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被打退李承晚暴跳如雷恨中国李奇微一句话让他放宽心

不追网红不追星,一生只敬,大家好,最近疫情严重,大家多多注意安全,安心在家,面对疫情我们一起共赴难关,相信一定会妥善得到解决的!

众所周知在70年前的抗美援朝时期,我们的先辈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1950年12月,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军从鸭绿江边赶回到“三八线”附近,这一仗是志愿军入朝后的第二次战役,也是非常残酷的一场战役,志愿军士兵们很多人都倒在了朝鲜半岛北侧的冰天雪地中。

由于联军在此时持续性的撤退,他们离胜利也渐行渐远,这让韩国领导人李承晚暴跳如雷,认为中国不应该这么做,这种做法是侵略者的行为,那这是怎么回事呢?而李奇微又说了一句什么话让这位老人家放宽了心呢?

从当时的局势来看联军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了,这对朝鲜来说是覆灭,但对韩国来说却是大大的好事。韩国曾经从战争初期的一败涂地到如今跟随联军的反败为胜,离最后统一半岛只有一步之遥了,甚至当他们濒临鸭绿江时的确有部分部队到达了中朝边界楚山镇,看到了白雪茫茫的鸭绿江,这让他们兴奋至极。

然而此时整个联军都不得不撤退而归,韩国人到手的胜利不翼而飞,统一半岛的机遇被错过,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这让已经70多岁的李承晚大发雷霆非常怨恨我国。当他在1950年12月27日看到刚到汉城的李承晚时,悲观的他说道:“他已经下令征召全国壮丁,扩大军队规模,发动几万劳工在和中国人接触的前沿修建防御工事,其目的只有一个——报当前的一箭之仇!”

其实他只说了一句话,这就是:“阁下,我是为在贵国逗留而来。”那这句话很重要吗?

当时的联军正处于人心涣散中,第一他们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击退,没有想到唾手可得的胜利会渐行渐远,没有想到击退自己的居然是中国人。

第二,下一步该怎么办?如果中国人继续打是否会重复战争初期被朝鲜人险些赶下大海的悲剧?在当时的联军中很多人人心惶惶,军中谣言四起,那种心中的不安像瘟疫一样在部队中蔓延,很多人认为胜利遥不可及,联军很有可能会撤出半岛。

他的这句话表明了联军不会撤走,美国不会对韩国置之不理,联军会在半岛上继续作战。

这句话说完后原本悲观、不安的李承晚放宽了心,因为对他来说,他也担心联军会撤出半岛,因此李奇微的这句话分量很重。它既能稳定军心,也能表明美国自身对待韩国处境的态度,也正是他的到来使联军在刚刚持续的撤退中重整旗鼓,并在随后的战斗中卷土重来。

麦克阿瑟为何被解职?只因想玩场更大的,毁了中国,杜鲁门却不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李奇微:三个军长我免了两个再免无人可用了你们争点气吧!

1951年2月的一天,新上任的美军第2步兵师师长麦克莱尔向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报道,阿尔蒙尔一见到麦克莱尔不由得怒从心头起,因为后者留了一副浓密的胡子。见对方表情不善,麦克莱尔心知,以后在这位上司的手下恐怕日子难过。发生这一切的原因,还得从陆战一师在长津湖败给志愿军说起。

在美军中,军不是常设作战单位,都是根据战时需要临时编制。其下辖的师是美军常设作战单位,也是最基本的作战单位。但军辖哪些师是可以随时调整的。例如长津湖战役中,美军第10军就下辖海军陆战一师和步兵第7师,正是这样的组合,让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和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直接翻了脸。

阿尔蒙德是麦克阿瑟的铁杆小跟班,他的性格也和麦克阿瑟一样,狂妄自大、刚愎自用。从仁川登陆后,第10军基本上没遇到像样的抵抗,这使得阿尔蒙德更加的目中无人。出于圣诞节回家的狂热,以及和沃克争功的心态,他命令麾下部队以最快速度向鸭绿江进发,全然不顾急躁冒进和部队分散的兵家大忌。

就在第7师和伪军按命令抵达鸭绿江时,陆战一师却远远地落在了后面,史密斯师长对于阿尔蒙德的部署忧心忡忡。这位二战名将一向以小心谨慎闻名。尽管情报显示没有发现中国人的大部队,但军人的直觉告诉他,中国人就在前面某个地方等着他。

对于前方可能有中国人的埋伏,阿尔蒙德并非一无所知,但他分析过情报后认为:第一,这只是中国人派来保护长津水库发电站的小部队。第二,中国人不堪一击。他所有的计划都是基于这两点做出的。所以当史密斯提议在下碣隅里修建一个简易机场,好“在战时补充物资和运走伤员”时,阿尔蒙德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瞪着他问,“怎么会有伤亡?”

但机场还是修起来了,两人矛盾到此时已经是半公开化了。事实证明史密斯是对的,11月27日,在漫天的大雪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从两翼向陆战一师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史密斯称,“这是美军有史以来经历过的最残酷的战斗”。

11月30日,就在陆战一师打得苦不堪言的时候,他们又收容了285名从长津湖东线团的。从他们口中史密斯得知麦克莱恩团长死了,继任的费斯中校也死了,3500的人31团完了,只剩下这点人了。史密斯掂量了一下自己的部队和敌人可怕的战斗力,他立即下令,将伤员和尸体全部装上车,“向南进攻”。

下碣隅里的简易机场这时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4300多伤员得以从这里乘飞机撤往兴南。剩余的部队也通过这个机场获得了大量补给,美国强大的工业能力,又让水门桥成为“炸不烂”的桥,前后13天的死里逃生,被美军渲染成史诗般的伟大胜利。但史密斯心里清楚,如果不是阿尔蒙德,局面本来不会糜烂到这个程度,是史密斯的谨慎挽救了整个陆战一师。

当李奇微接手第八集团军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整顿士气,失败的第二军军长库尔特被免职,失败的第一军军长米尔本被架空,失败的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再免就无人可用了。至少他还是积极进取的。但他对史密斯师长提交的要求不再受阿尔蒙德节制的报告感到头疼。

权衡再三后,李奇微还是同意了这个请求。为了充实第10军,他将步兵2师划归第10军指挥。2师师长凯泽因作战失利已被解职,新任师长麦克莱尔以前没有担任师长的经历,如何最快提高部队士气让他很动了一番脑筋。

经过观察后他发现,土耳其旅看上去威武雄壮、士气高昂,原因是他们那漂亮的胡子。于是麦克莱尔自己留起了胡子,又让第2师全体留起了胡子。2师参谋卡雷回忆:他觉得留胡子更象勇士,要求全师都留,大家都很反感,这不是林肯时代。

一向喜欢整齐利落、下巴刮得干干净净的阿尔蒙德一看到麦克莱尔及其麾下的第2师,不由得恶向胆边生,他所有的厌恶都写在脸上,他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将麦克莱尔免职,后者只当了37天的师长。

如果阿尔蒙德继续留在第10军,对于东线志愿军将是一大助力,可惜麦克阿瑟被免职后,再没有人纵容他的任性胡为了,第五次战役刚刚结束,阿尔蒙德就被赶去陆军军事学院任职。抗美援朝一结束,阿尔蒙德就被提前退休了,成为一名保险经纪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951年彭德怀下达“死命令”后寝食难安战后李奇微喊话:谈判吧

在这场战斗中,彭老总罕见地下了一个“死命令”,他对优秀的志愿军战士说出了“不准退”三个字。

虽然彭老总作战强悍,但是一直以来他都十分爱惜战士们的生命,下达了这个命令之后彭老总寝食难安。

在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打响之后,一位美军将领在前线不断考察志愿军的作战方式,他就是彭老总在朝鲜战场上的老对手李奇微。

因为志愿军的后勤补给比较落后,所以每一次的进攻只能够持续一个礼拜,李奇微称这种打法是“礼拜攻势”。

随后,李奇微命令部队每天以20英里的速度不断后撤,并且在尽可能的情况下避开与志愿军的近距离交战,只用远程火炮消耗志愿军的力量。

然后,再用美军强大的空军袭击我军的后方补给线,让前线的我军战士失去补给,再迂回包抄一举消灭缺弹少粮的志愿军。

在这段时间里,前线的志愿军战士确实打得比较顺利,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经常遭到美军的远程炮火袭击,但总体而言还是完成了战略目标。

正当志愿军将士们高歌猛进的时候,彭老总开始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美军实力再怎么差也不可能会一直节节败退,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随后,彭老总就开始怀疑这是美军的一个圈套,李奇微打算把志愿军引入陷阱当中然后一网打尽。

随后,彭德怀在我军节节胜利的情况下,顶着各方的压力在5月21日宣布:前线所有部队立刻停止进攻迅速后退!

彭老总做的这个决定,直接影响到了接下来战争的走势,然而李奇微此时却预判到了彭老总的决策,早在一天前就已经下令进行反击。

一场大战即将打响,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彭老总和李奇微都把目光放在了一个叫做“铁原”的地方。

由于独特的地形,这里十分适合志愿军建立一条新的战略防线,完成掩护大部队后撤的重要任务。

但是铁原的北部地区就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一旦联合国军攻占此地,机械化部队就将如入无人之境。

我军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很难再找到一处可以建立防守的地区,这样一来守卫铁原就成了志愿军的重中之重。

毛主席在1950年12月份的一次安排起到了重要作用,当时毛主席表示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的兵团。

当时的19兵团一直都在东北地区训练,目前正是蓄势待发。彭老总回想起主席的安排之后,立刻致电,要求他必须守住铁原15至20天。

但是此时手中能用的只有63军,当时63军总兵力约为2.4万人,而美军则派上了4个师,总兵力达到了5万人。

美军指挥官是名将范弗利特,而且拥有火炮1600多门,坦克300多辆,天空中更是盘旋着强大的空军部队。

我军的重武器也就只有240门火炮,在这样的对比下,想要防守铁原半个月,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彭老总已经别无选择,一向爱兵如子的他给63军军长打了一个电线天!”。

李奇微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能够迫使彭老总下达如此令他寝食难安的“死命令”呢?

1950年12月25日,李奇微来到了麦克阿瑟在东京的府邸,他即将接任在朝鲜战场因车祸去世的沃克将军,担任第八集团军的指挥官。

一向狂妄自大的麦克阿瑟在长津湖战役之后尝到了失败的滋味,他出人意料地告诉李奇微:“不要低估中国人,那是一个危险的力量。”

李奇微听完之后也是十分疑惑,眼前这位二战名将竟然也会说出如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

此时的李奇微还不知他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支怎么样的部队,他略带自信地向上级表示:“如果去到战场之后,发现有良好的反击机会,您是否同意我进行反击行动?”

看到李奇微如此自信的态度,麦克阿瑟十分开心的任命他为新一任第八集团军指挥官。

李奇微并不是盲目自信,他出生于军人世家,在22岁的时候就从西点军校毕业。此前,他参加过二战,绝对称得上是身经百战的老将,虽然平时不善言辞,但是打起仗来一点都不含糊。

几天之后,李奇微来到了汉城,所有将士见到了李奇微之后,大家都知道此人比起麦克阿瑟要狠上不止一个等级。

当时的李奇微看到的美军战士,士气十分低落,且十分惧怕志愿军,完全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强大的对手。

打了几十年仗的李奇微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部队,他知道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要重振军心,于是,他作出了三件事情让所有人都对这位新官刮目相看。

李奇微先是在自己的胸前挂上了一颗手雷,从形象上给所有将士们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让大家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位指挥官的与众不同。

随后,他立刻找来了前线的作战地图,开始仔细地研究了起来,他表示对待前线的地理环境,要像对自己家后花园一样熟悉。

李奇微的这三个举动,或许其他人也可以做得到,但是其他人做不到的是李奇微对于志愿军的重视。

不过,这些都还不是李奇微最厉害的武器,他的秘密武器是能够顶住压力作出让步,这是当时所有骄傲的美军将领所不具备的。

1951年1月,李奇微告诉当时的韩国总统李承晚,美军即将要撤离汉城,建议李承晚带着韩国政府和军队尽快撤离汉城。

这一说法惊呆了李承晚,他自然不愿意放弃汉城,于是立刻反问李奇微:“当初不是要坚守阵地吗?为什么现在一来就要打退堂鼓?”

“当我们部队在前线听到对方的冲锋号时,就会像羊群一样溃散逃跑,这样的部队完全不能实施我的反击计划”。

当李奇微说出这两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对这位指挥官佩服的五体投地,不去做无谓的对抗,这不仅仅是麦克阿瑟做不到的,更是当时所有美军将领都做不到的。

虽然李奇微的军事能力也十分强悍,但是他更厉害的地方在于他十分重视志愿军的战斗能力。

对比起麦克阿瑟的狂妄,李奇微更加沉稳,这也是为什么李奇微能够成为我军在朝鲜战场上最头疼的对手。

而这位老狐狸在铁原发起的进攻,又将会为我军带来怎么样的麻烦?我军又是怎么样击败不可一世的联合国军的?

63军军长傅崇碧在接到命令之后,开始在铁军布下防线,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联合国军,傅崇碧竟然作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

他将麾下的三个师布置成一个“品字”,排出这个阵势,就意味着我军将会不惜一些代价死守阵地。

“范弗利特弹药量”是一个著名的军事名词,这个词的由来是因为范弗利特推崇用成倍的火炮攻击敌人的阵地,以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

李奇微对于铁原是势在必得的,因此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范弗利特就往我军189师的阵地投入了4500吨炮弹。

我军阵地顷刻间火光冲天,其他阵地的战友看到如此情形,无不为189师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当时所有人都劝彭老总往后撤退一些,毕竟一旦铁原失守,美军的坦克在两个小时之内就能够到达指挥部。

彭老总并非是不担心个人的安危,而是他知道铁原守卫战太重要了,这是整场战役的决胜点。

经过了14天的激战,63军188师下属的一个团从当初入朝时的2700人,仅剩下了200多人。

而这200多人硬是在铁原战场上坚守了整整一周,除了这一个团以外,大部分的部队都面临着这样的情况。

正是因为所有优秀的63军将士顽强抵抗,美军最终宣布全线撤退,李奇微对此也是十分惊讶,他完全没有想过此战美军竟然会落败。

他甚至一度怀疑铁原上的志愿军不止那么少,否则怎么可能挡住了成倍装备精良的联合国军。

在战斗结束之后,彭老总亲自来到了铁原前线,他看着战士们身上已经没有完整的衣服时,心里面不由得一阵悲痛。

看着遍地的焦土,彭老总仅仅只是说了一句:“祖国感谢你们!”随后便无语凝噎。

经过铁原阻击战之后,五角大楼下令联合国军进入到战略防御阶段,而且联合国军再也不敢再和我军交战了。

就在铁原阻击战结束的当月月末,李奇微就通过广播的形式向阵地对面的志愿军发表声明,表示自己希望和志愿军进行停战谈判。

随后,李奇微也难逃麦克阿瑟的命运,成为了“麦克阿瑟第二”,于是李奇微在一片质疑声中黯然下台。

此刻的李奇微终于明白了当初麦克阿瑟对自己说的话,他真正从心里面向伟大的志愿军低头。

之后两军就在停战谈判的过程中有着一些零散的交火,最终在1953年7月27日,双方在板门店签署了停战协议,强大的中国志愿军战胜了当时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美国。

根据后世对于铁原阻击战的研究,发现当时63军的战术十分灵活,竟然能够用十几人就打败了800多名敌军士兵。

而这还不过是其中之一,很多的战术都是在之后在被慢慢发现,因此直到现在也有很多军事爱好者在研究这一场战斗,但是无一例外都认为当初的志愿军战士,确实是完成了一项军事史上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当时敌我差距如此巨大的情况下,敌军无论是在装备还是人数上都比我军要优胜不少,伟大的63军团凭借着坚强的意志和强大的战斗力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彭老总为了让大部队能够得以保存,作出如此坚决的“死命令”也需要极其强大的心理素质,两万多长眠在铁原战场的志愿军战士永垂不朽,他们的爱国奉献精神将会永远的留在中国人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