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版防卫白皮书“大变脸”

7月13日,日本防卫省发布2021年版《防卫白皮书》。白皮书封面封底采用大幅以日本幕府武士为原型设计的骑马武士图,象征“威武强大的自卫队”,让人不禁联想到历史上曾深刻危害亚洲邻国的“武士道”“军国主义”等过时且危险的意识形态。

这部600多页的白皮书,从封面到封底,从篇首特辑到正文,从专栏设置到插图风格,较以往版本均发生较大变化,集中体现了日本安全战略“对外干预”指向、防卫力量“扩张攻击”指向、军事战略“多域联合”指向,引发国际社会高度警惕。

新版白皮书卷首语刊载了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的署名文章。文章在首段简要“关心”了一下全球疫情后,话锋一转,直奔“抹黑中国”主题,无端指责“中国在东海南海单方面改变现状”“中国海警船在东海活动频繁”“中国出台《海警法》加剧东海南海紧张局势”等,涉华内容超过全文的四分之一。

新版白皮书还公然谈论中国,无理干涉中国内政。以往版本的防卫白皮书在谈及台湾话题时,均将其置于“中国”章节下,主要围绕两岸军力对比展开,而且通常会相对客观地描述“台湾是中国一部分”“是中国内政”等中方立场。然而,新版白皮书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首次将置于新设置的“中美关系”一节中谈论,反复强调美国对台湾方面的支持。

今年以来,菅义伟政府官员多次颠覆往届政府“一中”立场,粗涉中国内政,公开谈论。新版白皮书展示出上述姿态,与日本政府近期反常言论密切相关,背后也暗含故意模糊立场、有意拿挑拨中美对立的叵测居心,其用心之险恶昭然若揭。

此外,新版白皮书还对中国海警在东海南海正常维权执法活动横加指责,并专门设置“问题”专栏,旨在颠倒黑白,侵犯中国合法权益。

新版白皮书另一重要“卖点”是热炒和臆想日本在“印太构想”中的“重要”地位。在日本看来,印太地区既是世界发展的核心引擎,也是全球力量格局演变漩涡的中心。岸信夫在刊首语中直言不讳地提出:“日本是‘印太构想’的主要倡导者和推进者,是印太地区普世价值观的掌旗者,是既有国际秩序的守护者”。

在“自由开放的‘印太构想’”的插图中,白皮书特意将日本标为红色,以显示其核心地位;而美、印、澳、加、英、法、德等国则标为蓝色,作为第二梯队成员;中东、北非、南亚、东南亚、拉丁美洲等地区相关国家则标为绿色,作为第三梯队成员。事实上,在以内阁决议和新安保法等途径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同时,日本的对外防卫合作也进入加速发展期。

一方面,通过更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新赋予自卫队为美军提供“警卫”“驰援”“护航”等任务。另一方面,大量签署双边防卫合作协议,不断扩充“防卫盟友圈”,以便“有事”时可以相互提供军事支援。这些协定包括《相互提供物资与劳务协定》《防卫装备与技术转让协定》《秘密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等,涉及装备出口、情报保护、后勤保障等方面。

与此同时,日本也在暗中推进“去美国化”进程。除前面提到的主动充当“印太构想”旗手的动向外,日本近年来还极力推动驻冲绳美军整编与后撤,单方面与相关国家和地区组织签署双多边防务合作协议,并拉拢英法等域外国家参与印太地区事务。这些动作都有平衡对冲美国影响力的深层次考虑,体现了日本为“后美国时代”蓄势的战略取向,其目光不可谓不“长远”。即使在包含美国在内的“印太构想”中,日本也更多地是想狐假虎威,把美国视为帮助自己“防卫海上交通生命线”的棋子。新版防卫白皮书反复强调“中美矛盾”,有意无意挑唆“中美对立”,也暗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祸心。

新版白皮书在篇首特辑部分专门设置新兴领域板块,强调天、网、电等新兴领域安全的重要性及其面临的挑战,并称“军事技术革新与新兴领域能力提升”很可能改变未来战争的“游戏规则”。

根据《2019年度以后的防卫计划大纲》规划,日本自卫队已将发展“多域联合防卫力量”作为新时期建设目标。为此,自卫队确定了一手提升陆、海、空传统地理空间作战能力,一手强化天、网、电等新兴领域作战能力,并使二者有机融合、最终实现“跨域作战”的防卫力量建设方针。

根据白皮书相关内容,太空战力量方面,自卫队现已初步具备卫星情报侦察、导航定位、信息通信三大能力,正在构建太空态势感知系统,预计2023年投入使用。届时,自卫队将新增实时监控太空卫星、碎片及其他飞行物的能力。在此基础上,自卫队还设想通过小卫星组网技术,掌握天基侦察追踪高超声速滑翔器能力,这一技术未来可用于辅助反导作战。此外,日本航空自卫队还计划年内组建新的太空作战群,下辖此前编成的太空作战队,用于实施太空战。

网络战力量方面,自卫队计划撤编原联合参谋部指挥通信系统队及其下辖的网络防卫队,在此基础上,改编新设“自卫队网络防卫队”,加上新收编的陆、海、空自卫队网络战相关人员,总编制约540人。该部队成立后,将与现有中央指挥所运营队、网络运用队共同作为常设联合部队,直接受防卫大臣指挥。

电子战力量方面,陆上自卫队新编电子战部队,并着手接收网络电子战系统,研发防区外电子战飞机;海上自卫队和航空自卫队正在研发电子侦察干扰装置以及大功率微波、激光武器,以全面提升光电领域对抗能力。

8月3日,中国气象局正式向社会公众发布《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22)》(以下简称《蓝皮书》)。《蓝皮书》显示,全球变暖趋势仍在持续,2021年中国地表平均气温、沿海海平面、多年冻土活动层厚度等多项气候变化指标打破观测纪录。

如今,世界恐龙谷集遗址就地保护、科研交流、研学旅游观光等为一体。30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做禄丰恐龙化石的发掘、保护工作。

截至目前,今年全国平均高温日数8.7天,较常年同期偏多3.6天,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

第一次看到詹姆斯·韦布空间望远镜(JWST,以下简称韦布)的人,也许会感到十分意外——抛开巨大的体积不谈,它金黄色的巨大面板棱角分明,还连着一摞奇形怪状的紫粉色薄膜,似乎和平时我们接触的望远镜相去甚远。

“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增材制造工程技术人员”“数据库运行管理员”“数字孪生应用技术员”“商务数据分析师”“农业数字化技术员”……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一人多高的玉米秸秆从黑土地里吸足了养分,迎着骄阳,正奋力地向上吐露新芽。

向日葵为什么总是向着太阳?在植物体内有一种被称为生长素的物质,如同人体内的生长激素一样,负责给细胞传达信息,指挥植物的生长发育。

风力发电是一种可再生的清洁能源。我国近年来大力发展风电产业,已经成为风电大国,总装机容量世界第一。翼型是构成风力机叶片的基本要素,是风力机叶片设计的基础。

高温气冷堆被称作“傻瓜堆”——发生异常情况时,该堆可以在不需要任何人为干预的情况下保持安全状态。这对视安全为生命线

写诗、作画、谱曲、跳舞、开演唱会、当主持人……近年来,人工智能(AI)持续介入文艺创作活动,在丰富文艺创作手段和文艺表现形式的同时,也对传统的文艺观念、艺术形态等产生巨大影响。

近日,国内首套低压直流电能质量分析仪在国网河北电科院投入使用,并率先开展多个低电压等级直流电能质量测试分析。

当前,我国正在开展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虽然科学考察已经取得了不少新发现,但是人们对这片雪域高原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耕作层是耕地的精华,是粮食生产之本。黑土耕地耕作层有机质含量高、土壤肥沃、土质疏松,尤为珍贵,建设占用后如不抢救,就将永久损失,对粮食生产能力影响巨大。

据了解,丰台区已经对两个年度新认定、新入区高新技术企业开展一次性奖励兑现工作,目前,已为621家企业拨付政府支持资金1.863亿元。

三北工程,指在中国三北地区(西北、华北和东北)建设的大型人工林业生态工程。工程分八期进行,占我国国土总面积的45%,被誉为“绿色长城”。

近年来,海南省坚定不移地加快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大力发展“四大主导产业”,精心培育“三大未来产业”,不断夯实实体经济基础,形成结构更合理、支撑更稳固、竞争力更强、效益更好的现代产业体系。

他就是陆军工程大学教授钱七虎——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的奠基人、防护工程学科的创立者、防护工程科技创新的引领者,防护工程和岩石力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首届院士。经过深入调查思考,钱七虎决定大胆采用刚刚兴起的有限单元法,但这涉及到大量的工程结构计算。

7月30日,当记者穿过高低错落的亭台楼阁和汩汩喷涌的文济泉,抬头望见,高台之上,天禄麒麟守护着大气磅礴、充满汉唐雄风的文济阁。

近来全球多地又见极端热浪,一些地方高温打破历史纪录,民众健康、农业生产、生态环境等受到威胁。

“新电商产业发展给青年人创业就业提供了非常好的渠道,吉林省也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不断加大人才培训力度……”第二届中国新电商大会日前在吉林长春举行。其间,吉林省电子商务学会秘书长王昆向记者讲述起新电商给社会民生带来的种种变化。

俄富豪阿布拉莫维奇将出售英超切尔西俱乐部

中新网北京3月3日电 北京时间3日凌晨,英超切尔西俱乐部拥有者、俄罗斯富豪罗曼·阿布拉莫维奇通过俱乐部官方发布声明称,他做出了出售切尔西俱乐部的决定。阿布拉莫维奇表示,他相信这符合俱乐部、球迷、员工以及俱乐部的赞助商和合作伙伴的最佳利益。

今年56岁的阿布拉莫维奇于2003年成为切尔西俱乐部老板,并斥巨资打造球队。在阿布拉莫维奇入主后,切尔西队在过去近20年间始终处于欧洲顶级足球俱乐部行列,赢得包括欧冠、英超在内等多项桂冠。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以这种方式与俱乐部分开让我很痛苦。”阿布拉莫维奇表示,他发自内心地做出以俱乐部最佳利益为重的决定。俱乐部的出售不会快速进行,而是会遵循适当的程序。对他而言,这从来都不是生意或金钱的问题,而是对比赛和俱乐部的纯粹热情。此外,他不会要求偿还任何贷款,并已指示团队建立一个慈善基金会,将所有出售得来的净收益捐赠。

“能够成为切尔西俱乐部的一员是我一生的荣幸,我为我们共同取得的所有成就感到骄傲。切尔西足球俱乐部和它的支持者将永远在我心中。”他说。(完)

掌故:解析英超20强队徽 切尔西已4次“变脸”

最几个赛季许多英超球队都改变自己的队徽,阿斯顿维拉、朴茨茅斯、托特纳姆热刺等队都希望通过改变队徽开启自己球队新的时代。英超20支球队不同风格的队徽也有不同的寓意。

曼联队徽是根据曼彻斯特的市徽所设计。队徽中间的魔鬼来源于曼联的绰号“红魔”(The Red Devils),上世纪六十年代英国索尔福德(Salford)橄榄球队在欧洲红极一时, 因其穿着红色球衣球迷们喜欢称他们“红魔”,此后曼联主帅马特-巴斯比也将自己的球队比作“红魔”。1970年曼联的队徽中开始出现一个手持三叉戟的红色魔鬼。在红魔上方船造型代表了曼彻斯特是英国港口贸易中心,同时还有曼彻斯特大运河的含义。

利物浦标志上最醒目的是盾牌上的利弗鸟,盾牌上部是著名的香克利大门,其上标有利物浦的经典圣歌“Youll Never Walk Alone”。队徽两侧的火焰图案是为了纪念希尔斯堡惨案而设,俱乐部希望烈火永远燃烧,球队与惨案中的遇难者同在。底部的1892表示球队的建队时间。同时利物浦是英国第一支在球衣上印有赞助标志的职业俱乐部。1979年他们接受了来自日立公司的赞助合同,相比其他球队红军的球衣“内容”更为丰富。

自建队起切尔西共换过四次队徽,他们的第一个队徽形象是一个退伍的老军人。因为此人曾在切尔西皇家医院养老并对球队有所捐助,所以俱乐部为了纪念这位老人将其头像印在队徽里。1953年俱乐部用一只回首的雄狮作为自己的队徽,这个形象也是切尔西对经典的一个队徽,并一直使用了33年。现在的队徽是2005年俱乐部百年庆典时基于上世纪50年代雄狮的形象重新设计的,修改了了俱乐部名称和足球的位置 ,雄狮也改为手持铁杖的人性化形象。

一百多年来,阿森纳的队徽改变了11次。第一个队徽创建于1888年,是三门炮口朝上大炮。因为俱乐部起源于兵工厂,大炮无疑是最合适做球队标志的武器,但人们往往把立式的大炮当成烟囱。1925/26赛季开始时,设计师改变了大炮的朝向,炮口向西,同时在它旁边还刻有“The Gunners”的字样,这也是枪手标志的一个雏形。2002年球队再次设计出一个更现代的队徽作为标志,其采用流线型设计和简化的风格将阿森纳标志性的大炮表示出来,这个队徽沿用至今。

2007年5月2日,阿斯顿维拉队官方发布了新队徽。球队主席兰迪-勒纳(Randy Lerner)同时强调球迷也参与到新队徽的设计中。新的队徽上加入了一颗星,这是为了纪念他们在1982年首夺欧洲冠军杯。背景改为淡蓝色,主题仍然是象征维拉的雄狮形象。维拉的传统格言“Prepared”(准备就绪)在新队徽上得以保留。球队的名称被缩写为AVFC。

埃弗顿的队徽里是该地区的象征性建筑鲁伯特王子塔,位于埃弗顿地区中心的鲁伯特王子塔最早是用来关押酗酒者和未成年罪犯。队徽下部段带上是埃弗顿的座右铭“Nil Satis Nisi Optimum”,意思是即使什么都没有,只要做到了就是最棒的。埃弗顿“太妃糖”绰号来自古迪森公园球场附近的一家太妃糖店,而且每到比赛日店里都会卖一种“埃弗顿薄荷糖”,赛前还会有一位女士绕场向看台上扔薄荷糖。

曼城目前的标志创建于1997年,金鹰身前的盾牌和曼联的相似,都是以曼彻斯特市徽为基础,盾牌上的船舶代表曼彻斯特大运河,而半下部的三条对角线条纹象征流经城市的三条河流。底部的缎带上有球队的座右铭“Superbia in Praelia”(可解释为对拉丁战争中的取胜表示自豪)。队徽上的三颗星并未有何用意,仅仅是为了装饰。

热刺这个名字取自莎士比亚笔下《亨利四世》中的英雄人物哈里-豪斯伯(Harry Hotspur),此人喜欢在斗鸡的腿上装一个小刺。北伦敦球队的队徽造型也因此而来。1909年热刺队一名为威廉-斯科特的退役球员提出将一只踩在足球上的公鸡铜像安置在主场的西看台,从那以后公鸡和足球都成为球队队徽不可缺少的部分。2006年俱乐部将队徽简化,仅保留带刺公鸡和足球的组合。

西汉姆联队是由泰晤士钢铁厂创立的,该工厂主要以制铁和造船工业为主。最初的标志仅有一对交叉的铁锤,后期又连续加入了城堡、盾牌等元素。来自南伦敦的球队球风硬朗敢于进攻,这也让西汉姆联队得以“铁锤”绰号,而紫红与蓝色的主色调同样也来自泰晤士钢铁厂。

富勒姆的队徽比较简单,仅取队名首字母大写FFC,另有黑白两色搭配。但他们却是伦敦最古老的球队,至今还使用着当初的主场-克拉文农场。

上赛季维甘发布了新队徽,新的队徽保留了原有的树形象,加入皇冠和建队时间1932.圆形设计使队徽显得更简洁。队徽背景颜色为维甘队服颜色蓝白色。维甘竞技的昵称Latics是球队名字后半部分的简写。

球队的标志是金色的星月,这同时也是朴茨茅斯城市的标志。背景的深蓝色表示这座英国南部港口城市与大海息息相关。这个有教风格的队徽据考证和查理一世时的十字军东征有关。2008年5月6日朴茨茅斯官方将队徽修改成简化版,星星和月亮的比例都比原有的大,而且改为三维立体的模式,深蓝色的背景和队名得以保留。

早期桑德兰的队徽是有红白剑条和船舶组成的盾牌,球队将主场迁到光明球场后队徽也随之改变。新队徽分四个部分,右上方和左下方保留了原队徽的红白剑条,只是船舶被移除。左上方是著名的Penshaw Monument纪念碑,右下方是桑德兰的威尔茅斯桥。队徽顶部为矿车的车轮,这是为了纪念达勒姆郡的采矿历史。两侧分别有头黑色的雄狮,上部条幅上是球队的座右铭“Consectatio Excellentiae”,意为不断追求超越。

博尔顿队徽是由俱乐部英文名的首字母组成,BWFC四个大写字母组成一个足球形状,下方飘有红色和蓝色的丝带。博尔顿俱乐部位于兰卡斯特郡,球队也是以城市命名的。但他们在1997年搬进锐布球场后,把代表兰卡斯特郡的红玫瑰从队徽中移除,换上了海军蓝的飘带。白色球衣和一点海军蓝条纹正是博尔顿球衣的主色调。

公园十五世纪,亨利四世开创了兰卡斯特王朝。随后被约克公爵的后裔颠覆。两个家族各以红玫瑰和白玫瑰为标志。地处兰卡斯特郡的布莱克本把兰卡斯特的标志红玫瑰作为自己的队徽,而白玫瑰则是身在英甲的利兹联的象征。俱乐部的格言是“Arte et labore”,可以理解为依靠技巧与劳力。

1947年以前豪尔城的球服上并没有队徽出现,直到1955年他们在球衣上印了一只老虎头图案。现在的标志是黄色的盾牌上有一只虎视眈眈的老虎,并标有球队的英文名和绰号“The Tigers”

纽卡斯尔现在的队徽是从1988年开始使用的,设计方案源于纽卡斯尔的市徽。盾牌上黑白条纹代表纽卡球衣的颜色。上端的城堡状图案采用了城市的诺曼底式城堡。顶端飘扬的旗帜是圣乔治十字旗。盾牌两侧的海马表示纽卡斯尔的海洋产业。

斯托克城队徽样式简单,并没有特别的用意。红白条纹的背景色是球队球衣的颜色。下部著有球队的绰号“The Potters”(陶艺家),此绰号得名于当地的制陶业。

米德尔斯堡队先后也换过四次队徽,最初的队徽仅是一个城市的标志附上一支红色的狮子。1986年球队的队徽改为一只狮子周围有圆环,这表明球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2007年俱乐部又将圆环去掉,以盾牌取而代之,并著有“Middlesbrough Football Club 1876”的字样。

西布朗维奇的队徽起源要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后期,当时俱乐部秘书长汤姆-史密斯提议以一只画眉立在枝头的造型作为球队的队徽。球队首次穿着带有队徽的球衣出场是上世纪六十年代,胸前仅有一只画眉,并没有蓝白条纹的盾牌背景。到了21世纪初球队的队徽才接近完整,蓝白条纹背景前,一只画眉立在枝头,脚下是代表山楂球场的新鲜山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