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诚:上甘岭1人歼敌400余敌军因拖欠巨款曝光真实身份

大家可能在媒体或者手机上看到过,可能坐公交或者看起来平平无奇的老人,真实的身份是你意想不到的,很有可能是在战场上杀敌无数,荣立各种战功的英雄。他们最后功成名就后选择隐姓埋名,为了不给组织添加麻烦扎根在农村做建设,然而他的真实身份就连最亲近的家人都不知道。1988年,一位名叫蒋诚的老农被找到,经过调查才得知这位老人家是抗美援朝中的一等功臣。这名老兵曾在最惨烈的上甘岭战役中,以重伤的身体只身杀敌四百多敌军,并且还坚守阵地七个昼夜,甚至还击落一架敌军战机。别说当时那些人得知后惊掉大牙,就连我们现在听到都觉得像神话,但事实就是如此,蒋诚就是当之无愧的“人间杀神”。抗美援朝胜利后,他选择隐藏功与名回归农村,最后还是因为欠银行巨额被找上门,最后调查才得知身份。那么蒋诚身为抗美援朝的一等功臣,为何最后会欠下2400元巨款呢?最后又是如何解决的呢?

1928年年底,蒋诚出生在四川合川区隆兴镇一个偏远农村,不出意外和绝大多数国人一样,家境贫寒每天都是吃着这顿想下顿的情况。蒋诚在年幼的时候,为了缓解家里的压力,于是就帮地主干些农活或者喂鸡喂鸭,当然也感受过乞讨的生活。总得来说,在抗战时期蒋诚的生活并不如意。

虽然生活艰苦,但是蒋诚却是完美继承了属于中国人独特的韧性,对待困难不屈不挠,当然也因为有外敌侵入故乡心存热血,一直在等待可以参军入伍保家卫国的机会。

1949年年底,二野主力全力解放四川全境,胡宗南残兵破将抵挡不住的攻势,瞬间被打得土崩瓦解。在的强劲攻势下,四川全境也就在很短时间内获得解放,并且还将土地都分给贫困百姓。

当时新中国已经满目疮痍,经过数十年的战争已经是疲惫不堪了,但国家领袖深知这是一场立国之战,为了国家和人民必须派出军队支援朝鲜。

抗美援朝,注定是一场血与火的洗礼,此刻中国军队面对的是全世界军事和经济实力最强的美国,但志愿军战士依旧毫不畏惧,积极响应国家领袖和党的号召。

志愿军战士在战场上从来没有后退一步,不管是面对敌军的接连不断的炮火,还是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他们都要拼尽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坚守自己的阵地,让敌军付出惨重的代价。本文主人公蒋诚也不例外,身为一名志愿军战士,他和所有战士一样,英勇杀敌、毫不畏惧,为了国家和人民而战。

半个月的时间我方战士就牺牲这么多,难以想象上甘岭战役有多惨烈,蒋诚和其他战士心里也十分清楚此战的凶险,但是士气依旧高涨,面对全世界最强的国家并没有露出畏惧之色。

当他们选择以志愿军的身份进入朝鲜战场时,他们就早已经将生死抛之脑后,当时他们的信仰全部都是国家和人民,此刻想着不是畏惧,而是想着如何才能将这些强敌歼灭,将新中国的威望打出来。

蒋诚的部队是92团,上级命令部队休整三天就赶往537.7高地进行支援。上甘岭537.7高地一直持续战斗,在蒋诚坚守高地之前,已经有4个连在537.7高地持续敌军战斗了数十天,目前就留下24个战士在坑道和敌军顽强作战,而且依旧不吃不喝数日。

机枪击落轰炸机,我想不论谁听到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当时蒋诚不管能不能打着,美国轰炸机如此轻视我军,年轻热血的蒋诚当即就对着扫射。甚至就连蒋诚都没想到,这架低飞的战机竟被他击中,并且坠落在阵地前方。

凭此功绩已经是不俗的表现了,但对于蒋诚来说,这仅仅是冰山一角,他的神迹依旧还在继续。

蒋诚在坚守阵地的时候,他受到了严重的伤,腹部被敌人的炮弹碎片击中,伤口之处直接开了一个大口子。当时刚好正是战斗最激烈的时刻,杀红眼的蒋诚丝毫感觉不到痛楚,周围的战友也在奋力杀敌。尽管战友告诉他先下战场养伤,但他依旧觉得不应该离开前线,最后竟直接将掉出来的肠子塞回去,简单包扎后继续和战友一起杀敌。

蒋诚在上甘岭一战中的表现可谓是神奇,因此被国家授予为“一等功”的荣誉,以此来表彰他在战场上的英勇表现。

1953年,抗美援朝以志愿军胜利告一段落,中国志愿军开始陆续从朝鲜撤军回国,蒋诚在第二年返回祖国。蒋诚回到国家后,国家又因为他在上甘岭战役中付出的贡献极大,于是再次授予“三等功”的荣誉,后因军人军衔制蒋诚选择复员回乡建设。

1955年我国开始实行军人军衔制,此时的中国更多的是进行经济和工业建设,处于和平时代的中国已不在需要如此多的兵力。况且多年的战争以胜利结束,战士们也不用饱受战争的折磨,国家也希望这些为国家和人民呕心沥血的战士和家人团聚,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

像蒋诚这样的有功之臣有很多,他们都不是为了钱财选择参军,最后都是深藏功与名回到自己家乡。回到家乡后,政府也是首先安排那些残疾,蒋诚身体健康所以就暂时被搁置了。

蒋诚面对这样的回复也没有丝毫怨言,他本来就是为国家和为人民而战,即便对方不知道自己的战绩和战功,他也没有可以去强调。如果当时蒋诚告诉镇政府自己的战功,他肯定会得到一个非常合适的职位或者待遇,他当时选择回到田地务农,不给组织添加任何麻烦。

蒋诚离开军队后,立马就成为一名农民,从重机枪到锄头,他都没有任何怨言,而且在其位谋其职,不管做什么都十分出色。

蒋诚自己心里也清楚,大家除了务农也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了,所以为了农村建设,帮国家出一份力,于是决定一定要将街坊邻居的养蚕技术提高。

蒋诚虽然日夜奔波,但是没有得到镇政府妥善安排,工资依旧是不够养活家里的七个人。蒋诚在养蚕行业中获得的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一家人都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一年没有几天吃了顿饱饭。

蒋诚在养蚕行业中一干就是二十余年,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大家,他都完美地继承了在军队中的作风,哪里需要自己就在哪里出现,在任何行业都有非常大的热情。

当时交通并不发达,蒋诚就选择步行前往养蚕邻居中,工资低微自己就省吃俭用留给孩子,哪怕镇政府没有安排工作、给自己相应的待遇,他依旧是热情高涨的战士。

看起来容易,其实在当时太难了,修路花费的资金太多了。1983年国家也正是急需要发展的时候,也没有过多的钱帮助兴隆镇修路,所以修路的申请一直没有得到答复。

蒋诚于是想到一个办法,他向镇政府提议说参加修路的百姓可以拿到工分,以此来换钱,这样修路日程会大大缩短。

镇政府于是同意了蒋诚的建议,让他带头带领乡亲们修路,百姓们也都知道修路的重要性,也知道路修好就可以发家致富,而且还有蒋诚起带头作用,所以大家都积极参与修路的工作,每天都在蒋诚的带领下干劲十足。

但是事情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顺利,路修到一半的时候镇政府已经没钱分发了,于是那些参与修路的百姓拿不到工资,这个工作也就暂时停了下来。

蒋诚当时又是怎样筹到钱的呢?其实修路的资金是蒋诚向银行贷款得来的,连本带利一共2400元,在当时那个年代可以说是一笔巨款。

当时那个年代正式员工一个月的工资是50块,这笔巨款是正式员工四年不吃不喝的工资,而蒋诚还不是正式员工,所以要还这笔巨款要花不少功夫。

对于这件事,蒋诚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有困难他都是第一个扛在自己肩上,也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和组织。

蒋诚知道自己没有帮助到自己的儿子,反而还让自己儿子的压力变得更大,但他没有后悔。

蒋诚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他遇事不说话但是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毕竟“画大饼”谁都会,而他也没有因为自己有功就炫耀或者邀功。

哪怕蒋诚当时回归家乡后没有得到相应的待遇,也没有丝毫怨言和不满,也没有给组织添过麻烦。

当时那些捷报都已经随着时间流逝,能证明蒋诚的证据只剩下了勋章,这是当时他用自己生命拼出来的荣耀。

有功就赏,有过就罚,国家不会亏待任何一名付出巨大贡献的老兵。尽管这份荣誉晚来了30多年,当当地政府整理历史遗留资料的时候终于发现一封信件,而这份信件就是关于蒋诚的革命军人喜报。

本来部队是寄给蒋诚的,最后却送到了合川县,一直没有落到蒋诚手中,信件背后还标注着查无此人。

当时负责分发信件的同志填错了蒋诚家的地址,将隆兴镇写成了兴隆镇,所以才搞出了这样一件乌龙事件。

埋在信箱里33年的“革命军人立功喜报”终于送到了蒋诚的手中,而他的真实身份也随之被所有人知晓,就连蒋诚的妻子儿女都十分震惊,没想到如此朴实的父亲,竟然是在抗美援朝中荣立多次战功的功臣。

此时蒋诚的儿子也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在修路的时候那么积极,就算没有正规工作和政府的资金都要坚持下去,就算贷款都要为民服务。

蒋诚身为前战士,更是参加过抗美援朝运动,对于他来说都是使命,“一日为国为民,终身为国为民”,就算复员回乡后也一直记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才是真正的无私奉献的革命精神。

蒋诚当时暴露身份的时候已经是60岁的高龄,已经到了退休的时候,他在背后默默无闻帮助国家建设工作了大半辈子,一直没有得到正规职位的机会。

然而在工作人员问蒋诚还有什么需求的时候,蒋诚并没有对此提出任何要求,并表示自己已经有一门手艺,自己一直以来是靠此维持生计。虽然养蚕工资不够多,但勉强可以维持生计,而且工作也没有多劳累,已经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了,也不必给国家和组织添麻烦。

对于之前贷款修路的艰难,他一个字都没有和工作人员提,他也已经还清了所有债务,对于他来说,帮助国家排忧解难也是让他开心的事情。

在蒋诚的带动下,他的家人也很好的继承了革命精神,无论是做什么工作都尽职尽责,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

蒋诚为了立国之战付出自己的鲜血,为了故乡建设也东奔西跑,贷款修路让街坊邻居发家致富,这都是他身为革命军人的奉献精神。

真正的革命英雄就是经历过辉煌,但不会堕落在虚荣下,他们都会选择不给组织添麻烦深藏功与名,默默地为国家做贡献。

深藏功与名看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却十分考验人性,而蒋诚就是经得住利益和虚荣的人。对于蒋诚来说,国家和平稳定、百姓幸福安康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甘岭女护士用嘴帮战士排尿获二等功被指作假幸得证明

一个个强劲有力的音符,一句句掷地有声的话语,其中蕴含了多少战士对家国的思念,又承载着多少对胜利的殷切期盼。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这首歌带给了身处异国他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无限的慰藉,使他们度过那艰苦黑暗的三年。

即使是到现在,我们仍能从中感受到热血战士们顽强拼搏、不惧牺牲的伟大精神。

在这一保家卫国战争当中,涌现了很多英勇的革命烈士,如黄继光、孙占元、胡修道等等。

但是令人诧异的是,有一个年仅17岁的小姑娘也获得了二等功,甚至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还授予她二级战士荣誉勋章。

王清珍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她这一生可谓是平凡又伟大,她的身上有什么传奇经历呢?

抗美援朝时,她一人救治多名伤员,甚至还给伤员吸过导尿管;年仅17岁就获得二等功、二级战士荣誉勋章;高级将领,在自传里重点提起她;参与夺取黄继光遗体,为其整理仪容;电影《上甘岭》,卫生员王兰就是以她为原型等等。

其实,王清珍只是中国240万志愿大军中的小小一员,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回顾其英雄事迹,

那时候,240万中国人民志愿军身处异国他乡,心里却共同怀揣着保卫祖国和人民的伟大梦想。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打败了一个本以为很强大的敌人——美国帝国主义。

首战两水洞、会战清川江,粉碎“绞杀战”、抵御“细菌战”,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但是在这之中,

这场战役耗费的时间之长、出动兵力之多、战况之激烈程度,已远超二次世界大战的最高水平。

经过了数十次的拉锯战后,中国志愿军们凭借着其顽强的战斗精神和誓死捍卫胜利的决心,一举粉碎了美帝的“金华攻势”,最终以美帝寸土未得,且损失1.5万人的结果取得了全面胜利。

为了纪念这场悲壮的战争,1956年,电影《上甘岭》上映。影片一经播出就好评如潮,人物形象十分鲜活,故事情节和战士们铿锵有力的话语,屡屡让人热泪盈眶!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甜美的歌声弥漫在幽暗的病房里,卫生员王兰的笑容抚平了防空洞里每一个身负重伤、痛苦难耐的志愿军伤员。看到这一幕,观众没有不伤心落泪的。

。她每天负责检查伤员病状、为其包扎、打针,对病员进行生活护理,如打水、喂饭、清洗绷带等繁琐的工作。

据悉,她每天都要照顾约三四个病房里20多名伤员,因为是野战医院,条件比较艰苦,人手也不够,所以王清珍常常连续三、四天不能合眼。

如果遇到病人因病无法自理时,王清珍还要背伤员到坑道大小便,或者是嚼烂饭菜,用嘴助其吞咽。

王清珍当时所做的工作,或许我们现在听起来、看起来很难为情。但是在那个保守的年代,王清珍却甘愿如此,

用她本人的话说就是:医护工作者不分男女。所有人都秉承着一种意志:打倒美国帝国主义,保卫祖国,活着回去。

都说战争会让人变得麻木,但是对于王清珍来说,她始终如一日地奋战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全力地发挥自己在这儿的最大价值。

当战士们难忍疼痛时,她会在幽暗的仅有一米多的低矮防空洞里,唱起那首陕北民歌《南泥湾》来帮助他们缓解病痛。这在当时,是那些身处异国他乡,又身负重伤的战士们舒缓思国之情的唯一慰藉了。

因为王清珍做事认真,对待伤员耐心周到,不怕苦、不怕累,唱歌还好听,所以常常被戏称“战地天使”。

电影放映的时候,王清珍泪流满面,可当别人说影片中王兰是以她为原型改编时,她却一口否认,用她那惯常平静的口吻说:

“‘王兰’是战地女卫生员的代表,在真实的抗美援朝战场上,还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女卫生员从事战地救护工作,她们都做得很好,她们都是王兰的原型,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

五圣山位于朝鲜中部,而上甘岭就位于五圣山南麓,1952年的时候,这里还是仅有十余户人家的小村庄。在上甘岭的右前方是597.9高地,左前方是537.7高地,懂抗美援朝历史的人一定不会忘记这两个数字。

因为就是在这里,美国联合国军和我国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12军展开了长达40余天的拉锯战,战况十分惨烈。

同时也是在这场战争中,黄继光为掩护战友,毅然决然冲向597.9高地以肉身抵挡机枪,与敌人同归于尽!

有人会问为什么上甘岭那么重要?原因有两点,第一:五圣山是朝鲜中部地区,在金华和平康之间有一条公路,这条公路连接着两个县,是美国十分重要的交通要道,而上甘岭就在其中。

为了贯通要道,美军必须抢占上甘岭。但对于我方来说,美军占领上甘岭必定会增长势力,加速对我方的攻击。

第二:1952年,我军采取战术反击,当时防守地达60个,基本可以做到“攻则必克,攻则必歼”,极大地损耗了美军的有生力量。在此情况下,美军为了扭转局势,获取地面作战优势,出动了320门大炮、50架飞机和47辆坦克以及6万人马。

在1952年10月14日4时30分发动了“金华攻势”,并以强于我军20倍之火力与志愿军在上甘岭仅3.7平方公里处,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轰轰……”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敌人的机枪不停地吐露火舌,一时间烈火熊熊,狼烟四起。山尖被远方的炮弹炸出去了足足有一米,土石、尘土散落在空气中,真真一个天昏地暗的模样。

随着战况逐渐激烈,越来越多的伤员从前线被抬了下来,可更多的却是那些连救治都没有机会的战士们。

大家都知道上甘岭意味着什么,时任15军军长的,向因病回去治疗的彭德怀元帅下的军令状:

第15军45师野战医院,临时搭建了一个能容纳2000多名伤员的掩蔽部。1000多个担架,同时还下设了7处检伤收容所,负责对后送伤员进行及时处理,而王清珍所在的收容所就在五圣山附近。

仅7天,掩蔽所就救治了1900多名伤员,而王清珍每天也要为100多名伤员处理伤口。

王清珍已经连续4天没有合眼了,此时前线又送来一批伤员,她见状赶忙甩走疲惫,投入到紧张的救助工作中。

当她来到了一位名叫曹中林的患者床前,检查伤势的时候,却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此时曹中林浑身像被汗水浸湿了一样,面目狰狞,好似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情况不妙,凭借着丰富的救护经验,王清珍用手轻轻触碰他的腹部,如她所料,十分硬挺,

刚要动手,痛苦难耐的曹中林突然死死地拽住裤子,不让王清珍动手,磕磕绊绊地说:“我……我自己来。”原来曹中林是不好意思了,听到这话,王清珍也没再勉强,把罐头盒交给他后,站到了门边上,背对着他。

“哐当”一声,罐头盒掉到了地上,王清珍赶紧回头查看情况,仔细一看才发现端倪,刚才曹中林挡着,她没发现。

于是她赶紧找来泌尿管,助其泌尿。一开始,他还是支支吾吾地不肯,王清珍一听就怒了,喊道:

见此情形,曹中林紧咬牙根:“不如就算了吧”。听到这话,王清珍登时就哭了出来,这也太难过了吧!

曹中林忍受着痛苦,对她虚弱的微微一笑,像是在安慰她一样。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他就会死!就在这时,王清珍看着泌尿管,突然想起来了,她们那有个男卫生员叫黄志清,他曾用嘴吸泌尿管帮助病人排尿。太好了,终于有办法了!

想到这儿,王清珍立马就俯下身对着泌尿管的另一头猛地一吸,果然管用,曹中林的肚子慢慢地扁了下去。

她此时别提有多高兴了,但当她看向曹中林时,却发现他的脸上早就爬满了泪水。

这个钢铁般的男人,被子弹穿透腹部没有哭,被尿憋得浑身痛苦也没有哭,可当王清珍顺利帮他排尿后,他哭得像个孩子。

原来这个曹中林是个排长,等他伤好了一点之后,他就主动找到指挥长,把王清珍救治他的事情说了一遍,为她申请三等功。没想到,指挥长听完后十分感动,决定加其二等功,但是王清珍本人对此事却毫不知情。

就这样,1953年,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给她记二等功,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她二级战士荣誉勋章,当时王清珍仅17岁。

但是,一开始人们都不相信,一个花季少女能有这么大的觉悟。在那么混乱的时候,人为杜撰或者夸大、美化事实也是有可能的,因此王清珍一度遭到了很大的质疑,可她对此似乎毫不关心,不辩解不反驳。

直到当时的15军军长,人民高级将领,在回忆录中重点提到了王清珍,谣言才不攻自破。

后来,已到耄耋之年的王清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当时的谣言根本不听、不看、不想,因为她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去做。事实上,1958年,因为工作的需要,她又回到了医护战斗岗位,在15军担任卫生处副处长,直到1982年才正式退休。

当提到这件事以及二级战士荣誉勋章时,她淡然一笑:“这个奖章就像母亲送给我的礼物。”

在上甘岭战役中,除了这件事,王清珍还做了一件对我党、对人民都十分重要的事,那就是抢救黄继光遗体。

空气中充斥着硝烟和灰尘,天空暗得透不出一点亮,没人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天,又或者是别的什么?黄继光现在心里十分焦急,短短几天内,3.7平方公里的土地,已经被敌我两方争夺了好几次了,

最开始,敌人也没想到我军这么顽强,打倒了还能冲。长时间的拉锯战下来,看样子他们快耗不住了,开始着急了。昨天还真是场硬仗,美帝动用了两个师的兵力团与我方展开了拉锯,烟雾弹、毒气弹,大批量的汽油桶接踵而至,

敌人占据了有利局势,碉堡里两把机枪冲我方扫射,所有冲锋的战友都无一幸免地被穿了胸膛。

怎么办呢?上甘岭失守的话就会增加失败的风险,到时候身后的祖国和兄弟姐妹就危险了。

就在此时黄继光主动站出来,对参谋长说自己要参加,随即掏出早在出发前就认真写好的决心书:

看着眼前的小伙子,参谋长大喝一声:好,现任命你为6连6班代理班长,一定要完成任务。

黄继光提着手雷,和一同报名的老乡吴三羊、肖登良共同向敌人火力点爬去。刚走了不到20米,吴三羊同志就牺牲了,敌人发现目标后疯狂地扫射,黄继光和肖登良两人也都难抵火力倒下了。营长大叫不好,就在这时,

但此时,他就像飞奔的猎豹一样,疯狂地向敌人火力点冲去,子弹一颗颗地打在他的身上,他就像没感觉一样急速飞驰,仅剩九米!八米!

黄继光将手雷猛地一挥后倒在了血泊中,身中数弹,痛觉都消失了,他现在疲惫极了。

可是预想的结果竟然没发生?由于敌人火力太强,手雷只炸毁了一半,还有一挺机枪!这是天意弄人吗?就这么结束了么?

不能倒下!任务还没有完成,营长说过的每一个“小螺丝钉”都是有价值的!身后的战友们还在等着他。

天快亮了,再不冲锋就没机会了。就在这时,只见倒在坑道里的黄继光又一次站起来了,而这一次他竟然飞身用身体堵住了敌人的机枪!

此时,响亮的冲锋号回荡在满是硝烟的战场上,“冲啊!为黄继光报仇!”战士们嘶吼着,新一轮拉锯战又开始了。

战士们想要把黄继光的遗体夺回来,但这在当时的战场上是很困难的,有好几拨人尝试救回他的遗体但都没成功。

在前线救治伤员的王清珍也看见了,战友们不畏牺牲也要夺回黄继光遗体的精神,让她忍不住泪目,这使她突然想起一位师长说过的话:

剩下一个连,我当连长;剩下一个班,我当班长;我牺牲了,副师长是第一代理人。

战火终于有了片刻的停歇,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再爆发,可王清珍再也等不了了,她和同组两个女卫生员在战友的带领下,找到了那个肉挡机枪的黄继光。此时碉堡里的机枪已经插在了他的身体里,与他合二为一了。

要知道,王清珍当了两年的战地卫生员,这几年见过没几千也有好几百的尸体了,可这一具尸体,惨烈的着实让她泪目。

双目圆睁,两手高举,胸腔早已被打烂了,一个个血淋淋的大洞,浑身没一个好地方。

等到回到了营地,王清珍他们费了好长的时间,才把他身上的血衣软化,并为他穿戴好干净的军装,运回祖国安葬。

1952年11月25日,联合国军的“金华攻势”终于宣告破产。这场战争中,敌我双方共出动了近10万人,在3.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展开了59次拉锯。其中我方击退敌方900多次,损失惨重,

当提起救助战友和整理黄继光遗容这两件事时,记者根本无法从王清珍的脸上,找出一丝骄傲的神态。她是真的淡薄功名,事实也是如此,老年的王清珍一直在本本分分地做着自己的工作,从没有借此宣扬什么,或从中获取过什么好处。

千帆过尽,她只是一个安静祥和的老人,在退休大院里享受着独属于自己的岁月静好。

抗美援朝战争给我们留下了无数宝贵的精神财富,如上甘岭精神和抗美援朝精神,也涌现了无数为国家奉献自己的英雄,如黄继光、孙占元、邱少云、王清珍等等。

他们舍生忘死,他们顽强拼搏,他们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一部分,也是我辈的学习楷模。

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祖国是每一个出国远行的游子坚强的后盾,愿每一个漂泊在外的孩子,都能感受到祖国温暖的怀抱!

上甘岭:最可爱的人|影像中的党史10

2021年6月15日,电影《上甘岭》中连长张忠发的主要原型、原志愿军第15军45师135团7连连长张计发,因病医治无效,在信阳逝世,享年95岁。

在1956年上映的这部电影中,志愿军某部八连在连长张忠发的率领下,坚守阵地,与敌人浴血奋战,最终取得胜利的故事,让上甘岭战役为更多人熟知。

为什么上将后来在回忆录中说,“美国人真正认识中国人,是从上甘岭开始的”?

电影《上甘岭》中,通讯员杨德才关键时刻挺身而出、飞身堵枪眼,最后壮烈牺牲。

1956年上映的电影《上甘岭》,并没有全景式再现历时43个昼夜的上甘岭战役的全貌,而是“以小见大”,聚焦了上甘岭战役中的一条坑道和一个连队。

“连长!让祖国人民听我们胜利的消息吧!”影片中,关键时刻挺身而出、飞身堵枪眼的通讯员杨德才,其原型就是大家熟知的战斗英雄黄继光。电影中,杨德才牺牲时喊的一声“连长”,给许多观众留下至深的印象。

事实上,在真实战斗中,黄继光喊了什么,没有人知道。据战友们后来回忆,当时黄继光扔了手里最后一颗手雷,战友们等手雷炸响就准备冲锋,但刚站起来,就被敌人的机枪压了下去。此时黄继光爬到一个射击死角,用力支起上身,侧转过来向坡下的战友们招了招手,张嘴似乎喊了什么。但是,没有人能听到,因为机枪的轰鸣掩盖了一切声音。黄继光最后是用身体顶住麻袋堵住枪眼,用微微尚存的最后一丝气力,化成气壮山河的壮举。

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涌现了大量的战斗英雄和功臣。正是他们,铸就了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

上甘岭战役中与敌同归于尽的38位战斗英雄名单(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网站)

1950年6月,朝鲜内战爆发,美国政府纠集“联合国军”进行武装干涉并越过三八线,直逼鸭绿江,还出动飞机轰炸中国东北边境,直接威胁到新中国的国家安全。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奉命开赴朝鲜战场,与朝鲜人民并肩作战。直到1951年7月10日,战争双方开始举行朝鲜停战谈判,从此,战争出现长达两年多边打边谈的局面。

1952年,正值美国第34届总统选举,如何解决旷日持久耗资巨大的朝鲜战争问题,成为和共和党都必须面对的难题。为挽回支持率,美国总统杜鲁门决定发动一场局部战争,这就是命名为“摊牌”的行动计划。战线的突破口选在了朝鲜半岛中部五圣山南麓的上甘岭地区。党史专家邵维正介绍:“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就很想利用这场战役为他的竞选造势,所以他要求不惜一切代价,要取得战争的胜利。”

上甘岭名为“岭”,其实是一个小村庄。上甘岭的北边还有一个小山村叫下甘岭。抗美援朝五次战役前,下甘岭曾是志愿军总部所在地。上甘岭两侧,各有两个小山头,它们是五圣山前沿的重要支撑点。上甘岭有失,五圣山就直接受到威胁;五圣山若失,“联合国军”居高临下,志愿军在平康平原就很难立足。因此上甘岭成为两军必争之地。

时任第15军第44师师长向守志回忆:“金化郡东北就是铁原,中间横贯一条公路,上甘岭正好在这条道路中间,美国就下决心,要把上甘岭这个钉子拔掉。”

1952年10月8日,美国片面中止谈判,14日,突然向上甘岭阵地发动进攻,上甘岭战役打响了。从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上甘岭战役整整持续了43天。

军事史上有个专用名词——“范弗里特弹药量”。这个名词指的是不计成本地投入庞大的弹药量进行密集轰炸和炮击,实施强力压制和毁灭性的打击,意在迅速高效地歼灭对方有生力量,使其难以组织有效的防御,最大限度地减少己方人员的伤亡。

在上甘岭战役中,美军发射炮弹190多万发,投炸弹5000枚,把志愿军两个连防守的总面积3.7平方公里的两个高地削低整整2米。

上甘岭战役后联合国军遗留下来的炮弹壳(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网站)

时任第15军后勤文化部干事胡夏生这样描述:“那个炮弹密度很大,平均每秒钟要打6发炮弹。炮弹一个接一个,土都全部打松,表面工事全都没有了。”

也正是在这片“炮雨”中,志愿军开发出了坑道战术,让美军的“火海战术”无用武之地。在大规模挖掘坑道后,志愿军减少了80%由炮击带来的伤亡。

战后,为拍摄电影《上甘岭》,导演沙蒙曾数次带领摄制组到上甘岭实地考察。尽管此时硝烟已经散尽,但随手抓把土,就数出了32粒弹片。黄继光牺牲的高地,整个山头都被劈开了,被填塞的坑道里还有烈士的尸骨。

为了贴近真实,导演沙蒙特意邀请了参加过上甘岭战斗的战士来当军事顾问,其中就包括坚守坑道14个昼夜、带领连队打退敌人几十次进攻、立下特等功的二级战斗英雄赵毛臣。但是影片上映后,很多一起在坑道蹲过的战友都问他,“你那个坑道就这个样?你没有把那个真实情况拍出来啊!”

6月15日离世的张计发,正是电影《上甘岭》主角之一——八连连长张忠发的主要原型。

张计发1926年出生,1945年参军,1947年加入中国,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解放两广、贵州剿匪等战役。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再到抗美援朝战争,他共打了10年仗,负过8次伤,荣立特等功4次、一等功2次,并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三级国旗勋章。

电影《上甘岭》的主角之一——八连连长张忠发的主要原型张计发(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2020年,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他曾接受记者采访,回忆当年的战斗情景:1952年10月14日的那一晚,张计发带着160多名战士进驻到上甘岭战役的主战场——五圣山南麓的597.9高地。张计发说:“597.9高地是敌人守得最顽固的地方,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阵地夺下来。上去的时候是160多人,我们撤下来的时候,就剩13个人。”

张计发的三女儿张爱民介绍过这样一个细节:电影《上甘岭》上映前,父亲被邀请去观看内部放映。但电影一开始,就让他屡屡想起那场惨烈的战役,想起血洒战场的战友,几次都看了一半就不敢再看下去。

张爱民说:“他几次都没有看下去,到最后,自己给自己下决心,他说‘这么艰苦的仗我都打了,生死我都不怕,一个电影我都坚持不了?我还是一定要坚持把它看完。’看了多少遍以后才完整看完这部《上甘岭》。”

张爱民转述父亲的回忆说:“我父亲说,战场上的情况要比电影残酷太多了。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掩体都被打掉了。上甘岭山头被削掉两米,寸草不生。”

相比此前的阵地战,电影《上甘岭》着力反映的坑道战更为艰难。敌人为了封锁绞杀坑道中的志愿军战士,采取了筑垒封锁、石土堵塞、轰炸爆破、断绝水源、施放毒剂和烟熏等种种毒辣手段。张计发后来回忆,面对敌人扔进来的炸药包,志愿军战士没有一个退缩,“战士们排着队冲上去把炸药包甩出去,谁想插队加塞那都是不可能的。”

张爱民说:“在上甘岭战役中,和敌人同归于尽是一个普遍现象,黄继光他们是作为典型宣传,比他们更英勇、更惨烈的英雄事迹还有很多。”

时至今日,人们谈起电影《上甘岭》,仍对志愿军战士在黑暗坑道中面临缺水危机长达24天的坚守,以及“两个苹果”与“一条大河”的经典桥段念念不忘。

或许是导演沙蒙的美好愿望,电影中送进坑道的苹果有两个。但据史料记载,为缓解战士们缺水的问题,后方紧急筹集了几万公斤苹果,可因敌人严密的火力封锁,根本运不进去。最终被送进坑道的苹果仅有一个。

时任第15军宣传科副科长李明天说:“崔建功师长,聂济峰政委,就发出一个号召,谁把东西送进坑道,送到前沿,完成任务,就给谁记功。”

张计发回忆,那唯一的一个苹果,是在部队断水7天后,火线运输员刘明生运送弹药途中捡来的。这个苹果,先是递给步话机员,步话机员用手掂了掂,传给了通信员,通信员又传给司号员、卫生员、重伤员……一个苹果在坑道里几个人手中传了一圈,又完整地回到连长手里。

张计发说:“吃!我就不相信咱们是志愿军,连一个苹果都消灭不掉。就这样,咬一点儿、咬一点儿……有的是含着眼泪吃的,传了三圈,九个人,才把它吃完。”

志愿军战士在坑道中接岩石上滴下的水(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网站)

上甘岭战役的激烈程度和志愿军的英勇顽强,世界战争史上极其少有。在持续43天的浴血拼杀中,志愿军战士与“联合国军”反复争夺阵地59次,共击退“联合国军”900多次冲锋,创造了以弱胜强、以劣胜优的战争史上的奇迹。此役之后,美军再也没有向志愿军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进攻,朝鲜战局从此稳定在北纬38度线年志愿军撤离朝鲜前在英雄阵地上甘岭宣誓(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网站)

张计发去世前,在河南信阳离职休养。2004年,电影《上甘岭》中扮演张忠发的演员高保成去世;同一年,电影导演沙蒙的儿子,带着当年沙蒙采访张计发的手稿,来到信阳找到这位老连长。直到这一年,张爱民几个姐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亲就是电影中张忠发连长的主要原型。张爱民说:“他知道,但他之前从没有和我们说过。我们太了解父亲了,他是很低调的一个人,他不愿意让人家说他是英雄或者什么的。英雄是被命名的,像黄继光、孙占元这些是英雄,他说‘我只是参加了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但我不是英雄,比起那些死去的战友,我只是一个幸存者’。”

张计发离职后深入学校、工厂、乡村和部队,讲述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战友的故事(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张计发有四个女儿,他在家里像带兵一样培养训练她们,每周都要像在部队开班会一样开一次家庭会议,时不时讲述上甘岭战役中的革命英雄故事。

张爱民回忆:“每周都开会,雷打不动,早上起来锻炼身体,他吹哨,5分钟集结完毕,然后开始跑步,完了以后回来投手榴弹。”

张计发回忆录一书的封面,就是沙蒙导演当年采访张计发的采访手稿(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张计发在女儿们的名字中融入了他的信仰。张爱民说:“1966年,他把我们的名字都改了,当时我们家三个女儿,我大姐叫素平,我二姐叫素玲,我叫素霞。他给我们改名叫爱党、爱军、爱民。后来有了我妹妹,叫爱东,爱。”

抗美援朝战争中,十九万七千多名英雄儿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何电影会有意回避真实的坑道和近战肉搏的残酷战争情节?导演沙蒙曾这样回答,“我就是要表现和平,不能给观众刺激的镜头,要给他最美好的,这样观众才能记住你,回忆你。”

1949年7月,刚刚解放的上海为纪念音乐家聂耳逝世14周年举行了隆重的纪念大会。在这次大会上,聂耳的中国党员身份正式公开。聂耳的战友于伶也在纪念大会上说出了一个愿望:一定要为聂耳写部戏,让聂耳的形象和歌声再现在银幕上。

1958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将电影《风暴》列入国庆十周年献礼影片计划中。演员金山亲自执导,并扮演律师施洋。当时文艺界领导陈克寒、夏衍亲自参与了剧本的修改;曹禺、欧阳山尊则直接参与了演员的选择。

2021年6月15日,电影《上甘岭》中连长张忠发的主要原型、原志愿军第15军45师135团7连连长张计发,因病医治无效,在信阳逝世,享年9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