,一个个血淋淋的大洞,浑身没一个好地方。

等到回到了营地,王清珍他们费了好长的时间,才把他身上的血衣软化,并为他穿戴好干净的军装,运回祖国安葬。

1952年11月25日,联合国军的“金华攻势”终于宣告破产。这场战争中,敌我双方共出动了近10万人,在3.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展开了59次拉锯。其中我方击退敌方900多次,损失惨重,

当提起救助战友和整理黄继光遗容这两件事时,记者根本无法从王清珍的脸上,找出一丝骄傲的神态。她是真的淡薄功名,事实也是如此,老年的王清珍一直在本本分分地做着自己的工作,从没有借此宣扬什么,或从中获取过什么好处。

千帆过尽,她只是一个安静祥和的老人,在退休大院里享受着独属于自己的岁月静好。

抗美援朝战争给我们留下了无数宝贵的精神财富,如上甘岭精神和抗美援朝精神,也涌现了无数为国家奉献自己的英雄,如黄继光、孙占元、邱少云、王清珍等等。

他们舍生忘死,他们顽强拼搏,他们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一部分,也是我辈的学习楷模。

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祖国是每一个出国远行的游子坚强的后盾,愿每一个漂泊在外的孩子,都能感受到祖国温暖的怀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