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斯很忙!文博会德国展区内 他带着西洋古董C位出道

今年的文博会充满异国风情,国外展商参展数量创下历届之最。第一次来济南参加文博会的德国参展商带来了13个品类的上千种展品,除了德国的舒密尔钢琴、黑森林布谷鸟钟、巴伐利亚舞蹈…… 在德国展区C位出道的汉斯很忙碌。

36岁的汉斯是“青岛人”,已经在青岛定居8年的他还有一位中国太太。在文博会德国展区的大门口中央,汉斯和他的宝贝们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还有不少好奇的观众拿起各种新鲜玩意儿把玩。“这是法国的旅游表,这是德国的秤,这是鸽子比赛的计时打卡器,这是70年代德国产照相机,这是来自德国的望远镜,很精致很漂亮,过去是在看歌剧的时候用的……”

汉斯在青岛开了一家古董店,每个月他都会回德国一次,从拍卖会、古董市场淘一些国外的古董来中国卖给同好者,“我的古董不仅仅有收藏价值,还可以继续使用,像这台古董照相机和烟斗,都是很好用的”。

开展第一天,汉斯几乎没有休息,来摊位前询问、观赏的观众络绎不绝,他总是很有耐心地为顾客做讲解。“我很喜欢青岛,青岛有山有海,而且和德国渊源深远,在青岛,一些与德国青岛相关的老照片、邮票和古董特别受欢迎……关于未来,我没有想很多,一切随缘。”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拨打新闻热线,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诚邀合作伙伴。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对话德国AI大咖汉斯:人工智能还无法召唤魔鬼

编者按:在近日于南京举办的2018中新人工智能高峰论坛期间,欧洲科学院院士、深知无限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首席科学家,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DFKI)科学董事、联想集团研究院AI首席顾问汉斯·乌思克尔特(Hans Uszkoreit)接受了网易智能的采访,谈及德国工业4.0与中国AI产业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汉斯·乌思克尔特(Hans Uszkoreit)在人工智能领域已经工作了30个年头。

他曾研发过SPREE分析处理技术、Acrolinx文本质量自动检测修改系统、Yocoy移动端跨语言人人和人机交流翻译系统等三项国际领先技术。

去年3月,汉斯的夫人徐飞玉加盟联想担任副总裁,负责联想研究院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研发工作。徐飞玉曾是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语言科技实验室文本分析主任,而汉斯是这个中心的创始人之一。夫妻二人在AI领域的积累非常深厚。

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DFKI)是德国顶级的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创立于1988年,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非营利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其股东包括Google、Intel、 微软、宝马、SAP、Airbus在内的全球前十的顶级科技企业。

DFKI研究方向覆盖人工智能的主要产业方向,非常注重对从研究到实际应用的转化,迄今创造了2500个IT行业的新岗位,设立了超过70多家分拆公司。

DFKI旗下大约有900名科学家, 研究人员及工程师。其CEO沃夫冈·瓦尔斯特尔(Wolfgang Wahlster)教授是是德国“工业4.0”的发起者之一。

在本次的采访中,汉斯对工业4.0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他把工业4.0分为三层内外机构:

最核心的一层是智能工厂,这一层涉及到生产本身,主要是在生产的过程中,利用物联网将所有的机器联系在一起,这期间人与机器没有严格的分工,而且相互沟通,相互协作。甚至在某些流程上,有一些产品本身就可以让这个机器去下指令。

第二层,除了纯生产之外,工业4.0还有运行的服务。比如说公司内部的移动出行,还有智能的物流、智能的建筑、智能的产品和智能电网。如果把所有的这个流程进行编码,它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内容。

汉斯称,最外面的一层是融合外部数据,这通常被人们所忽视的,但实际上它决定一个公司成败与否。“因为一旦你解决了产品优化的问题,大部分最重要的那些数据来源实际上是来自于客户、供应商、监管局等。所以,最大的挑战是要把所有的数据,内部的数据,也就是智能工厂内部的数据与外部的数据进行结合。”汉斯说到。

汉斯提到,内部的数据是结构化的,但外部的大部分的数据都是非结构性的,你需要把内外部的数据结合到一起。当然还要使用AI来帮助你不断地去优化整个的流程。目前,DFKI已经为西门子开始建立工业4.0时代的企业知识图谱。

现在,汉斯开始把自己研发的国际领先技术带入中国寻求落地转化,开启他在中国的创业之旅。

据汉斯介绍,目前其在北京创立的深知无限人工智能研究院(AITC)成为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DFKI)中国的官方代表处。而深知无限主要业务就是技术研究、创业孵化、产业加速、人才激励等。此外,AITC还将承担亦庄政府人工智能技术创新中心的任务,该创新中心由北京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授牌成立。

在采访中,汉斯透露,目前AITC已与京东、联想等企业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合作内容包括人工智能在大数据分析和在线零售商业中的应用、人机交互中的语言改进翻译及机器人视觉和导航方面的改进等等。

汉斯希望利用AITC在中国复制DFKI的模式,推动AI技术在中国的落地。

在问到人工智能是否会像马斯克说的那样统治人类?汉斯的回答是,人工智能目前还没有自我意识,当然无法“召唤魔鬼”。

“从人类演进的角度来讲,人脑的进化需要很长的时间,马斯克低估了人脑的认知和复杂程度。”

不过,汉斯也提醒说,我们还是需要更谨慎,不要过早地给人工智能任何系统权力,虽然现在机器还没有聪明到可以作恶,但是还是需要注意。

那么,机器会取代很多人的工作吗?汉斯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说,越是发达的国家对机器的利用越高,经济表现越好,失业率更低。这看上去似乎有些矛盾,但确实事实。

汉斯还说,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人类总体的工作岗位是减少的,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我们还不得而知。“现在很多人都是在做无聊的工作,其实就是为了糊口而已。”汉斯说,这不应该成为人们工作的原因。

短期来看,汉斯说他对人工智能取代工作一点都不担心,”我们还能创造成千上万的工作,因为我们将进入老龄化的世界,对医疗健康的需求太大。“汉斯说,低技术含量的工作会消失,但是有些其他的工作岗位会增加,而且可以让我们生活更美好。比如在教育领域,一个老师可能要带三十个学生,未来为什么不能是十个老师对三十个学生。同样地,在医疗行业也存在这样的需求,所以还会有很多新生的工作机会。

注:《AI英雄》人物专访隶属网易智能工作室,与行业人士一起洞察技术趋势,捕捉行业机会。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疫”中友人丨德国专家汉斯·阿克曼:长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长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事实证明,没有理由不相信中国。”这些坚定有力的发声来自一位在湖南长沙生活工作了15年的德国人汉斯·阿克曼(Hans Georg Ackermann)。

汉斯·阿克曼是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专家,现任长沙市人民政府商务顾问、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商务顾问,曾任德国西门子股份公司中国董事会高级执行官、德国科赫运输技术有限公司大中华地区总裁。汉斯获得过“潇湘友谊奖”、长沙高新区“优秀外籍商务顾问”、“2015年度第一批长沙市3635计划高级经营管理和研发人才”、2019年湖湘创新70年“国际创新交流奖”。

汉斯曾把护照上的永久居住地改成“中国长沙”,今年72岁的他,没有回家乡德国巴伐利亚养老,而是把长沙当成生活与工作的中心。

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汉斯的家人多次动员他回德国,汉斯的回答是:“我不回去,长沙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在疫情最严峻期间,汉斯看到了防疫工作者没日没夜地坚守防疫一线,也感受到了长沙市人民政府和同事们给予的诸多温暖与支持。“他们会问我,你需要口罩吗?需要酒精吗?你食物供给还够吗?还缺什么物资?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中国。”

“疫情暴发的时候,很多在湖南的外籍友人认为中国现在很危险,当他们想要离开的时候,汉斯坚定地告诉他们,中国政府正在团结全国人民一起努力抗疫,要相信,中国一定会很快渡过难关。”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副调研员李唯敏告诉记者。

汉斯非常赞同中国各级政府一级一级深入社区的各项防疫举措,他经常在自己的朋友圈子里及时传达最新疫情情况,为大家鼓舞士气。他还积极投身于防疫防控工作,在媒体机构发声,主动站出来支持中国的抗疫举措,引导正确的舆论方向,为长沙的外籍友人提供心理疏导。

汉斯在世界500强企业西门子工作30年的经历,造就了他严谨的工作态度和很强的公信力,在湖南生活工作15年的他,在外籍友人圈子中有一定影响力,他就像是“定海神针”,让大家在长沙安心渡过难关。

长沙高新区已对接德国、法国、西班牙、韩国、日本等30个国家和48个机构,第一时间为他们送去防疫物资,支持当地抗疫。

在疫情防控最艰难时期,国内各地口罩急缺。长沙高新区国际科技商务平台上26个国家的商协会纷纷联系国外采购口罩。面临复工复产,汉斯积极参与国内国际防疫物资支援,组织开展防疫产品对接会,协助捐赠防疫物资。“汉斯向西门子团队呼吁募集各类紧缺物资,他在德国西门子集团医疗部工作的儿子(医学博士)组织了10万个口罩捐赠到武汉,他一直在实际工作层面和精神层面支持我们。”李唯敏说。

在后续的防疫工作中,汉斯配合长沙高新区管委会最终协调到40多万套防疫物资,组织向30多个国家捐赠80万只医用口罩。为中国、长沙树立了良好的国内国际形象。

作为长沙市人民政府商务顾问、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商务顾问,汉斯组织德国萨尔州20余家企业与中国企业经贸对接,并促成湖南省与萨尔州结为友好省城。协助打造长沙高新区国际科技商务平台,为外国企业来华投资以及企业拓展海外市场提供了强力支持。

现在,把长沙当成第二个家的汉斯,仍在持续不懈地推广德国“双元制”教育,培养可融入工业4.0的熟练技工,为推动湖南工业质量提升,加速产业转型升级付出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