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弗利特:5天拿下上甘岭结果被打43天歼敌15万

,我国中将,年仅十三岁就参加了黄麻起义,随后加入了中国工农红军,打过日军,也参加过解放战争。建国之后,朝鲜战争爆发,由于麦克阿瑟组织了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陷入被动,向我国求援,我国随组成志愿军,开始入朝作战。

当时是十五军军长,并没有被编为入朝部队。随后连续三次请缨,才获得批准,在1951年3月,改编成为了志愿军第三兵团十五军,归属王近山指挥,入朝作战。入朝作战后,15军打得中规中矩,并没有太大的出彩的地方,直到上甘岭战役爆发。

上甘岭战役爆发很突然,或者说谁都没有料到,上甘岭会成为一场战役的主战场。1952年十月之前,志愿军在战场上优势非常明显,“联合国军”所谓的金化防线在志愿军的进攻中,越来越捉襟见肘。

当时双方已经开始在谈判桌上交锋,能影响谈判的唯有战场,谁在战场上取得优势,谁就能在谈判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更充足的底气。美方为了改善自己在谈判桌上的不利局面,在范弗利特的建议下,开始了摊牌行动。

其实刚开始范弗利特针对的并不是上甘岭,而是上甘岭背后的五圣山,五圣山位置非常重要,志愿军卡着五圣山,就像是给“联合国军”脖子上卡了一根刺,让“联合国军”的一切军事行动都受到了阻碍。而如果“联合国军”卡住了五圣山,志愿军就必须要后退至少1250码,然后才能构筑防御工事,而一旦退后1250码,志愿军将不仅在战场上失利,更会影响到谈判,因此五圣山成为了必须要坚守的一块军事要地,值得庆幸的是,五圣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联合国军”想要拿下五圣山并不容易。

鉴于最终的目的是拿下五圣山,所以范弗利特对于上甘岭并不怎么看重,开战前就放出了话,五天攻克上甘岭,损失不会超过两百人。如此狂言,在美军看来并不狂妄,因为这一战“联合国军”总共集结了6万余人,大炮三百多门,坦克170多辆,还有数架飞机,如此强大的火力优势,美军有理由相信,完全可以依靠炮弹拿下上甘岭,但他们还是忽略了一点,他们面对的是中国志愿军。

志愿军15军这边,也犯了一个大错,早在上甘岭战斗开始之前,就获知了“联合国军”的进攻目标是自己防御的上甘岭,但他错误地估计了战斗的规模,导致志愿军前期遭受了重大损失。

战斗开始前,美军原本打算让一个营对上甘岭发起进攻,因为上甘岭面积只有3.7平方公里,志愿军在上甘岭只驻扎了两个连队,而且上甘岭也只能驻扎两个连队。但这次负责打头阵的是美军31步兵团,这个步兵团前身就是第二次战役被我军全歼的北极熊团,该团团长或许是因为吃过亏,所以他觉得志愿军会进行激烈的反击,所以将原计划一个营的进攻部队,又增加了一个营,用两个营的部队来对付志愿军两个连,所以战斗一开始就变得异常激烈了。

10月14日,美军按照惯例,对上甘岭阵地进行了火力覆盖,整整320门大口径火炮,对着上甘岭就是一通猛轰,而一通进行火力覆盖的还有47辆坦克和五十多架飞机,一秒钟,上甘岭就会落下六发炮弹,岩石构成的上甘岭,石削乱飞,志愿军战士如同大海怒涛下的小舟,被爆炸的气浪吹得东倒西歪,有一名战士直接被活生生震死,从这一刻起,上甘岭战役就显示出了它的残酷。

战斗开始的第一周,由于错误估计了战争的规模,双方都陷入了苦战,战斗从14日开始,到16日,就连续派出了15个连投入了战斗,上去的这些连队,基本都被打残,还有部分连队,建制都被打没了,全连只剩下一半的人。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上甘岭阵地不断易手,特别是刚开始的一周时间,阵地白天被美军夺去,晚上志愿军就发起突袭,再次夺回阵地,打主攻的45师在这一段时间损失特别大,直接影响到了后半段的战斗。

10月20日晚,45师汇报了战况,全师伤亡3500多人,主力团134团和135团总共只有三百多人,全师没有一个完整的建制营。战斗才开始仅仅一周时间,45师就投入了21个连,占了全师的77%,而参战的所有连队都损失过半。直到这个时候,等指挥人员才冷静了下来,开始稳扎稳打,也同时意识到了,上甘岭战斗将会是一场持久战,不会短时间内结束。

而这时的45师已经失去了组织反击的能力,哪怕将军部直属部队和机关人员调到45师也于事无补,于是表面阵地争夺战宣布告终,真正残酷的坑道战开始了。597.9高地拥有3条大坑道,8条小坑道,以及十多个简易防炮洞,这些地方将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志愿军的战斗阵地。

表面阵地被美军占领,志愿军就蛰伏在坑道里面,白天抵御美军的进攻,晚上则主动出击,要么单独作战,要么配合进攻部队,夺取上甘岭阵地。上甘岭战斗越打越大,逐渐发展成战役规模,开始请求兵员,45师已经不足以应付上甘岭的战斗了。

时间越拖越久,坑道的条件也越发艰苦,23日傍晚,45师组织了一个连对上甘岭发起了反攻,结果因为连长麻痹大意,导致全连伤亡惨重,仅仅十多人活了下来,而坑道的部队为了配合外面的部队进攻,主动出坑道作战,结果因为外面战斗失利,坑道部队经过九次作战,才拿下的阵地,由于失去了外援,出去一个连队,仅仅活下来了五个人。这一战之后,45师伤亡超过了4000人,而剩下的部队,所有连队,没有一个是完整的,而且全部都经过了至少一次整合。

24日晚上,将自己的警卫连派了出去,其中包括跟了自己五六年的警卫员王虏,结果全部96日前往上个哪里坑道,最后只有24人抵达一号坑道,其余人全部牺牲,包括王虏。不仅是支援坑道的部队艰难,坑道的部队更加艰难,有一个班的战士,因为弹药耗尽,在10月15日进入坑道,这条坑道只有15米,这个班因为没有步话机,和其余部队完全失联,其余部队也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班存在,他们完全靠晚上收集的弹药,和两箱饼干两桶水坚持着,直到10天后,部队几乎到了绝路,才决定派人突围,之后这个班又进入了2号坑道,在2号坑道继续作战,前后总计在坑道作战二十多日,是上甘岭所有坑道部队中作战时间最久的一支部队。

战斗到10月25日,美军第七师也撑不下去了,全师伤亡惨重,不得不退出上甘岭,接替美七师的是韩2师。

韩2师的到来,并没有缓解坑道部队的压力,反倒是增加了压力,美军难以撼动的坑道,被韩军一日炸毁了三十米,志愿军骤然陷入了被动,随后经过炮火援助,才缓解了压力。但随着美军的退出,上甘岭战役已经陷入了僵局,双方都在拼消耗,而且上甘岭战役的影响也已经扩展到了全球,此战成败,将直接影响谈判。

上甘岭战斗仍在继续,坑道部队不断在外围部队的配合下,在夜间出击,给敌军造成极大杀伤,曾在九个夜晚,连续出击158次,平均每晚至少出击17次,如此频繁的出击,也搅得敌军难得安宁,再加上外围部队的反击,敌军完全陷入了被动。但相对于敌军的威胁,饥饿和缺水才是威胁志愿军坑道部队的最大敌人,这也就诞生了送一个苹果就立二等功的故事。10月30日,战役的天平转向了志愿军,15军开始了反击作战,志愿军在当天中午,开始了入朝以来第一次炮战,在数次炮击后,上甘岭的敌人七成失去了战斗力,最后,驻守上甘岭阵地的四个韩军连队被整建制歼灭,上甘岭部分阵地再次回到了志愿军手中。

之后,敌军发起了反攻,但都被15军打退,留下了一地尸体,但这时的45师因为伤亡太大,已经只能守住五个阵地了。鉴于这种情况,12军顶了上去,帮助45师,驻守了其余七个高地。

上甘岭战役从这一刻起,虽然不能说胜局已定,但志愿军拥有了很大优势,范弗利特纵然不甘心,纵然没有放弃,继续进攻着,但只是徒增伤亡,而志愿军的支援部队陆续赶到,范弗利特的“摊牌行动”彻底宣告失败,“联合国军”牺牲1.5万人后,灰溜溜地退了回去。

这一战对美军来说,是一次难以恢复的打击,直接打击了军心士气,而对志愿军以及我国来说,则是一场扬威之战,中国自此真正让世界认识了自己。但同时,志愿军也损失不小伤亡1.15万人,只比“联合国军”少三千多人,所以抛开战略和后续影响,上甘岭战役,志愿军只是惨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