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一打就是几十万发炮弹!范弗里特弹药量消耗究竟有多大?

1940年,当时的人民军队中火炮极缺,甚至打几发迫击炮弹都要经过团以上单位批准;那个时候,谁都不会想到,短短10年之后这支军队将会与世界上火力最强大的美国军队交战。

不,还不止是美军,除美军之外,还有韩军、英军、法军等16个国家的军队。当然了,在某些人计算伤亡的时候,这些国家的军队往往不算“人”。

诚然,经过了这10年时间中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人民军队的武器装备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起码不用为有没有枪可用和一把枪只能打几发子弹而发愁了,而且还组建了一定规模的炮兵部队。

但是1950年的朝鲜战场上,我们炮兵部队的火炮数量、质量与对方差距仍是极大的。

众所周知,我军主要武器来源于缴获,装备火炮的数量至少不会超过曾经装备这些武器的敌人。

以解放战争中国军所谓的“五大主力”为例,其每个军的重火力为军属1个美式105毫米榴弹炮营、3个师各辖1个美式75毫米山炮营,满编条件下是12门105毫米榴弹炮和36门75毫米山炮。

而实际上即便是这些王牌,也达不到满编火炮数量,通常一个营只有8门炮左右。至于炮弹的使用也不是无限制的,一次战役打出上万发炮弹的情况极少。

105毫米以上的美式155毫米重炮,整个国军中则只有36门,也全被我军缴获。

我们缴获这些火炮后,以其中的105毫米(含)及以上口径的日、美械火炮装备了野战军的特种兵纵队;而在军和师级编制了山炮营,每个营12门山炮,王牌部队基本满编或略有超过。

其1个步兵师的师级炮兵就有3个105毫米榴弹炮营和1个155毫米榴弹炮营,每个炮兵营装备18门炮。全师105毫米以上火炮为72门,这个数字比国军所谓的五大主力同级别重炮的总和还要多。

美军1个师另有1个装备71辆坦克的坦克营、3个装备22辆坦克的坦克连,另外还有一个防空营,其装备的高炮亦可平射。

师级以上美军另有大量的155毫米和203毫米独立炮兵营,战时可加强到步兵师一级作战。

因此在当时我军与美军的火力对比中,我即便以装备最好的那几个王牌军与之对比,都是极为寒酸的。这还不考虑炮弹数量,美国空军压制我炮兵使用等因素。

在1950年10月至1951年6月的运动战期间,我军遭受的伤亡中70%到80%为敌炮兵所造成,7%到8%为敌航空兵造成。美军炮兵的使用对我行军、进攻、集结形成了非常大的威胁,严重影响了我军扩展战果的成效。

而在运动战中,由于敌我机动频繁,炮兵的优势还不能得到充分发挥。因此我王牌部队仍能以步兵优势及战术优势大量歼敌,取得了五次战役将战线从鸭绿江边前推至三八线人的战绩,我志愿军作战减员165400人(其中近半数为第五次战役损失)。

熟悉我军战史的朋友都知道,我军向来是不愿意打阵地战的。因为与我交战的对手往往在武器上都远强于我,武器的强弱对阵地战的成败影响很大。而且朝鲜战局不允许我军采用灵活的机动防御战,而是坚守作战,这对于我军压力是很大的。

当时所谓联合国军的总司令是李奇微,而具体负责地面战役的是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中将。

其在作战中很有一套,但晋升很慢,到诺曼底登陆时才是个团长。原来当时大权在握的马歇尔将军误认为范弗里特为其一个爱好酗酒的同学,因而影响到了范弗里特的晋升。此后,布雷德利的帮助下,范弗里特终于结束了因名字引发的乌龙事件而没有上位的尴尬局面。

1951年春,其接替李奇微担任第8集团军司令,上任不久就赶上了志愿军发起的第五次战役。这次战役我们打得不太好,尤其转移阶段遭受的损失较大,范弗里特得到了美国军政界的肯定。

作为一名一线指挥官,范弗里特明白虽然联军一度占据了上风,但自身损失也是极大的。第五次战役中,美韩军自己统计的损失中,美军战斗损失为1万多人、韩军为3万多人,另有其他国家军队损失的数千人。

因此在战线相对固定的阵地战中,范弗里特以不限制的弹药使用,来最大限度地摧毁志愿军阵地并杀伤志愿军的有生力量,同时降低美韩军自身损失的打法。

战线稳定后,美韩军在一字摆开了韩军第1军、美军第10军、美军第9军、美军第1军,共计7个美军师、10个韩军师及其他国家军队。

当时美军师有4个重炮营、1个防空炮营,韩军师有1个重炮营,另外第8集团军及各军直属若干155毫米和203毫米重炮营。

在1951年7月到8月中旬,整个战线上没有发生大的战事。美军构筑了称为堪萨斯和怀俄明线的防御工事;而志愿军以新到的67军、68军、47军等部为主,也在全线构筑工事。

李奇微认为第8集团军应增加5个155毫米榴弹炮营、4个203毫米榴弹炮营、2个炮兵观察营,最终李奇微得到了加强的9个重炮营,这些炮兵及从美军总预备队及派往欧洲的部队抽调的部分人员,共计13000人于1951年秋抵达了朝鲜。

而几乎与此同时,范弗里特麾下的第8集团军发动了1951年夏秋攻势,分别重点进攻人民军和志愿军阵地。

1951年9月13日至10月15日,美军第2步兵师进攻“伤心岭”的一个月作战时间内。

其得到了2个105毫米榴弹炮营、2个155毫米榴弹炮营、1个203毫米榴弹炮连及1个坦克营支援,消耗的炮弹如下:

76毫米坦克炮弹62000发、105毫米榴弹炮弹401000发、155毫米榴弹炮弹84000发、203毫米榴弹炮弹13000发,此外美军步兵师还打出了119000发迫击炮弹和近18000发无后坐力炮弹。

1951年10月3日至19日,美军骑兵第1师对志愿军47军进攻的约半个月时间中。

其除了师属的3个105毫米榴弹炮营和1个155毫米榴弹炮营外,还额外加强了1个155毫米榴弹炮营、2个155毫米榴弹炮连、1个203毫米榴弹炮连支援。

在猛烈的进攻中,美军第15野战炮兵营还创造了1个营在24小时时间内打出了14425发炮弹的记录。

这个数字是非常恐怖的,要知道美军有7个作战师,另外还有韩军10师。平均美军一个师在一天内就要打出1万多发炮弹,这对于当时美军的弹药库存也是极大的挑战。

于是1951年秋季,随着范弗里特弹药量的极大消耗,美军出现了弹药供给问题。

请注意,我们所说的仅仅是美军意义层面的弹药不足;而对于志愿军来说,其即便自称弹药不足,但其火力强度依然是我之10倍以上。

美军弹药的情况是:其大多为二战后的库存,二战结束后美国没有大量生产炮弹,而新下军火订单并让一些企业重新生产弹药需要到1952年底才能大量供应;再加上驻欧洲及本土美军同样有弹药需求,因此美军高层指责范弗里特在浪费弹药,并要求李奇微限制范弗里特的弹药使用。

范弗里特很不服气,他的反驳意见是:高层以单门炮发射炮弹数量太高来指责是不合理的,因为朝鲜战场美军火炮密度不如二战。如果按二战的部署来,那么就要为他增加70个野战炮兵营。言外之意就是,要么就给我增加炮兵营数量,要么就少废话。

现在网上一些人,推崇美军简直到了美国人自己都脸红的地步。比如在谈到范弗里特弹药量时,就开始放彩虹屁了:美军是以人为本,注重人的生命,如此云云。

这是什么逻辑?哪国的军队不重视自己士兵生命了?真要有美国人的那种条件,你以为谁都愿意让步兵去死战吗?而如果没有美国那种条件,又不想死人,难道就要投降?

按李云龙的说法,要是真那么富,谁还拼刺刀啊,一人一挺轻机枪,见人就突突,那多痛快!

更何况,范弗里特弹药量背后一个很明显的情况是:美军步兵离开了超强度的火力支援,是无法在朝鲜战场作战的,这恰恰反证了志愿军的强悍。

甚至在战场上,即便是美军打出了范弗里特弹药量,即便是美军用韩军步兵当炮灰,自己的损失也不小。如前文所述的美2师打出那么多炮弹,自己步兵伤亡也高达3700多人;骑1师半个月就报销了2900多步兵。

美军一个师就6000能突击的步兵,在范弗里特弹药量下依然损失过半,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吧?

当然,我们也承认,在1951年夏秋季作战中,美军确实也凭借着巨大的弹药量和伤亡在缓慢推进了。可到1952年的阵地战,还能奏效吗?

1952年10月到11月的上甘岭战役,美韩军动用了18个105毫米以上的炮兵营,在区区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打出了1974545发炮弹,而且以上仅统计了81毫米以上口径。

美军步兵第7师被打残,韩军第2师基本将老兵打完,后续补充的上万步兵也大部消耗,一次战役就损失了25000余人。

范弗里特弹药量即便比前一年更变本加厉,但巨大的弹药消耗与伤亡已经无法再在志愿军的阵地前前进一步了。

1952年第8集团军弹药消耗费用为7.5亿美元;1953年整个美陆军申请的35亿美元中有25亿是买弹药的。

但尽管美韩军此时月均发射炮弹已超过了100万发,志愿军阵地却已是岿然不动,而且不仅如此我军还能在战役级进攻中撕开对方的坚固壁垒工事,双方战力对比是显而易见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