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病菌让胃千疮百孔幽门螺杆菌到底有多“厉害”?

提起幽门螺杆菌,想必大家并不陌生,身边很多经常胃部不适的朋友在做胃镜检查后也常常检测出存在幽门螺杆菌感染。一直以来,幽门螺杆菌和胃溃疡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近几年幽门螺杆菌致癌的相关研究报告也甚嚣尘土。那么幽门螺杆菌到底是什么?幽门螺杆菌和又该如何防治?

其实幽门螺杆菌和人类可是老相识了,基因序列分析表明人类与其共同进化长达6万余年。

幽门螺杆菌,英文名Helicobacter pylori,俗称Hp,它是定殖于人类胃黏膜的一种螺旋样杆菌,因其产碱性氨中和胃酸的独特技能成为目前已知唯一能够在人胃酸中生存的微生物。

但最初,学术界认为,人的胃部是强酸环境,因此是洁净而不可能有细菌生存的。然而,在1982年,澳大利亚学者沃伦和马歇尔首先从人胃黏膜中分离出了幽门螺杆菌。

为了获得这种细菌致病的证据,勇敢的马歇尔和另一位名叫莫里斯的医生甚至吞服了培养的细菌,从而证实了幽门螺杆菌的致病性,沃伦和马歇尔因此在2005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目前研究已经证实,幽门螺杆菌是消化性溃疡发生和复发的主要原因,它在十二指肠溃疡患者中检出率高达95%-100%,胃溃疡患者中的检出率在70%以上。同时,幽门螺杆菌可以引起胃癌和胃黏膜相关淋巴组织淋巴瘤的发生:1994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 (WHO/IARC) 将HP定为Ⅰ类致癌物;2021年,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发布了第15版致癌物报告,“幽门螺杆菌慢性感染”首次被该报告列入人类致癌物。

此外,幽门螺杆菌还与诸如缺铁性贫血、牙周病、皮肤病、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甚至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冠心病、高血压病等疾病的发病有密切的相关性。

关联如此多疾病的“超级致病菌”,同时也在世界范围有很高的感染率。幽门螺杆菌主要通过粪口途径和口口途径感染人类。感染者的排泄物污染水源或者如厕后手没有洗干净,那么食物可能受到污染。此外,与感染者一起吃饭、接吻、使用不洁餐具等都有可能传染幽门螺杆菌。我国成人感染率统计数字不一,但普遍认为在50%以上。

感染者大部分是无明显症状的,只有在体检时做相关检查才能发现;也有部分人会表现为消化不良、胃炎或者胃溃疡,例如上腹部疼痛或者肠胃不适,没吃多少,就出现饱腹感;恶心或者呕吐;反酸或者烧心;大便呈现颜色变深或者变成黑色;疲倦感加重、口臭等症状。

幽门螺杆菌主要经口-口传播及粪-口传播,因此,预防幽门螺杆菌的方式,就是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并减少多人饮食接触。比如:减少在外多人聚餐的次数;饭前便后洗手;不要口嚼食物喂食幼儿;家里有人感染的,不要交叉使用碗筷和杯子;集体用餐时最好使用公筷或者分餐;餐具要勤消毒杀菌等等。

对于已经检测证实感染幽门螺杆菌的人群也不必惊慌,目前国内外治疗方案都比较成熟。治疗方案选择联合用药方法,国内外常用的抗幽门螺杆菌药物有临床常用的灭菌方式,主要通过三联、四联等联合抗生素药物。但是这类抗菌药物因含有抗生素,杀灭有害菌的同时,也会破坏人体内的益生菌群,对人体有一定的副作用。

近年来,医学营养在临床上的广泛应用为幽门螺杆菌的治疗提供新途径,用罗伊氏乳杆菌等微生态益生菌制剂以菌治菌来调理幽门螺杆菌也得到了很好的应用,目前常用的益生菌属是以罗伊氏乳杆菌为代表的乳酸菌属和双歧杆菌属。

在多样化的罗伊氏乳杆菌制剂中,Pylopass是一株独特的、已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授权的罗伊氏乳杆菌,Pylopass能够识别幽门螺杆菌的表面蛋白结构,并与之结合,形成聚合物。该共聚物通过胃肠道从体内排出,从而减少胃内的幽门螺杆菌数量。研究表明,使用罗伊氏乳杆菌等益生菌类保健品作为抗生素的替代品,用于治疗幽门螺杆菌感染,服用后幽门螺杆菌问题得到改善,幽门螺杆菌定植减少。

备受用户信赖的VIK品牌,旗下医学营养清幽产品VIKpro养胃胶囊即将登陆中国市场。VIKpro养胃胶囊富含200亿Polypass罗伊氏乳杆菌、Gutguard 甘草提取物、L-谷氨酰胺和滑榆皮提取物等4种营养成分;融合Polypass靶向物理除幽技术和Gutguard 降幽活性技术等双重除幽科技;拥有包括HACCP、NSF在内的6大国际认证,是医学营养领域的创新型产品。

VIKpro养胃胶囊为代表的医学营养新方案,这类方式相对温和,对于不适合使用四联的、注重人体综合健康的人群来说,这也是更稳妥的灭菌方法。

说了这么多,总结起来一句话:对幽门螺杆菌,无论是检查,还是治疗,目前都有较为成熟可靠的抗生素、益生菌制剂或益生菌类保健品/营养品解决方案,它可防、可诊、可治。只要讲究卫生、科学生活,再与合理的检查和规范的治疗相结合,完全不必谈之色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