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放言5天消灭上甘岭地区全部中国志愿军的范佛利特结局如何?

1951年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方面与联合国军的美国代表开始停战谈判,但是朝鲜战争仍在继续。

1952年10月初,为了谋求在停止谈判中的有利地位,摆脱战场上被动局面,联军将志愿军中部战线要点五圣山作为了攻击目标。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曾强调说:五圣山是朝鲜的中线门户,如果失掉五圣山,我们就要退后200公里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因为如果五圣山被联合国军攻破后,下一个攻破目标便是朝鲜首都平壤。

1952年10月14日,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利特指挥部队,对志愿军发动以上甘岭为主要进攻目标的金化攻势。在战役打响前,范佛利特说过:根据计算,在联军强大炮火的支援下,我们只需投入2个营的兵力,伤亡200人左右,用5天时间就可以拿下。和以往的战役一样,他依旧采用了火力至上的战术。

范佛利特之所以敢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他本身是一个有实力的军事家,在二战中的欧洲战场也有很突出的表现,是艾森豪威尔和李奇微眼中的战争猛人。在1948年,和希腊陆军合作,肃清希腊武装,从而声名鹊起,也被人称为是山地战专家。一到朝鲜战场,范佛里特表现出的指挥风格和其他美军将领不太一样,是一个善于打运动战、迂回战的高手,也因第五次战役更是一战成名。

种种原因,使得范佛利特自信心爆棚,敢说出用5天时间就可以拿下上甘岭地区的线日,天还没亮,美军飞机就对上甘岭地区的597.9高低进行了一遍乱炸,飞机炸了后,又用24门火箭炮把山轰了遍,然后倒了无数的汽油,点火烧山。最后,美军手持先进武器登场了,以每秒钟6发子弹的速度又对山地扫射了一遍,把上甘岭主峰的标高削掉了整整两米。战斗打响的第一天,美军以火力优势,把中国志愿军第15军精心构建四个多月的防御工程夷为平地。

战斗持续了5天,美军调集兵力6万余人,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对志愿军两个连约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发射炮弹190余万发,投放炸弹5000余枚,岩石构造的山头被炸成半米多深的粉末堆,范佛利特弹药量也因此闻名世界。而范佛利特也遭到了美国很多人的质疑。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虽然上甘岭表面阵地被美军占领,但志愿军却退守到坑道里去了,虽然活着的志愿军不多了,但还是令美军头疼得很。

从山上逃跑回大本营的美军官兵们又惊又恐,炮火早就将山头上的一草一木都连根拔掉了,可是还有很多志愿军在战斗。

10月19日,志愿军开始反攻,经过大半夜的浴血奋战,收复了537.7高地全部阵地和597.9的大部分阵地,唯独597.9的0号高地久攻不下。20日天亮之前,黄继光拿身体堵敌人枪口,为志愿军争取了反攻的好时机,最终夺回了0号高地。

这场战斗还没完,一共打了43天,志愿军与联军来来59次争夺阵地,志愿军共击退900多次联军的冲锋。最终,志愿军守住了 阵地,取得了上甘岭战役的胜利。

范佛利特未能在5天的时间里拿下上甘岭地区,也没把该地区的志愿军全部消灭掉,反而战败成了联军的笑话。那么,这之后他的人生如何呢?

范佛利特唯一的儿子小范佛里特是美国远东空军第3轰炸联队第13轰炸中队的飞行员。1952年4月3日,小范弗里特驾驶一架B-26轰炸机执行夜间低空轰炸任务,结果被志愿军119师炮团9连高炮3班排长王兴民击落了,机毁人亡。

而不久前,小范佛利特刚刚给父亲过60岁的生日。范佛利特白发人送黑发人,悲伤不已。

1953年1月底,志愿军23军轮岗上阵,范佛利特想趁23军人生地不熟时占小便宜,他很保守地进攻志愿军一个排级阵地:T字山。

范佛利特势在必得,上战场的是美军主力陆7师,大炮、坦克、空军等先进武器配备齐全,还请了12名记者和自己一起现场观战。

结果出乎范佛利特及所有美军的意外。美军折腾了大半天,一个加强营连续五次集团冲锋,投掷了22.4万磅炸弹、8箱凝固汽油弹, 发射150万发炮弹和子弹,最后却被志愿军23军607师201团第一连第三排轻松打败。美军伤亡77人,志愿军只有11人伤亡。

朝鲜战役结束前,范佛利特被迫离职,颇有点被艾森豪威尔当做替罪羔羊的意味。不过值得庆幸的一点是,范佛利特离职前被升为了四星上将。

范佛利特退休后,并没有闲着,1954年,他为艾森豪威尔总统研究军事经济和政治形势;1961年,任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的游击战顾问。再之后,又担任了几家公司的顾问。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范佛利特得到很多韩国人的爱戴,主要是因为他对韩国军事培训教育的贡献。

朝鲜战场上,范佛利特认为有必要建一个像西点军校那样的军官学校,从而来提高韩国军队的指挥和协调能力,同时也是为韩军的长远建设做考虑。因为建立军官学校这事不在美军援助范围,而当时的韩国政府预算十分紧张,于是,范佛利特为了让学校尽快落地,他个人通过向各方筹款的方式筹集了费用,于1952年4月,在韩国的镇海建立了一个4年制韩国陆军士官学校。

正是因为这一点,韩国人特别尊重和爱戴范佛利特。自1957年起,范佛利特便担任首位韩国社交协会会长。

在1995年,美国非营利组织韩国社交协会设立了范佛利特奖,来表彰对增进韩美关系做出突出贡献的韩国人和美国人。

不得不说,范佛利特的一生很传奇,他创造的范佛利特弹药量也因此被世人记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