刽子手名字创立的奖项BTS接过奖杯时就已经不“和平”了!

当艺人与政治挂钩时,就不再是单纯的偶像。而当我们面对政治时,也不能只是单纯的粉丝,首先是中国人!

“今年韩国社交协会的晚会意义非凡,因为今年是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我们会永远铭记两国(指韩国和美国)共同经历的苦难历史,以及无数男女的牺牲。”

“70年后,我们所处的世界比以往更为紧密,许多界线变得模糊。身为国际社会的一员,我们应该建立更深的理解和团结,以变得更幸福。为了追求这个目标,BTS会一直提醒自己范佛里特奖的意义。”

这段表述一出,立即引发中国网友和粉丝的不满。随着争议的扩大,在12日举办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就此事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进行提问。

对此赵立坚表示,“我注意到了有关报道,也注意到了中国网民对此事反应。我想说的是,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珍爱和平、促进友好,应该是我们共同的追求,值得我们共同努力。”

对于该事件,复旦大学沈逸教授指出,“这个奖本身就是偏的,拿这个奖的组合,已经从普通明星,变成美军宣传员了。”

所以,这个奖项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背景?作为明星收下这座奖杯有怎样的深意呢?

“范佛里特奖”由美国非营利性组织“韩国社交协会”设立,纪念朝鲜战争时期美军将领范佛里特,用以表彰对增进韩美关系做出突出贡献的韩国人和美国人。

1951年,范佛里特在朝鲜战争中任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在当年战役中,他以超出常规的弹药轰炸志愿军。

被熟知的事件中,在惨烈的上甘岭战役中,范佛里特指挥“联军”共发射大口径炮弹190万发,投掷炸弹5000余枚。

除了在地面作战中疯狂使用火力外,范佛里特还曾利用“联军”在飞机上的优势,对志愿军展开“空中绞杀战”。

对于这个以刽子手的名字而设立的奖项,接过这座奖杯时意味着什么,不需要过多解释吧!

抗美援朝期间,共确认有197653名志愿军为国捐躯。我们今天之所以可以享受安稳的生活,都要归功于当年为抗美援朝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志愿军们。在这种原则问题上,作为中国人没有可以迟疑的余地。

防弹少年团的获奖感言,以他们是韩国人的身份来看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作为在世界活跃的组合,赚着中国粉丝的钱,就应该考量到中国粉丝的政治立场。

不过,当前这种情况下,作为经纪公司的Big Hit是绝对不会发道歉公告之类的内容。首先,他们作为韩国人说这些话没毛病。其次,声明必定损害韩美市场。

曾放言5天消灭上甘岭地区全部中国志愿军的范佛利特结局如何?

1951年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方面与联合国军的美国代表开始停战谈判,但是朝鲜战争仍在继续。

1952年10月初,为了谋求在停止谈判中的有利地位,摆脱战场上被动局面,联军将志愿军中部战线要点五圣山作为了攻击目标。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曾强调说:五圣山是朝鲜的中线门户,如果失掉五圣山,我们就要退后200公里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因为如果五圣山被联合国军攻破后,下一个攻破目标便是朝鲜首都平壤。

1952年10月14日,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利特指挥部队,对志愿军发动以上甘岭为主要进攻目标的金化攻势。在战役打响前,范佛利特说过:根据计算,在联军强大炮火的支援下,我们只需投入2个营的兵力,伤亡200人左右,用5天时间就可以拿下。和以往的战役一样,他依旧采用了火力至上的战术。

范佛利特之所以敢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他本身是一个有实力的军事家,在二战中的欧洲战场也有很突出的表现,是艾森豪威尔和李奇微眼中的战争猛人。在1948年,和希腊陆军合作,肃清希腊武装,从而声名鹊起,也被人称为是山地战专家。一到朝鲜战场,范佛里特表现出的指挥风格和其他美军将领不太一样,是一个善于打运动战、迂回战的高手,也因第五次战役更是一战成名。

种种原因,使得范佛利特自信心爆棚,敢说出用5天时间就可以拿下上甘岭地区的线日,天还没亮,美军飞机就对上甘岭地区的597.9高低进行了一遍乱炸,飞机炸了后,又用24门火箭炮把山轰了遍,然后倒了无数的汽油,点火烧山。最后,美军手持先进武器登场了,以每秒钟6发子弹的速度又对山地扫射了一遍,把上甘岭主峰的标高削掉了整整两米。战斗打响的第一天,美军以火力优势,把中国志愿军第15军精心构建四个多月的防御工程夷为平地。

战斗持续了5天,美军调集兵力6万余人,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对志愿军两个连约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发射炮弹190余万发,投放炸弹5000余枚,岩石构造的山头被炸成半米多深的粉末堆,范佛利特弹药量也因此闻名世界。而范佛利特也遭到了美国很多人的质疑。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虽然上甘岭表面阵地被美军占领,但志愿军却退守到坑道里去了,虽然活着的志愿军不多了,但还是令美军头疼得很。

从山上逃跑回大本营的美军官兵们又惊又恐,炮火早就将山头上的一草一木都连根拔掉了,可是还有很多志愿军在战斗。

10月19日,志愿军开始反攻,经过大半夜的浴血奋战,收复了537.7高地全部阵地和597.9的大部分阵地,唯独597.9的0号高地久攻不下。20日天亮之前,黄继光拿身体堵敌人枪口,为志愿军争取了反攻的好时机,最终夺回了0号高地。

这场战斗还没完,一共打了43天,志愿军与联军来来59次争夺阵地,志愿军共击退900多次联军的冲锋。最终,志愿军守住了 阵地,取得了上甘岭战役的胜利。

范佛利特未能在5天的时间里拿下上甘岭地区,也没把该地区的志愿军全部消灭掉,反而战败成了联军的笑话。那么,这之后他的人生如何呢?

范佛利特唯一的儿子小范佛里特是美国远东空军第3轰炸联队第13轰炸中队的飞行员。1952年4月3日,小范弗里特驾驶一架B-26轰炸机执行夜间低空轰炸任务,结果被志愿军119师炮团9连高炮3班排长王兴民击落了,机毁人亡。

而不久前,小范佛利特刚刚给父亲过60岁的生日。范佛利特白发人送黑发人,悲伤不已。

1953年1月底,志愿军23军轮岗上阵,范佛利特想趁23军人生地不熟时占小便宜,他很保守地进攻志愿军一个排级阵地:T字山。

范佛利特势在必得,上战场的是美军主力陆7师,大炮、坦克、空军等先进武器配备齐全,还请了12名记者和自己一起现场观战。

结果出乎范佛利特及所有美军的意外。美军折腾了大半天,一个加强营连续五次集团冲锋,投掷了22.4万磅炸弹、8箱凝固汽油弹, 发射150万发炮弹和子弹,最后却被志愿军23军607师201团第一连第三排轻松打败。美军伤亡77人,志愿军只有11人伤亡。

朝鲜战役结束前,范佛利特被迫离职,颇有点被艾森豪威尔当做替罪羔羊的意味。不过值得庆幸的一点是,范佛利特离职前被升为了四星上将。

范佛利特退休后,并没有闲着,1954年,他为艾森豪威尔总统研究军事经济和政治形势;1961年,任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的游击战顾问。再之后,又担任了几家公司的顾问。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范佛利特得到很多韩国人的爱戴,主要是因为他对韩国军事培训教育的贡献。

朝鲜战场上,范佛利特认为有必要建一个像西点军校那样的军官学校,从而来提高韩国军队的指挥和协调能力,同时也是为韩军的长远建设做考虑。因为建立军官学校这事不在美军援助范围,而当时的韩国政府预算十分紧张,于是,范佛利特为了让学校尽快落地,他个人通过向各方筹款的方式筹集了费用,于1952年4月,在韩国的镇海建立了一个4年制韩国陆军士官学校。

正是因为这一点,韩国人特别尊重和爱戴范佛利特。自1957年起,范佛利特便担任首位韩国社交协会会长。

在1995年,美国非营利组织韩国社交协会设立了范佛利特奖,来表彰对增进韩美关系做出突出贡献的韩国人和美国人。

不得不说,范佛利特的一生很传奇,他创造的范佛利特弹药量也因此被世人记录。

范佛里特自掏腰包培训伪军两年不到鱼腩部队也可堪一战了

众所周知,在抗美援朝战争初期,李伪军的战斗力十分低下,用志愿军战士们的话说,还不如国内战争中对手二流部队的水平。但战争后期,李伪军的战斗力提升很快,除了和志愿军这个超强的对手过招汲取的经验外,专业的军事理论学习和培训也功不可没。而为他们提供这些学习和培训的正是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

提到范佛里特,很多人脑海中就会闪出“范佛里特弹药量”这个词汇,比作战规范还多5倍的火力,是范佛里特作战的一大特征。但如果你认为他只会堆砌炮弹、玩火海战术,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在他的努力下,李伪军也从“鱼腩”部队变得可堪一战了。

抗美援朝战争打响的第一枪,打得的就是李伪军第6师,在几天的战斗中,第6师和随后赶来的第1师被志愿军歼灭了4个团,其中一个团是被志愿军一个营歼灭的。经过几次交手之后,志愿军对李伪军的战斗力是不屑一顾的,认为他们的战斗力比运输大队长手下的二流部队都不如。

志愿军迂回穿插、分割包围的战术把伪军的心态彻底打崩了。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枪声一响,一定会有志愿军同时出现在你的四面八方。第一师师长白善烨在回忆录里说:士兵们只要到听中国人的胶鞋声响,就会立刻扔下武器逃跑,不管你用什么命令都阻止不了。

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里描述龙头里的战斗时提到:在军队的进攻面前,美第2师又一次遭受重大损失,尤其是火炮损失更为严重。这些损失主要是由于韩第8师仓皇撤退造成的。该师在敌人的一次夜间进攻面前彻底崩溃,致使美第2师侧翼暴露无遗。他们(指伪8师)对中国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将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脚踏胶鞋的士兵如果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阵地上,总是把许多韩国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

志愿军班长冷树国更是在第三次战役中,率领5名战士向400多名伪军发起进攻,打死20多人,俘虏了近百人,获“追击英雄”荣誉称号。可见,这个时候的伪军是彻头彻尾的“鱼腩”部队。但到了战争的后期,伪军的作战能力却有相当大的提升,甚至在白马山还让有着“万岁军”之称的38军吃了个亏。

这其中的变化,除了志愿军这个超强对手的“锤炼”外,范佛里特也起了巨大的作用。范佛里特本人就是练兵大师,二战时他在美军本宁堡陆军学校任训练大队长,他曾说过:“要想成为一支一流的部队,训练是最最重要的。”

因此,当第五次战役结束,双方战线稳固下来之后,他提出要对伪军军官进行系统培训,提高他们的组织协调和指挥能力。他先是按照美国西点军校的模式在当地筹建了一所军官学校。此时的李承晚当局穷得叮当响,根本拿不出钱来建军校,范佛里特就从繁忙的军务中抽出时间,又动用自己的私人关系四处筹款,用时一年不到,将军校建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还分批组织了多达2000余名伪军将校级军官到美国的军校去学习,这一系列的举措,都大幅提升了伪军的战斗力。值得一提的是,为伪军培养人才,并非是范佛里特的本职工作,完全是他抽出时间义务完成的。

这种人才培养,其效果不仅仅是短期的,而是为了伪军的长远建设考虑的。在大国沙文主义盛行的那个年代,一个白人将军能做到这一点,实在是难能可贵。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用来表彰韩美两国关系的奖项要被命名为“范佛里特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