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中国牺牲了多少人(上甘岭战役到底惨烈到何种地步?为什么志愿军会伤亡1万多人)

如果说朝鲜战争是立国之战,那上甘岭战役就是中华民族的国魂之战,没有一个地方比“上甘岭”更让中国人念念不忘,没有一场战役比“上甘岭战役”更能诠释中华民族的精神。

1949年,毛主席在城楼庄严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但是,西方国家却并不相信,他们不认为中国换了一个政权,就能和他们抗衡。确实,他们有怀疑的资本。

1840年第一次战争,英国仅仅以不到两万人的兵力,从广东一路打到天津,如砍瓜切菜般打败了几十万清军,逼迫清廷签订《南京条约》。1900年庚子事变,八国联军侵华,又是以不到两万人的兵力打败了十几万清军加五六十万义和团,10天攻下北京,一把火烧了圆明园。

抗战十四年,当欧洲战场上动不动就是百万规模的大兵团在鏖战时,中国却被日军不到两百万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大半个国土沦丧。西方的军事顾问在中国战场上经常看到这样的场景,日军把人数数倍于自己的中国军队打的丢盔弃甲,狼狈逃跑。要不是美国朝日本扔下两颗,可能抗日战争结束时间都遥遥无期。

中国人需要一场面对面的硬仗来证明自己,不然将永远在西方国家面前抬不起头。而这场战争,就是朝鲜战争。当朝鲜战争打完,尤其是“上甘岭战役”打完,西方才真正认识到,这个领导的新中国,跟过去百年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真的不同。

上甘岭战役发生在五次战役以后,中美双方已经开始坐在谈判桌前开始谈判了。但是,随着志愿军越来越明显的掌握了地面作战的主动权,美国在谈判桌上的筹码也越来越少了。

当时,美国国内即将举行新一届的大选,杜鲁门总统正在筹备他的连任选举,他希望美军能在朝鲜战场上赢得一些优势,为他的选举造势。对此,驻韩国的联合国军司令范弗里特提出:“为了扭转局势,我们必须首先采取小规模的进攻行动,使敌人陷于被动的防守地位,目前我们都是为应付敌人的进攻而采取防守行动。”

但是,范弗里特的顶头上司、新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却不满足“小规模的进攻行动”,他希望全线压上,来一次全面的反击。克拉克刚上任不久,没怎么和志愿军交过手,不知道深浅,但是范弗里特却是打满了整场战争的,他知道志愿军的厉害,对于自己这位顶头上司异想天开的计划,他连忙建议:以点带面,重点推进,集中优势兵力和火力把五圣山拿下,再扩大战果。

五圣山位于三八线以北,拿下五圣山,不仅可以向杜鲁门交差,还可以使美国在谈判桌上占据主动。最终,克拉克同意了这个计划,这就是美军的“摊牌行动”

在五圣山的南面,有个小山村叫上甘岭。在上甘岭的两侧有两个无名高地,右边是597.9高地,左边是537.7高地北山,这两个山头加起来只有3.7平方公里,就是在这两个总面积3.7平方公里的小山头上,一场震撼世界的战役即将爆发。

美军第8集团军总司令范佛里特原计划使用两个营的兵力,用5天时间,伤亡200人就可以拿下上甘岭。

然而,结果如何呢?战争持续了43天,在这3.7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双方投入10万大军,以美利坚为首的“联合国军”投入兵力6万余人,志愿军投入兵力4万余人,战斗规模发展成战役规模。

这样的兵力密度是近代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炮火的密度,也创历史空前。双方集中了438门大炮,美军105毫米口径以上的炮达300门,志愿军75毫米口径以上的炮有138门。战役最白热化的时候,美军一天就向上甘岭倾泻了高达30 万发炮弹,平均每平方米的土地上要承受76枚,表面工事被摧毁了,草木被打光了,岩石的山头被打成半米多深的粉末,往土里随手一抓,全都是弹片和子弹壳。强大的冲击波,使得坑道内的志愿军战士仿佛置身于炼狱之中,不少人的牙齿都磕破了舌头和嘴唇,甚至许多战士被冲击波活活地震死,情况惨不忍睹。

同炮火密度紧密相连的就是伤亡人数了。在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先后打退敌人900次的进攻,“联合国军”伤亡约两万五千人,志愿军伤亡约一万一千人。从这次战役来看,“联合国军”伤亡率为40%以上,志愿军伤亡率为 20%以上。这个伤亡率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数字,要知道,在这之前,美军自建军以来,在战争中最高伤亡率是硫璜岛战役,也只有32.6%。由此可见上甘岭战役的惨烈,但是也从侧面反映出,那时候的美军,战斗力也确实十分强悍。

不过,比美军更为强悍的是志愿军的战斗意志。在上甘岭战役中涌现出了无数的战斗英雄,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黄继光了。我们都知道黄继光在最后时刻用身体堵住敌人机枪,让部队发起冲锋。然而,当时情况的惨烈,是任何文字都描述不出来的。

据后来幸存的战士万福来回忆,当时黄继光的胸口被打成了一个碗口那么大的一个洞。而且黄继光在最后扑上敌人的机枪前已经7处受重伤,但7处伤口都没有流血,而且地堡上也没有流下一滴血。为什么?唯一的解释是,他扑上敌人的枪口之前,鲜血已经基本流尽了由此可以想象,当时黄继光扑上去堵机枪,需要多大的意志力。

黄继光牺牲的悲壮惨烈,但是他只是千千万万个英雄中的一个代表。多年以后,时任上甘岭战役的指挥员、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回忆道:你们都知道的大英雄黄继光,上甘岭战役上何止他一个呢?告诉你,当时堵抢眼的英雄,说有几百个、上千个都不算多!黄继光只是他们的代表而已……”

敢死队在冲锋时,战士们没有一个不玩命的。比如遇到前面有敌人布的铁丝网时,并不是像电影中演的那样,一个个从铁丝网下钻过去。因为铁丝网下面很密,而且带刺,你是无法钻过去的;也不是一个个从网上爬过去,那样速度太慢。而是这样的:前面的战士直接把身体趴在铁丝网上,让后面的战士踩在自己身上往前冲。最后趴在铁丝网上的战士,不是被踩死,就是被铁丝网上的刺扎得浑身血淋淋的,在那样的情况下很难生还。

我们排是加强排,编制是80多个人,每天都要死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人,有的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打着打着,就没人了,打光了,然后再不断地补充上来。上边说要登记下名字,但阵地上哪来的笔,你用啥登记?再说我也不识字,结果差不多都没有登记。我这当排长的,凭脑子能记住五个、七八个,多了咱就记不住了。阵地上堵抢眼的兄弟多得很,可咱们中国人最后只记住黄继光,其他的,连名字都不晓得。

还有一个战士叫牛保才,是通讯班的一名士兵。当时,在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下,电话线往往是前脚刚接上,后脚就被炸断。有一次,电话线又被炸断,牛保才在铺天盖地的炮火中前去查线。他在路上一边躲避着战火,一边接上被炸断的电线高地北山上时,被一颗炮弹弹片击中,打断了左腿。高地上有个担架员看见他拖着断腿,又消失在了漫天炮火中。这时候,电话线突然通了,虽然仅仅只有三分钟,就是在这宝贵的三分钟里,指挥所向坑道部队下达了作战指示。下午1点,另一名电话兵在弹坑里发现了牺牲的牛保才,只见他右手捏着剥去胶皮的铜线,另一个线头咬在嘴里–他让电流通过自己的躯体,用生命接通了3分钟的电话。战后,志愿军总部为牛保才追记特等功,并授予二级英雄称号。

同样,在537.7高地北山阵地上,伤员南树德目睹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当时,

受到韩军的疯狂攻击,志愿军守备部队1连坚守阵地,打退了韩军的十几次进攻。为了攻取阵地,美军航空兵进行了支援,他们动用了20多架轰炸机投掷汽油弹,阵地顿时成为一片火海。最前沿的8号阵地只剩下3个伤员,正准备退回坑道时,却被韩军的一挺重机枪压制住了。这时候,猛烈的机枪声震醒了旁一个负伤昏迷的志愿军战士。这名战士站了起来,满身负伤,浑身是血,突然,他大吼一声扑上去,夺下了机枪。就在他端起机枪正要打时,身旁又涌上来了十几名敌人,距离太近,开火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他

孙子明烈士,他是上甘岭战役中和敌人同归于尽的68位勇士中的第一个,战后志愿军总部给他追记特等功,授予二级英雄称号。像这样的英雄事迹在上甘岭战役中数不胜数,第15军在《抗美援朝战争战史》中记载:“

。”就在第一天,在上甘岭上打出7位战斗英雄,以后的每一天都有新的英雄涌现。在整个上甘岭战役中,4.5万人的第15军打出各级战斗英雄12383人,占全军总人数的27.5%。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这是一支拥有着钢铁一般的战斗意志的军队,这是一支足以让任何交战对手都胆寒的军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