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兹韦尔:AI等技术将终结国家概念 世界社会来临

【网易智能讯 6月19日消息】未来主义者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说,单一国家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库兹韦尔通过其名为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的Youtube账户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这位谷歌的未来主义学家谈到了技术已经如何开始将世界融合为单一的全球文化。

他预测,随着互联网和国际化信息的传播,我们已经超越了单一国家权力的临界点。他表示,随着文化、金融和技术的融合,世界的面貌正在发生变化,单一国家不再是关注的重点。也许,如果奇点的预测是真的,我们将会共享集体思维。库兹韦尔在视频中说:“你可以这样认为,在20-30年前的前互联网时代,单一国家的状态已经结束了。”他指出,在互联网时代之前,诸如文化、金融和新闻等领域都是局限于单一国家的。当国际新闻发布时,它也是通过全国性的报纸报道的。他说,今天的情况并非如此。

库兹韦尔说,互联网创造了一种文化,让政府和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库兹韦尔指出,意大利的养老金危机对世界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而制造业或应用开发等领域也不再局限于单个国家,而是受到世界各地元素的影响。库兹韦尔说:“一个世纪以前,美国的国家政权也是至高无上的,而且所有事物都是由国家控制的。”“我们正在成为一个世界社会。”这并不意味着国家之间的紧张局势已经不复存在,或者我们已经不再使用国籍来定义自己。但是,相比于30年或100年前,库兹韦尔认为这些差异性已经开始消失。

“我们正在建设一个世界文化,一个世界法律体系。”库兹韦尔说:“国家将继续发展壮大,但我认为它们哪的影响力将减弱。”库兹韦尔最著名的预言之一是“奇点”,即人们将把意识与具有超人能力的人工智能结合起来。他提出,奇点将在2045年发生。在这一点上,如果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把人类意识与人工智能融合在一起,我们对国家的理解很可能会再次发生改变。

未来学家库兹韦尔表示不会投资比特币

据外媒报道,近日,未来学家Ray Kurzweil在指数金融(Exponential Finance)会议告诉他的听众,他不会把钱投到比特币上。这位研究者表示,虽然他个人喜欢区块链技术,但认为比特币尤为不稳定,所以将其跟现有货币对比的话前者只能处在不利的位置–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Ray Kurzweil以其对未来技术预测的书籍出名,他的预测大部分都正确,但有时候在面对诸如技术何时可用、技术如何实现等细节问题则会出现一些偏差。

Kurzweil在会上说道:“归根结底,人们需要对自己的(所持)货币有信心,特别是像比特币这样没有真正展示出这点的货币。虽然它拥有过美好的一年,但在那之前却非常艰难…所以我不会把钱投进去。”

尽管Kurzweil表示不会投资比特币,但他对区块链技术却非常乐观。他相信各个国家政府都将会接受这种技术。实际上,俄罗斯央行以及巴基斯坦国金融管理局(Monetray Authority)就都已经表达了打造属于自己的加密货币的意愿。Kurzweil认为,区块链技术可以提供更大的透明度,而这将可以成为使其为主要货币所采纳的因素之一。

京ICP备11000850号京公网安备8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11号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

©2011-2019版权所有:中国数字科技馆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镜像

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据外媒报道,近日,未来学家Ray Kurzweil在指数金融(Exponential Finance)会议告诉他的听众,他不会把钱投到比特币上。Kurzweil认为,区块链技术可以提供更大的透明度,而这将可以成为使其为主要货币所采纳的因素之一。>

对话库兹韦尔:人工智能会在更多人手中放权

编者注:本文根据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和库兹韦尔在2015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的对话整理而成。

张鹏:在《奇点临近》中您谈到 2045 年人工智能超越人类的智慧带来全新形态的文明,为什么是 2045 年这个准确的时间?您是如何计算出这个结论的?

Ray Kurzweil:奇点涉及的事情有些可以预测,有些不可以预测。哪些公司能够成功、哪些不能成功这是不可以预测的。但计算机在同等成本的计算能力会提升一倍这是可以预测的,到 2020 年我们模拟人类智能的成本就很低了。很多人都认为这将是一次革命,2045 年技术的综合可以扩大我们的思维能力,这就是我们确定奇点的原因。

张鹏:我们探讨 30 年后的问题对今天有意义吗?您为什么花飞精力去做关于未来的研究,甚至很多人还不能理解它的意义?

Ray Kurzweil:我们不需要等到 2045 年才能够看到巨大的变化,未来现在离我们更近了。100 年前祖父母们和你做的事情是一样的,你希望你的孙子孙女也做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变化太快了。五六年前人们没有移动手机和社交网络,现在整个世界变化非常大,变革会不断加速。一个口头语需要 1000 年的时间才能够被接受,打印技术则花了 400 年;电线 年间被全世界所接受,手机则是 7 年。现在,微博等社交网络只用 3 年就被人们广泛接受,变革是不断加速的。从极客公园过去 5 年的大会,也可以从大会的第一次思考到变化。

未来离我们并不远,必须从现在就为未来做好规划。3 年后移动设备会变得更小更强大,云的能力也会上升很多倍,这会给应用带来难得的新机会。

张鹏:确实像您说的,更远的未来值得关注,在 3 年之内人工智能领域会是什么样的状况?对这个世界有什么影响?

Ray Kurzweil:人工智能确实能够改变我们的世界,很快就会有无人驾驶车。在接下来的 5-10 年搜索引擎也会变化,人们不仅可以通过关键词搜索,搜索引擎会了解你要搜索什么、你要做什么,机器可以和人类沟通你想要了解的问题,提供更多信息。也许在你走路的时候进行搜索,搜索引擎会告诉你:血管中的血栓不会流到你的大脑当中,但这方面的研究有一些新观点,我可以帮你总结一下。机器与人类对话、了解你的想法,这是人和计算机未来的关系。

15 年之后计算机会大奥人类智能的水平,2045 年会超过人类。人工智能确实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机器人在教育能够诊断学生在哪些方面听懂了、哪些方面没听懂,机器可以对人去进行解释,使我们的教育获得很大的改变,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获得优质的教育。

人工智能是否会让我们丢掉一些就业机会?200 年前人们就担心丢掉工作,但是现在我们有了更好的技能,这些技能就像梯子一样帮我们不断往上爬,产生更多的技术,我们会不断改变这个世界。100 年前大部分的工作都需要人工,现在美国 60% 以上的工作都是由计算机担任的,在中国将来也是如此。很多工作 25 年前根本就没有,现在我们发现工作不仅仅为了生存,还可以让你满足。

张鹏:所谓实验级别的人工智能产品,在我们的感觉中它算不上很智能,和人的智慧差得很远。您说的未来和今天反差这么明显,会不会让大家有怀疑我们最终能到达那个点吗?您是不是承认在很短时间内难以实现这个突破?

Ray Kurzweil:你能够看到过去有些只有人类能担任的领域,今天计算机也可以去做。比如过去只有人类是象棋大师,但是计算机打败了象棋大师(深蓝打败卡斯帕罗夫)。

当然,计算机并不是能够做一切人类能够做的事情,但到 2029 年计算机应该能够做人类做得到的事,软件会出现指数级的增长。

我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经工作了 50 年了,计算机变得越来越聪明,每一次人们说「它们不能做那个」,但是 2 年之后发现它们确实能够做到了。

张鹏:计算机确实在运算能力、逻辑能力、数据处理能力上远远超过人类,但是人类的创造力、情感是很难被逻辑和计算能力概括的,它是不是人工智能最后一道防线?还是这些最终也会被突破?

Ray Kurzweil:是的,这确实是最后一道防线。我给大家快速介绍了我的理论,即:人工智能火箭式增长的能力。人类大脑有皮层,近皮质是能够影响语言、艺术和科学的能力。现在计算机中已经有了这样的分级系统,可以有情感,也可以幽默。

我的书当中写了怎么样能够重构大脑,创新精神和比喻式的现象,我们的近皮质是大脑皮层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可以认识到不同的样式并应用到不同的领域当中,构建金字塔的模型。在人类的金字塔上有很多层级的,创造力和幽默在金字塔的顶层。2029 年计算机有能力会走到金字塔的顶层,当然,有些人会怀疑机器不能讲笑话、玩幽默。但现在真的有机器人讲出了有水平玩笑,真的让我们感到非常的震惊。人们阅读百科全书获得非常多的知识,但计算机可以阅读 2000 亿页的百科全书。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的进展,创造力和情感确实是金字塔的顶部。但 15 年之后,机器人也会越来越接近这个层次。

张鹏:虽然我们非常有信心,但在这件事情上业界有很多争论,Elon Musk 公开发表言论认为人工智能对人类世界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人工智能有一天会超越人类,我们是应该害怕?还是应该为之高兴?

Ray Kurzweil:几周之前我为美国的《时代周刊》写了一篇文章,我个人认为技术有正面的和负面的影响,也就是双刃剑。比如我们有火可以做饭,但是也可以把房子烧掉,这是一个双刃剑。

就像其他所有的技术,人工智能也有毁灭性的一面,但是我们要保障它的安全性。

30 年前人们就认识到这个问题,有一个大会当时讨论怎样保证生物技术的安全,现在这个会议每年都召开一次。目前这个领域没有出现问题,我们看到生物技术进入了医学实践,未来十年心脏病、癌症等很多疾病会得到治愈,但二十年前有些人认为生物技术破坏性很大。

人工智能也是一样。现在生物技术可以帮我们诊疗疾病,我们也要保证安全。其中的战略可以同样应用在人工智能中,而且我们要设计一些防护的软件或措施保证智能技术不会出现破坏性。

电影中有些人工智能去袭击人类,但人工智能并不是一两个人、是在十亿二十亿人手中掌握的,我们要去控制人工智能。我们现在的杀伤力大大提高,但我们了解到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认为未来人工智能在很多人手里会放权,不是集中化的,而且可以克服疾病或贫困,这些是对我们更有意义的。

张鹏:我们对您创立的奇点大学很感兴趣,我们想了解奇点大学如何在谷歌支持下创立的,目的是什么?

Ray Kurzweil:奇点大学是一个大学,但是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大学——我们考虑的是未来怎么样通过技术造福人类。其中有一个主题就是理解指数增长,不仅要考虑 2045 年,还考虑几年后怎么通过指数性增长推动我们的世界。我们要考虑如何使用技术带来更多的财富、健康、福祉、教育,而且同时避免这些技术的负面效应。

未来的太空飞船需要依靠智能技术,火星探测也需要人工智能,所以谷歌会感兴趣。谷歌和其他知名的公司感兴趣的是如何克服人类的挑战,这些技术使得我们的世界更安全、更健康,而且提供更多教育的机会,这就是他们为什么愿意有兴趣支持。

奇点大学跟其他大学不同,是边学边做的。学生通过项目改变世界,这些项目的目标是在 10 年内帮助 10 亿的人口。虽然有一些项目没有成功,但是通过实践学到了东西,我们也有热情帮助世界。

张鹏:您怎么看无人驾驶汽车这些年的发展以及在可预期的短期的未来它会带来对社会的影响?

Ray Kurzweil:有人担心无人驾驶会出问题,但是即使有人驾驶也会出事故。无人驾驶也有很多好处,容易出事故的地段无人驾驶可以避免,可以节约停车场的空间,又有环保意义。除了谷歌公司之外的其他很多公司也在考虑无人驾驶,但是这个技术很有前途。

张鹏:最近的新闻中谷歌的 GoogleGlass 遇到一些困难,这种眼部的设备、头戴的设备它在未来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Ray Kurzweil:不论几年前谈论这个问题还是现在谈论,我认为这个是正确的方向。我们需要其多的实验,特别是一些具体的产品需要综合更多的技术,因为帮助我们生活更好、更健康。现在 GoogleGlass 戴在脸上可以了解到大量信息,我觉得这是正确的方向。

张鹏:大部分的人会恐惧变化,但是在您的理论里面它又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今天这么多中国的年轻人企业家来到现场,在未来他们应该怎么看待变化?

Ray Kurzweil:20 世纪的很多工作已经不存在了,如果 20 世纪有人对我们说「不要担心,IT 业中有很多工作,你可以写博客和做其他很多事情」,一定没有人听得懂这些话。这是现实的社会问题,人们看到了就业机会的减少,但没有看到被发明出来的新的工作机会。

正如我讲的,工作的实质、为什么要工作的本质已经出现了变化,19 世纪的时候这些变化已经开始了,当时纺织业的很多工作都消失了。自动化让人们觉得就业的机会被消失了,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新的就业机会。实际上美国还有中国存在很多新的就业机会,带来更多的薪酬,也让他们感到更加的满意。很多人在 IT 领域中工作,而且从工作当中获得很高的满意度。

我们再比较一下现在和 200 年前的生活,比现在的人们更健康,预期的寿命翻一翻。19 世纪,人们很容易患病又没有抗生素,有很多的例子都能够展示出那时的人们生活是多么的艰难、痛苦。变化天然的代表一些正面的、积极的机会,但是人们会关注他们意境拥有的,会担心和恐惧变化。有一些变化是他们不喜欢的,也不知道怎么样变得越来越好。我们思考未来时就可以去规划未来,可以去改善人们的生活,可以去重新界定我们的机制,譬如教育可以充分利用指数增长的优势。

张鹏:除了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之外,在未来几年还有哪些技术和领域是值得关注并且有巨大潜力的?

Ray Kurzweil:一个是生物技术,我们可以从生物上把身体作为软件来进行治疗。接下来的 5-10 年当中生物技术会会改变我们的健康。还有虚拟现实,三维已经进入到游戏当中了,最终我们会创建一个和现实类似虚拟世界。

还有 3D 打印技术,可能 2020 年 3D 打印才能改变世界。它会打印很多物理世界的产品,我们会有强大的开源市场,物理和虚拟可以同时存在。比如衣服你可以下载设计,可以进行图片编辑,从最喜欢的设计师那里获得设计图案。

张鹏: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之中,中国企业家怎么能够对世界的影响起到更大的作用?硅谷一直在引领科技的创新,您觉得硅谷的核心精髓是什么?

Ray Kurzweil:硅谷精神的实质包括很多,最重要的就是接受失败,勇敢冒险。失败会让你感到羞愧,但要成功必须尝试新的想法,这些新的想法可能不会成功。你必须要进行多次尝试,直到找到成功的点子。

看看极客公园 GIF 大会的精神,在这场大会上我们是拥抱变化的,我们愿意冒险。我们可以看看未来的趋势,要去寻求未来的机会,我们不担心变革、变化,这是要想在科技领域取得成功必须具有的精神。在中国已经具有这样的精神了。中国的科技公司几年内就做出了这么多的贡献,中国的未来是非常的光明的。

我们需要去庆祝每一个人的成功,因为我们做得创新越多就会从中受益更多,每个人都会受益。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51 D·Park正东集团院内 C8座105室 极客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