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党史 迎百年 柴书林将军英雄故事 ——读书为革命 情系家乡人

柴书林(1913年—1995年),后周皇帝柴荣的后代,1913年出生于张北县馒头营村,不久迁入康保县丹清河乡柴家营村。柴家先后在张北县西大淖和康保柴家营等地抢荒开地,地产极广,在康保县柴家营开垦耕地1500亩。柴书林参加革命后,长期在察北地区(首府张家口)工作,为察北的解放事业做出杰出的贡献。柴书林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者,坚定的战士,共和国少将。他学识渊博,有儒将之风,是坝上人民所敬仰的“马背上的专员”、“一个真正的员”,是打击日寇、土匪和反动派的英雄人物。

柴书林5岁时,就读于康保柴家营村私塾房。童年的他酷爱读书,尤其喜读《岳飞传》、《水浒》、《三国演义》。他的父亲柴峻山是一位开明的绅士,一直教导他立大志,做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英雄人物。“九一八”事变时,在张家口师范读书的柴书林受抗日大潮的影响,积极参加学校集会,抗日御侮。1935年8月,柴书林考入北平大学(现北京大学)法商学院经济系读书,成为20世纪30年代张家口坝上地区到北京高等教育读书的最早的大学生。柴书林读书成绩优秀,康保、张北、察哈尔省的教育部门每学期分别补贴他40元奖学金。日军侵占张北和康保后,柴树林参加了学生抗日宣传队、学校抗日“民先队”,还担任了法商学院学生会会长,北平学联组织部长等职务。1935年“一二九”运动,柴书林担任法商学院三院学生会会长、北平学生联合会组织部长。1936年8月加入中国。1938年2月,柴书林徒步40多天到达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2月,柴书林来到晋察冀边区,先后参加了“百团大战”和“黄土岭战斗”,历任晋察冀军区三分区二十团营政治教导员、团总支书记,晋察冀边区平北(赤城大海陀)地委敌工部副部长。

1945年初,柴书林任张北县工委书记、察蒙地分委副书记兼办事处主任。他率60多人的骑兵小分队,活动于张北、康保等县区,打击歼灭日伪军,开辟察北地区抗日根据地。柴树林培训出的骑兵战士发展到上千人,战马700多匹,组建3个骑兵连和一个加强排,其英名在察北民间家喻户晓。1945年8月,苏蒙联军对日宣战,进军坝上,柴书林受八路军总部的指示,率骑兵支队去张北城与苏蒙联军会师。经过艰难的谈判,联军将张北县城交支队接管。柴书林派遣地下工作者郭廷麟潜入康保县城,做伪军策反工作,在柴峻山等人的帮助下,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康保农村各乡伪军和伪职人员,纷纷响应起义。8月22日,康保县第一次解放。

在柴树林的影响下,其父亲柴峻山把柴家营的1500亩良田草滩、24间房屋、8间马棚、100多只羊和几十头大牲畜献给了当地农民。二伯父柴森秀把在张北县西大淖的2000亩良田草滩也献给当地农民,大伯父柴森芳也将在康保武大郎村的300亩良田献给农民。柴书林弟柴郁林赴邓油坊(宋家营),动员亲属宋德昌、宋玉瑞献出耕地400亩。《晋察冀日报》刊出了《地主家庭出身的员、察北专署专员柴书林同志献地三千八百余亩》的报道,高度评价柴书林一家的义举。

1946年6月,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军队于1946年10月11日从张家口战略撤退,11月11日,撤出康保县城。数日后,康保县政府成立,曹凯、宋殿元的土匪队伍驻扎县城,欺压百姓,无恶不作。察哈尔省委的指示,柴书林与察北其他领导带领军分区三个骑兵团主力,与各县、区武装、友邻部队配合,坚持在察北开展游击战争,进行剿匪战斗。柴书林经常骑马率队出征,被人称为“马背上的专员”,集中优势兵力给窜扰康保等地的土匪以沉重打击,1948年12月28日,康保县第二次解放。

1949年3月,柴书林离开家乡,带兵南下参加了渡江战役,先后任华北南下干部总队四支队副司令员,皖南军区池州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柴书林任华东军区工程兵部副主任,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上海市人防办公室主任、上海警备区正军职顾问等职,长期从事国防工程、人防工程建设的指挥工作,是华东地区国防工程建设的开拓者之一。“文革”中,柴书林担任上海铁路军管会主任,建造南京长江大桥时,司令员点名把他要来,委以建桥工程指挥部总指挥的重任。铁路桥建成,设家宴慰劳柴书林。柴书林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勋章。

柴老将军“思乡怀人,月明情浓”,不忘家乡建设与发展。1985年,康保县筹办毛纺厂,老将军大力支持。康保毛纺厂得到上海第13毛纺厂购买设备、传授技术、帮修设备,康保县毛纺厂的产品在中国北方地区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毛呢产品出口十几个国家。1987年8月,老将军借来张家口地区参加党史资料座谈会之机,专程来到康保,参观了康保煤矿、毛纺厂、酒厂和皮革厂等企业,并说:“康保是我的第一故乡,也是我工作、战斗过的地方,离多远、走多久也想回来看一看家乡的变化,家乡发展了,变化了,我也就快慰了。”看了工厂高兴地说:“你们这些县办工厂企业办的不错,望你们继续努力,大力发展,需要什么帮助找我,我虽然离休了但还可以起些穿针引线的作用,我愿为故乡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当看到康保办起年产6万吨煤的煤矿时,老将挥笔为煤矿题词“草原明星”,为康保县题词“热爱祖国,建设康保”,勉励家乡人民为发展振兴康保奋斗。

1995 年4月26日,柴书林将军在上海逝世,享年82岁,骨灰一半安放在张家口东山坡烈士陵园,完成他热爱家乡的遗愿。2010年4月柴树林英雄中队进驻城关小学。

原标题:《学党史 迎百年 柴书林将军英雄故事 ——读书为革命 情系家乡人》

“重访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之柴书林:开辟察北地区横扫日伪残敌

沿康巴诺尔湖,出张家口康保县城30公里,采访团一行来到丹清河乡的柴家营村,寻访柴书林将军的成长足迹。

一进柴家营村,队员们就遇见了76岁的原村支书胡贵,当队员向他打听柴书林的事情时,胡贵兴奋地说:“柴将军是我们康保人的骄傲。”

“1976年,柴将军回乡看望亲属时,就是我给带的路。”胡贵说。柴书林1913年出生于张北,抗战初期,柴书林的父亲从张北县大淖一带迁至柴家营村,当时家里比较富裕。后来,八路军来到柴家营一带抗敌,柴书林的父亲主动为部队捐献了20多匹军马,得到八路军部队首长的肯定。

1936年8月,柴书林加入中国。1938年2月,柴书林徒步到达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1938年12月底,柴书林跟随的“东干部队”在晋西北八路军的护送下,来到了河北省阜平县晋察冀边区。次年2月,被分配到12大队二营任副教导员,年底在一营任教导员,参加了晋察冀边区历次反“扫荡”战斗,与日伪军周旋于五台山至阜平、灵丘的群山之间。

1941年起,柴书林任晋察冀军区20团、6团党总支书记,参加了威震全国的“百团大战”和“黄土岭战斗”,随部队活动在雁北地区。

1945年春,平北地委为了迅速开辟察北地区,成立了张北县工委和张北支队,柴书林任工委书记兼支队政委。工委成立后,他运用多年敌后抗战取得的军事、政治、等方面的工作经验和带兵指挥作战、发动群众的聪明才智,率领一支约60多人的骑兵小分队,活动于张北、崇礼坝顶一线,打击歼灭日伪军,培养出了一支机智勇敢、英勇善战的铁骑兵,为开辟察北地区,打击敌人做出了重大贡献。

1945年4月底,柴书林率领骑兵支队进至崇礼狮子沟一带,发现伪骑兵百余人,由此向南行进。柴书林等请求上级,将一个骑兵连临时增派给工委,由他指挥。5月1日,柴书林果断决定,在敌人归途必经之路扯旗沟北坡一线设伏歼灭之。当敌人进入伏击地域,支队的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开火,除一名日本指导官小村逃掉外,其余全部被歼。首战胜利,鼓舞了士气,振奋了民心,壮大了队伍,增强了广大群众开辟察北地区的信心和勇气。

驿马图据点,位于崇礼县西沟,有伪警察l20余人,是控制崇礼县西沟通道及西部地区的要塞。5月底的一天晚上,柴书林亲率两个连包围据点,在强大的政治攻势和武力打击下,120余名伪警察全部缴械投降。

驿马图之战的胜利,既拔除了根据地腹内的一个钉子,又震慑了周围的日伪敌人。地方组织逐渐建立起来,张北工委及其支部活动范围越来越大,他们开始向坝上草原出击,奔袭康保、宝昌等县旗伪据点。他们上马消灭敌人,下马宣传群众,短短几个月时间,便在察北创建了一块新的根据地。

这年夏季,苏蒙联军对日宣战,柴书林受八路军总部的指示,率骑兵支队去张北城与苏蒙联军会师。经过艰难的谈判,联军将张北县城交支队接管,之后几天,察蒙分委也接管了察哈尔、锡林郭勒两盟的数十旗县,坝上草原得到了解放。

82岁的村民任俊回忆说,柴书林每次回康保,总是不顾旅途疲劳,四处走动,了解家乡的建设情况。1987年8月,柴书林又专程来到康保,参观了康保煤矿、毛纺厂、酒厂和皮革厂等企业,他说:“康保是我的第一故乡,也是我工作、战斗过的地方,离多远、走多久也想回来看一看家乡的变化。家乡发展了,变化了,我也就安慰了。”

杀疯了!几大英超豪门疯狂引援即将起飞?这就是金元足球的力量?

在去年二月份时,切尔西曾被FIFA处罚两个转会窗口的禁令,虽然在之后缩短为一个窗口,但切尔西在过去的一年内几乎是没有任何引援。在去年夏天,切尔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马将自己队内的当家球星阿扎尔带走,却没有办法去进行引援,对于金元足球的创始人切尔西来说肯定是十分憋屈的。而如今又一个转会窗口开启了,手握一大笔引援资金的切尔西,毫无疑问是要在转会市场大杀一番的。

在转会窗口还没开启时,切尔西就官宣了两笔重磅交易,分别是阿贾克斯的大将齐耶赫和德国神锋维尔纳,这两笔转会已经花了切尔西将近1亿欧元,但这对于憋了一个赛季的切尔西来说只是刚刚开始。除此之外,切尔西还一直在追求莱斯特城的后卫奇尔韦尔,不过奇尔韦尔的合同2024年才到期,而且莱斯特城也不太愿意卖,所以切尔西如果能够拿下奇尔韦尔,绝对不会低于5000万英镑。如果搞不定,那塔利亚菲科则是B计划。

如果你以为这样就完了,那还是太年轻了。切尔西还在猛攻勒沃库森的天才少年哈弗茨,据悉切尔西已经报出了8000万欧元的价格,但勒沃库森的心理价位在1亿欧元,所以双方目前还在僵持之中。但哈弗茨本人是想要加盟切尔西的,所以切尔西有很大概率将他带回。而目前在足球网站上,哈弗茨加盟切尔西的概率已经达到了74%。

但这还不算完,两年前8000万买来的凯帕教练由于表现实在是辣眼睛,切尔西已经准备放弃他了。而他们新的目标就是两大门神奥布拉克和特尔施特根,再加上阿贾克斯的奥纳纳。但由于马竞表示奥布拉克是非卖品,所以切尔西恐怕只有激活1.1亿英镑的违约金才能带走,所以希望并不是很大。而特尔施特根与巴萨的续约虽然还没有较大进展,但切尔西今年想要带走他同样很难,所以说切尔西最有可能签下的门将恐怕还是奥纳纳。

切尔西已经在转会市场齐飞了,其他英超豪门自然是不甘示弱。在过去两个转会窗口,曼联花了将近2亿欧元带回了马奎尔、万-比萨卡和B费,将球队实力大大提升,一鼓作气冲进了欧冠区,作为大土豪的曼联自然要进一步提升阵容实力为下赛季做准备。

而曼联最大的目标正是多特的超新星桑乔,据《踢球者》报道,曼联为桑乔报价9800万欧元,但多特坚持要价1.2亿欧元,并且拒绝议价。而据《独立报》的消息称,两队已经在转会费上达成一致,曼联将首付6000万英镑,再加上后续费用,桑乔的总计转会将超过1亿英镑。如果曼联真的能够拿下,前场拉什福德、马夏尔、格林伍德再加上桑乔,中场618双核驱动,后防的马奎尔和万-比萨卡,曼联如果还能够针对性补强门将和后防,下赛季是要起飞的节奏呀。

英超豪门在转会市场上大杀四方,德甲霸主拜仁可就苦不堪言了。虽然拜仁已经带回了曼城大将萨内,但与此同时队内两员大将蒂亚戈和阿拉巴也是不安分了。据拜仁跟队记者称,蒂亚戈已经向队友和拜仁高层道别,今年夏天他似乎下定决心要离开拜仁,而这最可能的下家就是利物浦了。拜仁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在接受采访时也公开表示,不会对蒂亚戈转会的事感到生气,只要报价合适,我们会出售球员。我想以蒂亚戈的实力也不会缺下家,哪怕利物浦不愿意买,也会有其他豪门竞争的。

蒂亚戈想要转会是挺和谐的,但阿拉巴的续约就充满了火药味。据悉阿拉巴方面想要超过两千万欧元的年薪,拜仁对这一条件感到十分恼火。萨利甚至直接在饭桌上质问阿拉巴的经纪人:你活在哪个世界里?你刚才说的东西你自己信吗?从拜仁方面来看,他们是愿意与阿拉巴续约的,但年薪是不可能超过两千万欧元的。所以目前阿拉巴与拜仁的续约谈判已经中断,阿拉巴的经纪人甚至威胁拜仁,表示他会在2021年合同到期后自由转会。

不过以阿拉巴的这个续约条件来看确实诚意不足,拜仁显然不会满足这种年薪,所以我想阿拉巴的内心还是更希望转会的。据《每日体育报》的消息称,巴萨正在考虑引进阿拉巴的可能性,并且每体还表示,虽然阿拉巴向拜仁提出了税前2000万欧元的年薪,但如果是收到了巴萨这种级别球队的邀请,他愿意接受相对较低的年薪待遇。拜仁低于2000万不行,巴萨低于2000万就行。这不禁让人发出疑问,难道巴萨比拜仁高一级?

所以我想拜仁还是好好考虑蒂亚戈和阿拉巴离开的场面吧,目前看来这两人的心都已经不在拜仁了。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转会窗口的时间也被推后了,在各大联赛刚刚结束的情况下,转会市场就已经如此热闹了,真是让人充满了期待。不知道下赛季各大豪门的阵容会是如何,会不会有哪支球队直接起飞呢?

迪马:切尔西希望齐耶赫交易加买断条款 米兰仍有信心签桑谢斯

直播吧6月26日讯据意大利转会专家迪马济奥报道,马尔蒂尼和马萨拉预计在周一完成续约。米兰错失博特曼后,正在冷静评估其他人选,以补强球队后防阵容。

迪马济奥透露,拉齐奥中卫阿切尔比在米兰的引援名单上,因为他是一名意大利本土后卫。目前,米兰已经与阿切尔比的经纪人谈过,但还未与拉齐奥正式谈判。

进攻线方面,米兰继续谈判齐耶赫,有望实现有偿租借,而切尔西则在努力推动加入买断条款。

桑谢斯方面,米兰依然保持信心,因为接触桑谢斯可能只是巴黎的一次试探性行动。

库尔图瓦晒最新文身元素含欧冠奖杯和门前一堵墙

皇马门将库尔图瓦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晒出了新文身,与此前获得的欧冠冠军有关。

在欧冠决赛中,皇马1-0击败利物浦夺冠,库尔图瓦全场贡献9次扑救荣膺MVP,获得了个人职业生涯第一座欧冠冠军。

库尔图瓦今日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了的新文身,上面的元素有2022年欧冠冠军奖杯、球门前的一堵墙,以及库尔图瓦的名字简称和号码。

切尔西202223赛季主场球衣曝光

虽然本赛季还未结束,但2022/23赛季切尔西主场球衣已经现身网络。来自土耳其的球衣玩家@semihkcecioglu 晒出了耐克为蓝军打造的下赛季主场球衣。

曝光的球衣实物与去年OFOBALL曝光的谍照基本相符。基于耐克全新球衣模板打造的切尔西2022/23赛季主场球衣与本赛季主场球衣相比更显简洁。球衣胸前带有俱乐部徽章,Nike Swoosh以白色呈现并加入蓝色勾边。

新球衣采用带有纽扣的门襟式衣领设计,并且白色衣领上加入源自俱乐部徽章的狮子图案。衣领内带有“Chelsea FC London”字样。

目前尚不能确定球衣的真伪,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曝光的球衣实物确实与先前国外媒体曝光的谍照相符。看过新球衣谍照后,各位蓝军球迷觉得新球衣怎么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切尔西发布202122赛季客场球衣

选择黄色与黑色搭配,打造引人注目而具有影响力的设计美学体验。细条纹设计是为了向过去的经典致敬,但与黑色的搭配令其焕然一新,黑色代表了年轻活力,象征着俱乐部的新时代。

芒特是定义了蓝军新时代,从青训营一路晋升入一线队的球员之一。“回顾这些年,人们会永远记得我们球队英雄们身上的黄色球衣,它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身为球队中的一员,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到同样的事情,赋予这件新球衣更多特别的时刻!”

新球衣搭配黑色短裤与带有黑色条纹的黄色短袜。“Pride of London”(伦敦的骄傲)标志出现在球衣的内侧,阐述了俱乐部的价值观。

新球衣使用100%的再生聚酯纤维面料制作。作为耐克致力于可持续发展的“Move To Zero”承诺的一部分,耐克使用由回收塑料瓶制成的再生聚酯纤维面料制作球衣。与普通聚酯纤维面料相比,环保再生聚酯纤维面料最多可降低30%的碳排放,有助于减少球衣对环境的影响。

巴西一网店出售球衣现乌龙 贝尔加盟切尔西?(图)

巴西一家名为Ali Express的球衣网上商店,显然对于自己对今夏转会市场的动作了然于胸非常自信。但令人意外的是,在科斯塔、德罗巴、阿扎尔专属号码球衣之间,还有一件蓝军球衣竟然印上了皇马球星贝尔的名字,而且其专属号码为9号。

近日,这家网店在网站上公布了下赛季切尔西球衣的照片,因为日本横滨橡胶公司将成为蓝军下赛季的球衣胸前赞助商,因此在球衣胸前,印上了Yokohama的新标识。

但令人意外的是,在科斯塔、德罗巴、阿扎尔专属号码球衣之间,还有一件蓝军球衣竟然印上了皇马球星贝尔的名字,而且其专属号码为9号。

因为目前在皇马处境艰难,外界普遍猜测贝尔会在今年夏天离开西班牙,当然,对于贝尔来说,这样的命运并不公平,他绝不应成为皇马所有问题爆发的替罪羊。

看起来,现在贝尔和他的皇马队友们越来越疏远,而从他的肢体语言来看,显然他对周围的环境也感到很不舒服,他在场上的表现也因此受到了影响。

但是,为什么会猜测下赛季他能为切尔西效力呢?毕竟,目前曼联是与贝尔联系最为紧密的球队,相比之下,切尔西与威尔士人的绯闻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以后不叫范乔丹改叫范李宁范弗里特将签约李宁

北京时间11月13日,据美国著名记者Nick DePaula报道,有多个消息源透露,猛龙后卫范弗里特即将与李宁签订一份多年的球鞋合同。

上个赛季常规赛,范弗里特场均贡献17.6分3.8篮板6.6助攻。尤其是到了季后赛,范弗里特更是成为了球队的头号得分手。场均能够轰下19.6分4.4篮板6.9助攻,投篮命中率40%,三分命中率高达39.1%。

而这样的表现也让他成为了今年休赛期自由市场上最热门的球员之一,已经有多支球队向他表达出了极强的的兴趣。

近期范弗里特在参加某档播客节目时谈到了自己这个休赛期的目标之一:拿到大合同。他说道:“我已经拿过冠军,毫不掩饰的说我现在想要大合同。”

对于范弗里特来说,这个休赛期是他获得大合同的最好时机。而他的优异表现,也会带他获得更多的利益。而究竟是留在猛龙还是去到别处,还得他自己考虑考虑。

范佛里特的疑惑:我打德军战损1:40打志愿军战损2:1?

1944年6月6日,盟军在诺曼底登陆。美军第4步兵师第8步兵团团长身先士卒,第一个跳上了犹他海滩。因为他的英勇表现,他在一天内获得了3枚铜十字英勇勋章。他就是日后在上甘岭和志愿军血战的范佛里特。

詹姆斯范佛里特,1915年毕业于西点军校。他那个班非常特别,164人中有59人当上了将军,其中还有两名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和布雷德利,因此被人称为“将军班”。但范佛里特似乎并不看重这些。

1943年,艾森豪和布雷德利已经分别当上了上将和少将,而同班的范佛里特还只是个上校,职务是本宁堡训练大队的大队长。他的哥哥提醒他,让他以这两位最有出息的同学为榜样,但他的回答是:“我对此没有兴趣,我感兴趣的就是钻研业务。”

他性格热情奔放,敢打敢冲,是一名优秀的战士和指挥官。诺曼底登陆后,他的表现引起了高层的注意,接着他就像坐上了火箭一样的快速升迁,不到130天的时间,他就从第八步兵团的团长(上校)升到了第3军的军长(中将)。

此时的第三军(除原有的几个步兵师外,还下辖著名的骑兵一师)正隶属于乔治巴顿的第三集团军,参加了突出部战役。虽然此时的德军正在走下坡路,但他们仍然是长满了獠牙的猛兽。只是他们遇上了更猛的范佛里特。

到11月11日,第三军突破了德军摩泽尔防线万人(含被俘),摧毁坦克470辆、火炮680门。12日范佛里特到前线视察,看到德军的尸体一个挨一个的排了足足有一英里,他对参谋们说:德军一旦失去了坦克,就会全线崩溃,步兵根本没有防守下去的勇气。

1945年2月间的巴拉亭战役,第三集团军全歼德军第1、第7集团军。其中第三军以2100余人的伤亡,歼敌8万余人(含4.4万俘虏),这1:40的疯狂战绩,让范彿里特的声望达到了顶峰。

战后,范佛里特当上了美军驻欧洲司令部副总司令。1948年他在希腊的表现,又让他被冠以“山地战专家”的美誉。1951年,他接替李奇微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在这里他遇到了平生最强大的对手:志愿军。

此时正是第五次战役期间,他利用志愿军机械化程度低的弱点,和志愿军保持距离,发挥自己的火力优势。并在反攻时学志愿军玩起了穿插,给志愿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很快他就有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范佛里特是个唯火力论者。他强调使用数倍于标准火力的火力强度来打击对手,如1951年8月的夏季攻势中,他在9天的时间里向983高地发射炮弹36万发。在后来的上甘岭战役中,他将火力准备从炮击40轮提高到260轮。43天里共发射了190万发炮弹,接近每天4.5万发炮弹。

但令他迷惑不解的是,同样的火力下,德军早就崩溃了,但志愿军非但没有崩溃,反而越战越勇。在上甘岭战役中,范佛里特指挥的联军以2.5万人的伤亡,给志愿军造成了1.15万人的损失。他的整个军事行动也以失败告终。

1:40和2:1,这中间究竟有着怎么样的不同?范佛里特的解释是,是“有限战争”束缚了他的手脚,如果让他放开来打全面战争,他一定能消灭志愿军。只可惜历史不容假设,败了就是败了。就算1944年后西线德军素质已经是江河日下,但火炮和坦克还是不少的,如果都给了志愿军,美军怕是根本守不住三八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