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奇微:三个军长我免了两个再免无人可用了你们争点气吧!

1951年2月的一天,新上任的美军第2步兵师师长麦克莱尔向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报道,阿尔蒙尔一见到麦克莱尔不由得怒从心头起,因为后者留了一副浓密的胡子。见对方表情不善,麦克莱尔心知,以后在这位上司的手下恐怕日子难过。发生这一切的原因,还得从陆战一师在长津湖败给志愿军说起。

在美军中,军不是常设作战单位,都是根据战时需要临时编制。其下辖的师是美军常设作战单位,也是最基本的作战单位。但军辖哪些师是可以随时调整的。例如长津湖战役中,美军第10军就下辖海军陆战一师和步兵第7师,正是这样的组合,让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和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直接翻了脸。

阿尔蒙德是麦克阿瑟的铁杆小跟班,他的性格也和麦克阿瑟一样,狂妄自大、刚愎自用。从仁川登陆后,第10军基本上没遇到像样的抵抗,这使得阿尔蒙德更加的目中无人。出于圣诞节回家的狂热,以及和沃克争功的心态,他命令麾下部队以最快速度向鸭绿江进发,全然不顾急躁冒进和部队分散的兵家大忌。

就在第7师和伪军按命令抵达鸭绿江时,陆战一师却远远地落在了后面,史密斯师长对于阿尔蒙德的部署忧心忡忡。这位二战名将一向以小心谨慎闻名。尽管情报显示没有发现中国人的大部队,但军人的直觉告诉他,中国人就在前面某个地方等着他。

对于前方可能有中国人的埋伏,阿尔蒙德并非一无所知,但他分析过情报后认为:第一,这只是中国人派来保护长津水库发电站的小部队。第二,中国人不堪一击。他所有的计划都是基于这两点做出的。所以当史密斯提议在下碣隅里修建一个简易机场,好“在战时补充物资和运走伤员”时,阿尔蒙德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瞪着他问,“怎么会有伤亡?”

但机场还是修起来了,两人矛盾到此时已经是半公开化了。事实证明史密斯是对的,11月27日,在漫天的大雪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从两翼向陆战一师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史密斯称,“这是美军有史以来经历过的最残酷的战斗”。

11月30日,就在陆战一师打得苦不堪言的时候,他们又收容了285名从长津湖东线团的。从他们口中史密斯得知麦克莱恩团长死了,继任的费斯中校也死了,3500的人31团完了,只剩下这点人了。史密斯掂量了一下自己的部队和敌人可怕的战斗力,他立即下令,将伤员和尸体全部装上车,“向南进攻”。

下碣隅里的简易机场这时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4300多伤员得以从这里乘飞机撤往兴南。剩余的部队也通过这个机场获得了大量补给,美国强大的工业能力,又让水门桥成为“炸不烂”的桥,前后13天的死里逃生,被美军渲染成史诗般的伟大胜利。但史密斯心里清楚,如果不是阿尔蒙德,局面本来不会糜烂到这个程度,是史密斯的谨慎挽救了整个陆战一师。

当李奇微接手第八集团军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整顿士气,失败的第二军军长库尔特被免职,失败的第一军军长米尔本被架空,失败的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再免就无人可用了。至少他还是积极进取的。但他对史密斯师长提交的要求不再受阿尔蒙德节制的报告感到头疼。

权衡再三后,李奇微还是同意了这个请求。为了充实第10军,他将步兵2师划归第10军指挥。2师师长凯泽因作战失利已被解职,新任师长麦克莱尔以前没有担任师长的经历,如何最快提高部队士气让他很动了一番脑筋。

经过观察后他发现,土耳其旅看上去威武雄壮、士气高昂,原因是他们那漂亮的胡子。于是麦克莱尔自己留起了胡子,又让第2师全体留起了胡子。2师参谋卡雷回忆:他觉得留胡子更象勇士,要求全师都留,大家都很反感,这不是林肯时代。

一向喜欢整齐利落、下巴刮得干干净净的阿尔蒙德一看到麦克莱尔及其麾下的第2师,不由得恶向胆边生,他所有的厌恶都写在脸上,他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将麦克莱尔免职,后者只当了37天的师长。

如果阿尔蒙德继续留在第10军,对于东线志愿军将是一大助力,可惜麦克阿瑟被免职后,再没有人纵容他的任性胡为了,第五次战役刚刚结束,阿尔蒙德就被赶去陆军军事学院任职。抗美援朝一结束,阿尔蒙德就被提前退休了,成为一名保险经纪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