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美国涅夫-诺尔夫夏季艺术节作曲比赛

二十世纪以来,当代音乐作曲家借鉴亚洲的传统来创作,包括像武满彻(Toru Takemitsu),Jose Maceda,尹伊桑,周文中,卢-哈里森等前辈们和谭盾,盛宗亮和Younghi Pagh Paan等年轻的一代。在北美洲,有Michael Tenzer和Evan Ziporyn的新兴作曲家及民族音乐学家,他们引领并运用多个音乐传统创作出有意义的跨文化作品。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人们对新音乐的支持日益分散化和国际化,作曲家也越来越国际化,世界各地的当代音乐家的创作作品和消费更是多样化,跨地域。古典传统音乐已经转向亚洲,亚洲的音乐家现在在世界范围内有一个重要的引导团体,古典音乐在许多亚洲国家被广泛接受并有了新的、地方性的意义。

美国涅夫-诺尔夫夏季艺术节(nnSF)是一个跨学科的夏季艺术节,让诸多表演者,作曲家,学者一起合作演出,创作,讨论当代音乐。涅夫-诺尔夫夏季艺术节在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最先进的Natalie L. Haslam音乐中心提供一个让你身临其境的脑力风暴的氛围,并举办7到8场现代音乐演奏会,旨在鼓励对现场音乐的鉴赏和当代艺术的支持。

涅夫-诺尔夫夏季艺术节的整个过程中在表演、作曲和音乐技术方面都是以教师领导的。此外,每年涅夫-诺尔夫夏季艺术节会举办两次国际项目:第一,征文比赛-一个对当代音乐的研究峰会,第二,作曲比赛。这些项目能发掘出一些现代最聪明和最有前途的作曲家和学者。

2018年美国涅夫-诺尔夫夏季艺术节鼓励选手提交为室内乐团所作的当代音乐的参赛作品,获胜作品将在美国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校区演出,获胜作曲家将受邀参加艺术节。2018年涅夫-诺儿夏季艺术节作曲比赛与新亚洲的研讨会主题有关,我们致力于寻找与新亚洲相关的主题作品,此次比赛面向世界各地所有作曲家开放,不限年龄;主题应适用于音乐、乐器、题材或作曲家的身份,并且欢迎各种开放的有创造性的诠释,我们期待您的参与!

备注:报名资料需要至少5-10个工作日通过国际快递到达境外组委会进行审核,建议选手提前15个工作日报送资料到兰乔圣菲文化传播,以免延误。

获胜作曲家将受邀参加2018年美国涅夫-诺尔夫夏季艺术节,并指导艺术节演出学生和工作人员进行相关工作准备。

组委会将为参加艺术节的获胜作曲家免费提供三天两晚的食宿(交通费用自理)。

我们寻求探索新音乐:亚洲与亚洲音乐传统在新音乐创作与表演中的地位,新音乐作为音乐想象共同体的文化境遇;殖民主义、后殖民主义、殖民、跨文化主义、全球化、认知、东方新音乐、历史和现在等的适用化;今日亚洲新音乐;新音乐/现代音乐/现代音乐的范围、历史、现状和未来。

2.作曲家使用非上面列表中的乐器,特别是非西方乐器,也可以提交,但此作曲家本身将担任此乐器的演奏者。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足坛10大奇葩球衣号码

摩洛哥前锋泽罗阿里,在效力苏格兰球队阿伯丁期间,身穿的是0号球衣,这在足球场上可不常见。之所以选择0号,因为他的外号就叫“Zero”(零,他名字的前四个字母)。不过,此后联赛修改了规则,禁止球员穿0号。

著名荷兰中场埃德加-戴维斯,在效力巴内特期间,穿的是1号球衣,而这个号码一般应该属于门将。

1982年世界杯期间,阿根廷中场攻击手阿尔迪列斯同样身穿1号。当时,阿根廷国家队内按照名字字母顺序分发号码。不过也有例外,马拉多纳原本该穿12号,不过还是得到了10号球衣。

葡萄牙边锋富特雷加盟西汉姆联,球队给他分配的是16号球衣,这原本没什么稀奇。不过,富特雷对此非常不满,他不仅在开赛前把16号球衣扔到助教脸上,还对时任主帅雷德克纳普说:“富特雷,10号,不是16号。尤西比奥10号,马拉多纳10号,贝利10号,富特雷10号,而不是16号。”为了得到10号球衣,富特雷此后专门聘请了一个律师团队,还为此付出了10万英镑。

刚刚转会到阿森纳的时候,后卫加拉斯接过了博格坎普象征核心球员的10号球衣。

效力阿森纳期间,本特纳突然选择更换号码,将背后的数字改成52号。据媒体披露,本特纳的周薪是5万2千英镑,这也是他选择这一号码的原因。

效力拜仁期间,利扎拉祖曾选择身披69号,面对外界的疑问,他表示,自己之所以选择69号,是因为自己出生在1969年,体重为69公斤,身高为169厘米。

效力AC米兰期间,小罗选择了80号,因为他出生于1980年。同理,同样在米兰效力的弗拉米尼选择了84号,舍甫琴科选择了76号。

效力国际米兰期间,智利前锋萨莫拉诺没能得到心爱的9号球衣,于是他选择了18号,然后再两个数字之间添了一个“+”号,因为1+8等于9。

早期效力帕尔马时,布冯曾选择88号,此举引起轩然,因为“H”是字母表中的第8名,“88”也就代表着“HH”,意即“嗨!希特勒”,布冯也被认为具有纳粹倾向。不过,有传言说,布冯之所以选择这一号码,主要是由于它有4个圆圈,意大利的俗语说:“强悍的男人有四颗‘蛋’”。

历届欧冠冠军汇总:皇马米兰领跑 切尔西首夺魁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切尔西在慕尼黑安联球场点球击败拜仁,赢得俱乐部队史的首座欧冠奖杯,也成为欧洲冠军联赛(包括其前身欧洲冠军杯)历史上的第22支冠军队,而拜仁未能如愿得到队史的第5次欧冠锦标。下面,让我们按照夺冠次数回顾一下历届欧冠王者。

牢牢占据欧冠之王位置的仍是西甲巨人皇马,虽然银河战舰已经整整10年没有拿到过欧冠冠军,但皇马仍旧在12次欧冠决赛中取胜9次,其中包括1956至1960年的五连冠。紧随皇马之后的则是米兰和利物浦,红黑军团在1963年首夺欧冠锦标,在利德霍尔姆、洛科、萨基、卡佩罗以及安切洛蒂等名帅的率领下7次登顶;而利物浦则先后5次抡元,最近一次是在2005年的伊斯坦布尔,红军连扳三城点球击败米兰。

4次夺冠的球队包括拜仁、巴塞罗那以及阿贾克斯,其中拜仁最近3年两度进入决赛,但却先后败在国米及切尔西脚下,上次夺魁还是11年前的旧事;阿贾克斯进入新世纪以来再未登顶,上次夺魁还是1995年凭借克鲁伊维特的进球小胜米兰;而巴萨则是新千年以来夺冠次数最多的球队,西甲王者在2006年、2009年及2011年3次夺魁。

国米及曼联均5进决赛,3次夺冠,前者上次夺冠是2010年决赛击败拜仁,而后者上次登顶是2008年决赛点球击败切尔西。2次夺冠的球队包括本菲卡、尤文图斯、诺丁汉森林以及波尔图,而1次夺魁的除切尔西外,还有凯尔特人、汉堡、布加勒斯特星、马赛、费耶诺德、阿斯顿维拉、费耶诺德、贝尔格莱德红星以及多特蒙德。

范长龙会见美军参联会主席

新华社北京8月17日电(记者梅常伟)副主席范长龙17日在京会见了美军参联会主席邓福德一行。

范长龙说,近年来,中美两军关系持续健康发展,各层级对话平台运行顺畅,军事互信机制建设不断完善,但也存在一些有重要负面影响的消极因素。我们愿与美方共同努力,认真落实好两国元首共识,使两军合作为两国整体关系的发展注入正能量。

范长龙强调,中方坚持认为对话协商是解决半岛问题的唯一有效途径。希望美方与中方一道,推动有关各方相向而行,共同为解决朝核问题、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发挥积极作用。

邓福德说,美方愿与中方加强各领域务实交流合作,减少误判与摩擦,管控风险,推动美中两军关系稳定发展。

「队徽」X「绰号」的江湖传说 英超风云完结篇

在英格兰,「队徽」是如何产生的、经历了怎样的变革?队徽和球队绰号之间又有哪些联系呢?在此,我们郑重感谢二位作者的奉献与支持,更要感谢每一位阅读、评论、转发过这个栏目的读者,半年多以来对本系列热情的关注。,跳转至懂球帝官方商城购买。感谢您的支持,让我们一起期待內德、羽则更多精彩的新作。

(注:本文首发于2016年9月,原作者所引用资料均为2016年乃至更早的统计数据。为最大程度保留原文风貌,编者仅根据最新资料对原出了部分的修改和补充。敬请理解。)

其实,英格兰球队最初的队徽很多都源于城市徽章,而城市徽章又大多源于该地区一些古老家族的纹章。

从中世纪起,欧洲的大家族都会搞个纹章作为本家族的象征。《唐吉诃德》里有着这么一段,主人公把羊群当成了骑士,然后指着羊细数着骑士的名字、家族和历史战绩,数落了将近2000字,把羊群说得一脸懵逼。

事实上,纹章是家族历史和荣耀的象征。在森严的等级制度下,只有刷到贵族、骑士以上级别的人才能用纹章,如果纹章受到侮辱,两个骑士甚至可以为这个进行决斗。

然而,随着家族兴衰更迭,纹章越来越多,人们傻傻分不清楚,很多人随便纹个章就能够冒充骑士。所以,到了1484年,英国成立了纹章院,来专门掌管这些图案。

最初,纹章官只是个比武大会的司仪,负责识别骑士盾牌上的纹章属于哪个家族。而从13世纪起,纹章官开始处理贵族事务,到了15世纪初,最高纹章官已经能负责给一些贵族颁赠封号了。比如斯塔克之狼、徒利之鱼、高庭玫瑰和兰尼斯特小狮子……咳咳,我们究竟在写什么。

不过,真实的纹章图案并不像书中这么简单,而是代表着漫长的历史。家族里发生个重大的历史事件,纹章可能就会增加一点儿新图案。就连英国皇家徽章上的三只狮子,也不是一天就凑齐的。

第一只狮子来自亨利一世,1100年左右登上英格兰王位的他将一只狮子放上了自己的盾牌;然后,他娶了第二任妻子阿德里西亚,他岳父的盾牌上也有一只狮子,于是第二只狮子加入战队;再后来,1154年亨利二世娶了阿基坦女公爵埃莉诺,是的,她的家徽上也恰好有一只狮子,三狮军团就此集结完毕。

等到他俩的儿子「狮心王」理查坐上王位之后,三狮也正式成为了英国历代皇家徽章的组成部分。

其实直到今天,英国也没有正式的国徽,只有皇家徽章。现在的皇家徽章上,中心部位的两组三只金狮象征英格兰、红狮象征苏格兰、竖琴象征北爱尔兰。外侧的狮子代表英格兰,独角兽代表苏格兰。是的,没有威尔士,因为威尔士一直都被视为英格兰的附属,连英国国旗也只是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的组合版。

也正是基于对徽章和三狮的无限热爱,当英足总成立的时候,三只狮子自然就登上了他们的LOGO。而英格兰队更是在他们1872年的首场国际比赛里就把三只狮子的标志绣上了自己的球衣。后来到了1949年,三狮顶端的王冠被去掉,加上了象征各个分支足协的10朵都铎玫瑰,就变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三喵,哦不,三狮的队徽。

用城市徽章当队徽很炫酷有没有!球员头顶徽章后面再配个城堡当背景,分分钟拍一部帝国时代。

不过,随着足球运动的发展,这种拿来主义的队徽存在两个问题:一是队徽过于复杂不利于传播和识别,大家都以狮子、城堡、盾牌为构图要素反而失去了各自的特点;二是每个城市的球队越来越多,有了曼城还有曼联,有了伯明翰还有阿斯顿维拉,凭什么就你可以用城徽!

所以到了上世纪30年代之后,各支球队开始陆续修改自家的队徽,更新的进度条一直到今天也没有停止。不过无论如何简化如何修改,我们依然能看到许多历史元素保留在如今的队徽之中。

比如切尔西队徽上的狮子,就来自于切尔西行政区曾经的地区纹章,以及俱乐部过去的主席、当地大土豪卡多甘伯爵的家族纹章;而桑德兰也同样在城市徽章上继承了两只狮子;南安普顿继承了白玫瑰;纽卡斯尔则保留了诺曼底城堡和城堡顶端飘扬的圣乔治十字旗。

曼联和曼城虽然是世仇,但他们的队徽中却都有轮船造型,这代表改变曼彻斯特海外贸易地位的「曼彻斯特大运河」;埃弗顿的队徽最早设计于1922年,到现在为止改动多次,但图案中依然有利物浦著名地标建筑「鲁伯特王子塔」;水晶宫的队徽中,雄鹰脚下是英国十九世纪的建筑奇观之一:水晶宫——是的,水晶宫连队名都起源于这个建筑,只可惜湮灭在了1936年的熊熊大火中。

「皇家阿森纳兵工厂」工人组队的阿森纳,把加农炮作为队徽的主要元素既有血性又可以充当产品广告。而由「泰晤士钢铁厂」工人组队的西汉姆联,两把打铁大锤一交叉,也是咱们工人有力量啊巴扎嘿。

曼城的上一任队徽上印有拉丁文「Superbia in Proelio」,意思为「为战斗而骄傲」;利物浦的队徽上有被红军球迷奉为圣经的「You’ll never walk alone」;阿森纳队徽曾有一句拉丁文「Victoria Concordia Crescit」,意思是「和谐制度胜」,这听起来很阿森纳;阿斯顿维拉曾经三次修改队徽,但如今的队徽上仍保留着那句「Prepared」,这种简短有力的口号很有感染力,脑补画面大概相当于我们少先队员集体呼喊的那句「时刻准备着!」

2013年,斯托克城使用了标有「150 YEARS」的队徽,以纪念他们成为英格兰第一个达成建队150周年成就的俱乐部。可惜这队徽到了151年就没法用了,基本就相当于一个纪念章;

而阿斯顿维拉也在2007年官方发布了他们现在的新队徽,当时的俱乐部主席兰迪-勒纳在队徽上加入了一颗星,纪念他们在1982年夺取的欧洲冠军杯。当然,也有些球队还在创造历史的过程中,比如曼城之前队徽上的三颗星只是装饰品,既不代表着三十次联赛冠军,也不代表着三次欧冠。好吧,有个目标也是极好的。

利物浦队徽两侧的火焰图案是为了纪念希尔斯堡惨案,而上方的香克利大门则反应了球迷对于香帅的个人崇拜。

斯托克城队徽上的1863,雷丁队的1871,埃弗顿的1878,利物浦的1892。这么干的都是历史悠久的球队,如果你是个00后,压根就不好意思把建队时间搞在队徽上。

许多球队从建队初始就会将一只小动物作为自己的代表,并且就这么延续了百年。

比如小公鸡踩个球的热刺,据说最初灵感来源于莎士比亚《亨利四世》中的哈里-热刺。在书中,哈里-热刺正是生活在北伦敦的托特纳姆地区,他养着一只斗鸡,而且喜欢在斗鸡的腿上装一个脚刺;又比如,纽卡斯尔联的队徽上有一对海马,这俩海洋生物代表了纽卡斯尔的航海传统和卓越的海洋产业;还有比较不靠谱的,比如西布朗维奇。他们从1880年以来就把笼中鸟当做队徽,吉不吉利暂且不说,当年这个图案被采纳仅仅是因为球员们常去的酒吧里有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画眉鸟……要不要这么随意啊。

不过,正是因为这些队徽中的元素伴随球队走过了风风雨雨,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也隐藏在了这些符号当中。甚至有时候,一些符号消失了,我们却依然能在绰号找到球队当年的影子。

有的直接来源于队徽,比如「金丝雀」诺维奇、「铁锤帮」西汉姆联;有的来源于球衣颜色,比如「白百合」热刺;有的来源于队名衍生,比如曼城被称为「市民」(Citizens);有的来源于城市历史,比如斯托克城是英国的陶瓷之都,于是球队也被称为「陶工」;也有的来源于球场名称,比如拥有克拉文农场的富勒姆被称为「农场主」;还有的来源于球队历史,比如由教会组建的球队南安普顿,如今还被称为「圣徒」。

当然,也有些球队是后来改名的,比如「红军」和「红魔」。事实上,「红魔」这个称呼最早归属于利物浦,他们早在1901年就开始用了。不过,随着利物浦降级和「巴斯比男孩」的崛起,媒体又开始将曼联称为「红魔」。再后来,香克利从《西行漫记》中得到灵感,决定把自己的球队叫「红军」。为了强调这一绰号的官方性,他还在1964年利物浦夺得联赛冠军时专门声明,利物浦就叫「红军」,这就是户口姓名。

哦对了,其实阿森纳也算改名的。因为他们最初的队徽是三门加农炮。如果沿用至今的话,或许我们现在就不会把阿森纳叫做「兵工厂」或者「枪手」,而是改名喊「三炮」了……

不过,有一些球队,他们有着让人觉得八竿子都打不着的绰号,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首先登场的是「黑猫」桑德兰。1937年,一个名叫Billy Morris的桑德兰球迷把一只黑猫带进了足总杯决赛赛场,在那场比赛中桑德兰夺取了冠军,于是黑猫也变成了桑德兰幸运的象征。

如今的桑德兰队徽有了更多的历史意义,左上方是泰恩-威尔地区地标彭肖纪念碑,右下方是桑德兰的威尔茅斯桥,队徽顶部的矿车车轮是为了纪念达勒姆郡的采矿历史,两侧的狮子继承于城市徽章,上部条幅上是球队的座右铭「Consectatio Excellentiae」,意思是「追求卓越」。黑猫作为符号未在队徽中出现,但这只猫却已经以绰号的方式,成为了球队的化身。

再说蓝军切尔西。切尔西的蓝军之称并不仅仅因为球衣颜色,他们在历史上的第一个队徽是一位切尔西退休军官的半身像,所以最初的切尔西被称为「The Pensioners(侍卫者)」,只不过这个队徽并没有被印在球衣之上,而是更多出现在二战之后的宣传活动中。它的意义一是纪念被炸毁的伦敦,二是感谢英国军队保卫了国家,使得斯坦福桥球场在德军轰炸中幸存了下来。

还有些听着很好吃的绰号,也是有故事的。比如伯恩茅斯之所以叫「樱桃」,是因为他们的第一个主场旁边有一个樱桃果园;而「太妃糖」埃弗顿,更是个吃货的故事。

埃弗顿俱乐部1878年成立之后大受欢迎,在当地的热门程度节节攀升,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只有区域里一家出产「埃弗顿太妃糖」的工厂。而在古迪逊公园球场旁边,恰好有一家太妃糖店铺,据说埃弗顿的球员们在训练和比赛后都会聚集到这家糖果店去吃甜点。此外,当时每次埃弗顿在主场比赛,都会有一位「太妃糖小姐」在球迷之中免费派发太妃糖。总之……真是个很爱糖果的球队。

正是因为球队的队徽、绰号点点滴滴体现了历史沿革,所以球队的每次修改都是慎之又慎。

要是俱乐部瞎改,球迷保不齐就会发起个、喊口号,甚至更加激烈的抗议活动。

为了方便传播和适合商业推广等原因,如今的队徽图案越来越简单,但历史的符号却不能轻易撼动。

最极端的例子,就是号称刘德华他舅舅的陈志远。2010年,陈志远不远万里从马来西亚来到卡迪夫城,投资买下球队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队徽由蓝鸟换成了红龙。不仅如此,陈志远还顺便把球队主场球衣的颜色由蓝色改成了红色,这一切只因为蓝鸟在马来西亚不如红龙吉利,而且蓝色在亚洲代表着悲伤……

对于已经「蓝鸟」了100多年的卡迪夫城球迷来说,这一点当然难以接受。他们拒绝去主场看球,拒绝购买红色球衣。在传出陈志远想再接再厉把卡迪夫城改名为「卡迪夫龙队」的消息之后,一位叫伍德曼的卡迪夫球迷甚至花12.99英镑把「卡迪夫龙队」给抢注了。

最终,大腿拧不过一大群胳膊。2015-2016赛季,「蓝鸟」重新成为了卡迪夫城队徽上的主角。当然,红龙也被保留下来,只是尺寸缩小成了一只蚯蚓。

即便不是像陈志远这种作死的改队徽,一般性的小修小改也得做好接受球迷臭鸡蛋的准备。

比如2013-2014赛季开始前,埃弗顿更新俱乐部队徽,虽然新队徽只是去掉了老队徽上那句拉丁文「Nil Satis Nisi Optimum」,意思即「除了最好,都不算好」,却引起了球迷的不满。在球队官方公布新队徽之后的两小时,有超过2万名埃弗顿球迷在网上签名,抗议俱乐部未经球迷同意就擅自修改队徽的行为。

无论你是官员还是投资者,无论你是赞助商还是合作伙伴,对于一支有着漫长历史的足球俱乐部来说,你的存在只能成为连接遥远过去和更远未来的纽带,而不能任意妄为的将自己个人的符号强加于球队之上,以个人的好恶摧毁球迷的归属感和精神图腾。

因为,这些都是球队的宝贵财富,也只有将这些保留下去,球队才会有历史的积淀和未来的传承。

在这四年间,我们俩写了两本书,码了三百万字球评,一起迈过了而立之年,中国队依然没出线晋级世界杯。

按道理说,这一路走下来总会有那么点儿厌倦,但把这个系列继续写下去,似乎已经成为我们本能的需要。而这种热情,如今更是达到顶峰。因为……我们呕心沥血夙兴夜寐三校三审的《西甲风云》,终于出版上市了!

奇尔韦尔:我一直在为世界杯而战现在会尽我所能回归切尔西

在确认因为腿筋受伤而无缘卡塔尔世界杯之后,奇尔韦尔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谈到了自己的感受。

奇尔韦尔写道:“此前在前十字韧带受伤后,我一直在非常努力地工作,以确保我为世界杯做好了准备。这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

“不幸的是,现在根据我的扫描结果,这已经不可能了。我将尽我所能,尽快回到切尔西踢球。感谢大家的支持。”

再过四年是29岁了……在人才辈出超新星扎堆的英格兰,如果不自律的话估计很难入选下一届大名单了……

英超-奇尔韦尔传射若日尼奥点射双响切尔西4:0胜水晶宫

人民网北京10月4日电(马翼) 北京时间10月3日19:30,英超联赛第4轮,切尔西坐镇主场迎战同城对手水晶宫。上半场比赛,切尔西攻势如潮,但均未能攻破对手大门,坎特、若日尼奥的射门都高出横梁,亚拉伯罕小角度抽射被对方门将扑出。易边再战,水晶宫禁区内解围失误造成混战,奇尔韦尔左脚劲射破门打破僵局,随后祖玛头球破门再下一城,亚伯拉罕、哈弗茨先后造点,若日尼奥点射完成梅开二度。最终,切尔西4-0击败水晶宫,终结联赛2轮不胜。

第6分钟,阿斯皮利奎塔前场右路下底传中,库亚特抢在哈弗茨身前将球顶出了底线分钟,哈弗茨右侧禁区前沿横敲,坎特弧顶前的右脚抽射高出了横梁。

第20分钟,奇尔韦尔开出前场左侧任意球,蒂亚戈-席尔瓦头球回摆,禁区边缘的若日尼奥停球右脚扫稍稍高出横梁。

第39分钟,若日尼奥中场线长传,亚伯拉罕禁区内停球稍大,小角度抽射被门将扑了一下,皮球反弹到他身上飞出底线分钟,

第63分钟,汤森带球到禁区前沿直塞,禁区右侧的阿尤再大力将球横扫到门前,门迪倒地将球扑出。第66分钟,

第75分钟,奥多伊前场右侧强行突破后传中,亚伯拉罕禁区中路的头球攻门稍稍偏出。第76分钟,

第81分钟,哈弗茨禁区内被萨科绊倒,主裁判再次判罚点球,若日尼奥再次主罚命中!切尔西4-0水晶宫。

切尔西(4-2-3-1):16-E-门迪/28-阿斯皮利奎塔、6-蒂亚戈-席尔瓦、15-祖马、21-奇尔韦尔/7-坎特(8317-科瓦契奇)、5-若日尼奥/20-奥多伊(8310-普利希奇)、29-哈弗茨、11-维尔纳/9-亚伯拉罕

水晶宫(4-4-2):31-瓜伊塔/2-沃德、8-库亚特、12-萨科、27-米切尔/10-汤森、22-麦卡锡(684-米利沃耶维奇)、18-麦克阿瑟(7244-里德瓦尔德)、25-艾泽/9-阿尤、11-扎哈

2021欧冠16强对阵图及赛程表

2021欧冠16强对阵图及赛程表【全面注册制+财富管理+衍生品创新三大逻辑催化,低估价值凸显】2021欧冠16强对阵图及赛程表编辑袁月

科创板世界杯亚洲十二强赛积分榜一位熟知字节商业化运作的业内人士告诉《独角兽挖掘机》:“抖音对于金融类客户的投放审核非常难。对于医美、金融等这些特定行业客户的投放需求,公司制定的管理等级几乎是整个平台最高级别的,不会轻易上线的。”

友邦大手笔回购背后,是去年以来保险股整体表现低迷。今年初至10月7日,友邦保险股价下跌23.32%。10月7日,友邦保险收盘价为每股65.05港元,涨7.64%。世界杯亚洲十二强赛积分榜总结起来就一句话:你小子挣钱太易!细数A股历史上的5次“3000点保卫战”(本报记者 林子涵采访整理)从二级类目看,运动户外品类的增长,主要由户外登山、露营的热度提升带来,销售额同比增幅最高达46%。杨欣斌说,下一步,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将积极组织学习研究新版《简介》,发挥好专业简介在相关专业建设和转型升级中的指导作用,对接深圳高端产业,研制符合国家重大战略与区域产业发展的校本专业标准和课程标准,进一步深化专业简介内涵,持续推动专业升级和数字化改造。无关社会地位气象专家提醒,东北地区的公众需关注雨雪天气可能导致的能见度较低、道路湿滑等对交通出行的不利影响,吉林、黑龙江局地降雨量大,公众需远离山区、地势低洼等气象灾害风险较高的地区。今明两天,海上风力十足,公众需关注大风对海上作业、船舶出海的不利影响,及时回港避风,保障自身安全。漫威第四阶段后继乏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故事主线越来越不接地气了。

英超球员官方排名top10:切尔西强人高居榜首

腾讯体育讯 上周末,新赛季英超联赛结束了第7轮的比赛,结果切尔西、利物浦、曼联均取得了胜利,英超官网也随后更新了英超球员的TOP100的排名,切尔西核心兰帕德以160的积分高居榜首,排名次席的是朴茨茅斯的英格兰国脚前锋迪福,他的积分是156,排在第三的是维拉的魔翼阿邦拉霍,他的积分为142。

英超Actim数据排名系统是最权威的官方数据统计,由前职业球员、记者等组成的统计小组在每场比赛中对所有出场球员进行统计和评估,对进球、助攻、射门次数、抢断、传球、铲球、封堵等关键数据进行汇总评分,来确定每名球员对各自球队的贡献。

作为切尔西的中场灵魂人物,绰号“铁人”的兰帕德是蓝军历任主帅都极为重视的领袖,在新赛季的英超联赛上,兰帕德继续展现着良好的状态,在联赛上已经有了2球进帐。在蓝军的中场兰帕德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他也以160的积分高居榜首。

排在第二和第三的球员都有些出人意料,他们都来自四大豪门之外,英国脚迪福在朴茨茅斯继续着神勇的表现,新赛季国家队搭档克劳奇来到弗拉顿之后,三狮军中的高快组合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目前迪福以6个进球独占射手榜首,在英超球员的排行榜上也以156的积分高居第二。

排在第三的是来自维拉的阿邦拉霍,这名年轻的英格兰国脚,新赛季在联赛上已经有了4球进帐,他以142分排在第三位。值得一提的是维拉的前场三叉戟都进入了前10,挪威中锋卡鲁排在第5,而阿什利-扬则以114分列第10位。

四大豪门中唯有曼联没有球员进入到前10的榜单,当然,这也和红魔在赛季初的低迷表现有关,而且曼联还少赛一场,曼联方面目前排名最高的是弗莱彻,他以90分列第35位。利物浦的方面库伊特名列第7位,这名在场上勤勤恳恳的荷兰国脚新赛季表现可圈可点,而阿森纳方面,中场新秀德尼尔森则意外成为了代表,这名巴西后腰以129分排在第6位。

《“文学”批判》:历史责任文学良心

《“文学”批判》(赵遐秋主编),是迄今为止惟一一部由海峡两岸文学界与学术界专家学者撰写的批判“文学”的论文集。该书于2007年由台海出版社初次出版。为尽可能反映两岸文学界和学术界批判“文学”的概貌,该书编者在对初版重新厘订的基础上,又加入视野所及的近几年有关文章,辑为增订本,仍由台海出版社于最近出版。展现于读者面前的《“文学”批判》(增订本)分上下卷,150万字,收入数十位作者近百篇论文,可谓两岸批判“文学”的阶段性集成。

所谓“文学”,即一种分离主义文学思潮,宣扬台湾新文学与中国文学互不相同也互不隶属,乃一种独立的文学。“文学”的表现形态是文学的,其实质内涵是政治的,是要切断两岸的精神纽带,抹除台湾人民的祖国意识和中华民族历史文化记忆,摧毁主张统一的社会心理基础,通过谋求“文学”和“文化”,以最终实现“政治”和“法理”。

共有的历史记忆和文化实践,人民、领土与主权,定义了现代民族国家。台湾历史上虽屡遭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侵略,然而这并不能改变其自古即为中国领土的事实。1943年11月,中、美、英三国发布《开罗宣言》指出,“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在太平洋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1945年,中、美、英三国签署(苏联后参加)的《波茨坦公告》重申“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因此,台湾复归中国,亦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

现代民族国家又是想象的共同体,是基于相同历史与文化血脉的族群对命运共同体、政治共同体的想象,是民族的集体认同。现代民族国家是被集体想象、集体同一感与爱国主义精神所建构的。台湾人民对祖国的认同感与爱国主义精神,在台湾文学史上为许多作家所倾力表现。如台湾新文学的重要作家吴浊流,在其长篇小说《亚细亚的孤儿》中即塑造了不堪忍受殖民者压迫而逃到祖国大陆投身抗日战争的主人公胡太明的形象。在自传体长篇小说《无花果》中,吴浊流又深情写道:“台湾人具有这样炽烈的乡土爱,同时对祖国的爱也是一样的。思慕祖国,怀念着祖国的爱国心情,任何人都有。”“眼不能见的祖国爱,固然只是观念,但是却非常微妙,经常像引力一样吸引着我的心……以一种近似本能的感情,爱恋着祖国,思慕着祖国。这种感情,是只有知道的人才知道,恐怕除非受过外族的统治的殖民地人民,是无法了解的吧!”台湾新文学诗人巫永福的《祖国》一诗深沉地吟唱:“向海叫喊:/还给我们祖国啊!/未曾见过的祖国/隔着海似近似远/梦见的,在书上看见的祖国/流过几千年在我血液里/住在我胸脯里的影子/在我心里反响/啊!是祖国唤我呢/或是我唤祖国”。民族和民族国家是想象的共同体,但这一想象并非偶然的想象,这一共同体并非虚构的共同体,而是体现着一种深远的历史文化传承,反映着民族成员对于自由、尊严、荣誉、安全和幸福等等深层心理和情感的需求。因此,民族和民族国家一旦形成,便具有相当的稳定性和连续性。这种稳定性和连续性的解体,往往给民族和民族成员带来巨大的伤害和深重的苦难。

文学是人类的精神家园,应培育真善美的心灵与情感。作家是人类精神家园的守护人,应是致力维护人类的基本价值与世界和平的人道主义者,更有责任以自己的写作为民族和解、同胞团圆提供精神之光与情感之火。然而“文学”否定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播扬分离主义意识形态,瓦解民族认同,塑造文化敌意,是一股不惜以民族灾难与悲剧为代价的危险的文学思潮。海峡两岸文学界和学术界的有识之士,在“文学”逆流初起之际,即洞烛幽微,深察其害。秉持着历史理性与民族大义,在台湾,陈映真等作家学者奋笔论战;在大陆,《文艺报》等媒体开辟阵地,两岸文学界和学术界共同展开了对“文学”的批判。《“文学”批判》(增订本)再现了这一文坛风云,亦为中国当代文学史提供了一份难得的文献。

《“文学”批判》(增订本)从理论上分析了“文学”的本质及其特点。陈映真最初发表于《文艺报》的《论“文学”》一文指出,几十年来,“”运动假借台湾文学论、族群和台湾史论以及“命运共同体”、民族定义和历史教科书等各种问题发表言论,宣扬在与中国大陆长期隔离的现实下,台湾已经发展出一个在民族认同、文学特质、自我意识上都与中国完全不同的“自主性”和“独立性”的观点;宣称远在达成政治独立之前,台湾的文学、文化就早已独立。赵遐秋在《“文学”的本质》一文中指出,“文学”是“”在文学领域的表现。“文学”目的是使“”文化化、文学化,是“政治”的舆论准备。两篇文章开门见山,一针见血,对“文学”的分离主义性质进行了准确的定位。

该书回顾了“文学”思潮发生和泛滥的历史过程,以及“文学”呈现的主要问题。陈映真《论“文学”》和赵遐秋《“文学”的本质》二文一并揭示,民族分离主义的文化、思想和意识形态的发生和渗透,早在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即开始。“文学”论的发展,其实是“文化”论、“台湾自主”论、“台湾主体”论发展的一个组成部分。“文学”的主要论点包括:一、台湾新文学诞生之初,就是一种多源头、多语言、多元化的文学。其中,中国新文学的影响远不如日本等外国文学影响大。二、台湾新文学的历史发展,就是文学中的“乡土意识”向着“本土意识”、“台湾意识”、“台湾主体”论的发展。三、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皇民文学”,是台湾人对日据带来的“现代化”的反应。“皇民文学”和当时在台日籍作家有“台湾意识”,且“热爱台湾”。四、汉语闽南次方言和客家方言是独立的“台语”;“台语”书面化,另造“台语文字”,创作“台语文学”。五、以“台湾意识”构建和写作“台湾文学史”。由此可见“文学”与“”运动的一体性。而作为“”运动的一翼,“文学”对历史叙述、历史诠释及语言同样表现出极大的焦虑并进行激烈的争夺。正如有“文学”论者所声称:“夺回被剥夺的历史发言权,才是对强权统治的最好答复,也是对失落的历史链锁做最好的衔接。”

然而,“文学”的历史发言,却是对历史的颠覆与反噬。它无视历史真相,以政治代替学术,以意识形态代替历史论述,使历史叙事成为与历史的彻底决裂,从而生产出武断的历史独白。被“”论者推崇为“台湾文学早春的播种者”、“‘台湾文学’理论的指导者”、“为台湾文学创造历史并书写历史”的叶石涛,曾几何时,也抒情般地宣示:“台湾文学是居住在台湾岛上的中国人建立的文学”;“在台湾的中国文学,以其历史性的渊源而言,毫无疑问的,是整个中国文学的一环,也可以说是一支流……台湾文学始终是中国人的文学,它并没有因时代社会的蜕变,或暂时性的分离而放弃了民族性,也没有否定了根本性中国民族的传统文化”;“所有台湾作家都因台湾文学是构成中国文学的一个重要环节而觉得骄傲与自负。我们在台湾文学里看到的是中国文学不灭的延续”。然而,随着分离主义思潮的汹涌喧嚣,叶石涛发生了人格分裂,转而激昂否认台湾文学的中国历史文化基因和中国文学归属,不断发出种种翻云覆雨的惊世奇论:“不论是战前或战后,不能以台湾文学的创作语文来界定台湾文学是属于中国文学或日本文学;这好比是以英文创作的美国、加拿大、澳洲、纽西兰等国的文学不是英国文学的亚流一样的道理。”“(台湾新文学)所受到的影响既广泛又复杂。中国新文学对它的影响微不足道……战后的台湾文学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中国文学的影响,如80年代以降的台湾后现代主义等文学运动跟中国扯不上任何关系。台湾文学是世界文学的一环,它直接跟整个世界人类的文学活动亦步亦趋地往前走。台湾和中国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制度不同、生活观念不同、历史境遇和文化内容迥然相异,中国文学对台湾人而言,是和日本文学或欧美文学一样的外国文学。”由于叶石涛在台湾文坛的显赫地位,因此早在上世纪70年代台湾乡土文学论战中其“文学”论的萌芽阶段,即引起陈映真等文学界人士的警惕和批判。曾庆瑞的《新分离主义引爆的文坛统“独”大论战》《用本土自主性主体论对抗中国文学属性》二文,回眸陈映真等坚守中华民族立场的作家和学者与以叶石涛为代表的“文学”派激烈的思想交锋。文章资料翔实,语言犀利,令人震撼。

唯心史观与诡辩的方法论,造成“文学”颠倒错乱的历史立场。台湾学者陈昭瑛的《论台湾的本土化运动》《追寻“台湾人”的定义》《光复初期“台湾文化”的概念》《发现台湾真正的殖民史》等论文,以严谨的学术理性指出,由于历史相对主义的滥用,“”论者在其台湾史和台湾文学的研究中往往未能克制其政治立场,遂使其研究成为其“”意识形态的注脚。在这种历史相对主义的滥用之下,连横的《台湾通史》被视为不是台湾人所写,因为其中“充斥着中华思想的偏见”;张我军对台湾新文学的创发之功遭到稀释,因为他代表中国大陆五四新文化运动对台湾的影响,更因为他说过令“”论者坐立难安的话:“台湾的文学乃中国文学的一支流”;有人主张上世纪20年代的新文学才是台湾文学史的开端,因为在此之前的旧文学是中国人写的中国文学,不是台湾人写的台湾文学;台湾新文学作家吴浊流、叶荣钟、巫永福等人的“近似本能”的祖国意识令“”论者有芒刺在背之感……陈昭瑛并严肃指出,有操持解构主义以拆解“中国民族主义”的“”论者把马克思引为同调,这实在是对马克思的谬赏错爱,因为马克思主义与一切绝对的主体主义、文化虚无主义是冰炭难容的。台湾人应该培养对自己之历史文化的温情与敬意。陈昭瑛的文论视野开阔、学养深厚、论点精辟,显示了一位正直的台湾学人的理论风采。

“文学”论者更发明了这样一种台湾新文学史的分期:日据的殖民时期、战后政府的再殖民时期、解严后的后殖民时期。这一分期将政权视为殖民政权,将台湾复归中国视为再次沦为殖民地,解严后的台湾文学即为后殖民文学。该论者又如此阐述台湾左翼史研究:“台湾左翼运动遗留下来的批判传统,在后殖民时期的今天仍然寓有高度的暗示。尤其是北京企图在台构筑代理人政权的事实,使台湾知识分子产生自觉,而这样的自觉与左翼传统是可以密切结合起来的。‘台湾民族’、‘’、‘台湾革命’的主张,是左翼运动提出来的;面对着中国帝国主义的野心,以及在台统治者的投降心态,这些主张还是带有强悍的现代性。”如此文学与历史“研究”,虽然极端荒谬,但在今日的台湾却颇有行情。杜继平的《跳蚤“”的满纸荒唐言》、吕正惠的《陈芳明“再殖民论”质疑》、曾健民的《“战后再殖民论”的颠倒》、朱双一的《评“战后再殖民论”之要害》等论文,对“文学”这种乖张的历史逻辑与历史建构进行了理据俱备的抨击。《“文学”批判》(增订本)中的多篇文章,并对“文学”的“乡土文学”论、“皇民文学”论及“台语文学”论等进行了颇为全面和系统的清理。

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和战后长期的两岸对峙,共同造成了今日台湾社会与台湾文学民族认同的迷惘和错乱。在新的世纪,中华民族正迎来文化复兴。台湾文学应向何处去?刘登翰《历史的警示》、沈庆利《文学与政治的畸形扭结》和贺仲明《论台湾文学民族精神的缺失与回归》三篇论文,或许已经提出了很好的建言。刘登翰从台湾光复初期《新生报》“桥”副刊关于“建设台湾新文学”的讨论中,总结出这样的警示:台湾文学的中国归属不容否认,台湾文学的特殊性不可忽视。沈庆利则尖锐指出,近些年来“”意识形态如传染病般在台湾文坛广泛传播。期待台湾文坛摆脱褊狭狂热的“”意识形态的左右,“尽早还台湾文学一片纯净的天空”。贺仲明更热切希望,台湾文学的发展以回归中华民族精神为目的地。只有这样,台湾作家才能真正思考历史和现实,才能真实而深刻地表现台湾人的生活,使文学的魅力深入到台湾民众乃至整个华人世界的心灵中。

当前海峡两岸关系正处于和平发展的历史新阶段,而“文学”并未得到有效和根本的遏制,仍然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严重障碍,因此对“文学”的批判仍具重要现实意义。德国哲学家狄尔泰《历史理性批判手稿》指出,“历史世界建构的首要条件就是通过批判清洗人类对自己本身的混乱和被多重败坏的记忆,这一批判存在于和解释的相互关系中。”并认为民众主体的统一乃建立于其与休戚相关意识、民族意识、民族感的联系的基础之上。《“文学”批判》的作者们所做的正是这样的努力,冀望通过历史阐释清洗被“文学”淆乱和败坏的历史记忆,重新唤起台湾民众中华民族指向的休戚相关意识、民族意识和民族情感,从而告别认同迷惘,成为身心内在统一的历史主体。该书论文角度不一,风格各异,其价值诚然需要接受读者与时间的评判;然而,这些两岸学者在关乎文学、关乎历史与关乎国家民族的大是大非面前,没有缺席回避,没有失语沉默,而是选择肩起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责任,足以无愧于文学的良心。(石一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