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弗里特:那个人终于走了

1952年4月4日,第十五军45000人马由休整地谷山,向五圣山、西方山一线多路开进。美军侦察机很快发现这一大规模调动。上午10点半钟,远东空军司令部便将志愿军调动情况通报给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官范弗里特。

电话里,埃弗雷斯特沉重地告诉他:您的儿子吉米,今天凌晨1点飞往鸭绿江以南50英里的敌占区执行任务,到现在没有返航。

范弗里特知道,这是儿子入朝参战后第四次执行轰炸任务,却是第一次夜间单机飞行。凌晨3点时,因目标被浓云覆盖,吉米请求更换目标。他最后一次无线点半钟,空中另一架飞机机长听到了吉米的呼叫,请求雷达确认他的位置,此后便再无音讯。

第五航空队始终没能查明吉米的轰炸机究竟是云里迷航撞山,还是炮火击中。美方也曾请求停战谈判的中、朝方代表和国际红十字会组织协助寻找,但了无结果。

范弗里特1915年以工程专业学士学位从西点军校毕业。但在1944年6月开赴欧洲战场时,他仍在美军第四师第八集团任上校团长。

1950年7月,年已58岁的范弗里特被派到米德堡指挥第二集团军。美国军人都知道,到这样一个担任国内地区性防务的部队当司令官,意味着退居二线。

然而,这年年底,美国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在朝鲜车祸中丧生。沃克葬礼上,陆军参谋长柯林斯私下里建议范弗里特关注一下朝鲜战局,暗示说美国陆军部副参谋长李奇微已去朝鲜接手第八集团军,如果李奇微再有什么变故,他有可能接任。

4个月后,屡屡与美国政府朝政策唱反调的麦克阿瑟被免职。时任国防部部长的马歇尔建议,由李奇微接任美国远东军司令官和“联合国军”司令官一职,派范弗里特指挥美国第八集团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