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外交部回应防弹少年团言论:保持关注将为发展韩中关系继续努力

(观察者网 讯)韩国男子组合防弹少年团(BTS)上周发表得奖感言,相关言论引发争议。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外交部10月13日就此事作出回应,表示对该事件保持关注,并称今后将为发展韩中关系、促进韩中友谊继续努力。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李在雄(音)1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为了不影响韩中两国国民间的相互理解和纽带感,政府正对相关情况保持关注。今后将为发展韩中关系、促进韩中友谊继续努力。

本月7日,防弹少年团获颁“范佛里特奖”(Van Fleet Award)后发表得奖感言时,队长金南俊最后总结时称:“我们非常荣幸能够获得范佛里特奖,它代表那些为促进韩美关系杰出贡献的人,2020年度联欢晚会特别有意义,因为今年是朝鲜战争七十周年,我们将永远记住两国(韩美)共同经历的痛苦和无数男人、女人所作的牺牲。”

作为全球知名的偶像团体,防弹少年团此次政治性言论引发争议,特别是“会永远记住两国(韩美)共同经历的苦难历史”的表述,无视了美国侵略朝鲜及干涉亚洲事务的罪行,令很多中国网友感到不满。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12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就此事表示,我注意到有关报道,也注意到中国网民对此事的反应。我想说的是,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珍爱和平、促进友好应该是我们共同的追求,值得我们共同努力。

范佛里特问李奇微作战计划李奇微:苏联要是参战我就用

麦克阿瑟被免职后,李奇微到东京接替了他的职务。范佛里特中将接替了李奇微的职务。

范佛里特是西点军校的高才生,曾转战欧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诺曼底登陆时,他担任美军第二十九师步兵团长。

当时,第二十九师登陆五天,攻击速度缓慢,而且损失很大,最高指挥官艾森豪威尔大为不满,到现场视察找原因,发现这个师登陆时,师长与当地一位银行女职员有染后精力不集中,加上德军的猛烈反击,使美军局部失败。

艾森豪威尔在调查中还发现范佛里特虽有口吃,但战术理论很有一套,他的步兵团损失不大,便立即撤换了原师长,改由范佛里特担任。

范佛里特上任后,整顿军纪,改变了战术方针,全师士气回升,每天都有新的战果。半年后,范佛里特被提升为军长。

二战后,他被调往希腊围剿游击队。不到半年,希腊游击队就被剿灭,他的胸前又增添了一枚五彩军功章。

范佛里特原来同柯林斯熟悉,但关系并不密切。1949年春,范佛里特同柯林斯在一个度假村休闲,两人在一起打橄榄球和玩保龄球,关系逐渐密切,成了好朋友。

有一次,他们在海滩上散步,柯林斯问他的年龄,并询问他对今后的前程有什么设想。范佛里特告诉他,自己已58岁,两年后即将退休。他想在两年内上前线再打一仗。

范佛里特知道柯林斯是参谋长联席会议陆军参谋长,掌握着美军陆军将军的晋升大权,所以乘机提出自己的要求,有点不连贯地说:“我想自己退休前在军帽上加一颗星,不知老朋友能否关照一下?”

柯林斯点点头,安慰说:“想晋升是对的,你有一颗为国家挑重担的心,用不着羞羞答答,有机会我会考虑的。”

两年一晃就过去了,4月11日上午,范佛里特在报纸上看到了麦克阿瑟被解职的消息,不由大吃一惊,觉得麦克阿瑟是有功之臣,不应该如此对待他。他万万没有将麦克阿瑟与自己的晋升联系起来,因为半年后自己将退休了。

他拿起电话,传来了柯林斯的大嗓门,要他当晚飞赴汉城,接替李奇微的职务。范佛里特受宠若惊,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便认真地说:“老朋友,别拿我开玩笑了,让我安安稳稳地过半年吧!

“这是真的。”柯林斯再三解释,范佛里特才相信了。他放下电话,大声喧嚷,发疯般叫道:“我升官了,天上掉香肠了!”

李奇微交代完毕,准备启程飞往东京。临行前,他指着树枝上的麻雀说:“朝鲜战争打的是政治仗,政治背景十分复杂,希望你不要学它,要做蚯蚓。”

“什么意思?”范佛里特被他的话说得如坠云里雾里,直愣愣地问李奇微究竟何意。

李奇微解释说:“麻雀整天叽叽喳喳,却办不成事。蚯蚓整天不声不响,却辛勤劳动,打出无数个小小的洞穴,为农民松土。麦克阿瑟就是一只麻雀,整天叫喊着要打到鸭绿江,事没办成,反引起总统和盟国的不悦,弄得自己丢官隐居,一世功名毁于一旦。”

李奇微笑着说:“其实,总统做梦都想打到鸭绿江,如果我们不叫喊,一下子打到鸭绿江,他肯定会给我们颁发一枚勋章的。”

李奇微神秘地四处望望,小声地说:“我就向你透露一个公开的秘密吧。你记不记得去年10月11日,杜鲁门曾乘独立号专机到威克岛同麦克阿瑟会谈过?那次两人会谈时,杜鲁门批准麦克阿瑟打过三八线,打到鸭绿江的计划,只是反复交代说,不要乱说,不要把美国计划泄露给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新闻记者们。”

“麦克阿瑟忘记了总统的叮嘱,乱开新闻发布会,乱宣布打到鸭绿江的新闻,弄得总统很被动,总统怎么能不气呢?”

李奇微用一种很有把握的神情说:“我已经想好了,我的方针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提出“联合国军”打到三八线就是辉煌胜利的消息。”说着,他递上一张《朝日新闻》。

范佛里特接过一看,是3月13日的报纸,头版通栏标题是: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李奇微声明,在三八线上结束战争就是辉煌胜利。

李奇微从皮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又递给范佛里特,说:“这是我发给五角大楼的绝密电报,要求打到鸭绿江。”

“五角大楼回电时不置可否,实际上就是默认。”李奇微得意地拍拍范佛里特的肩说,“现在,你就照我说的方法去做,目标维持巩固三八线,争取打到鸭绿江立功受奖,你看如何?”

这时范佛里特才明白李奇微的话,也才明白他为何要对自己说这番话,李奇微的计划在他看来是很难实现的。

于是他说:“我从华盛顿起飞时就觉得有喜有忧,喜的是我在退休前半年能得到荣升,忧的是朝鲜战事是踩的国际钢丝,政治性大于军事性,弄不好就会重犯麦克阿瑟的错误。如果弄得个如此下场的话,那不如不提升的好了。我这人是有自知之明的,在政治上鼠目寸光,军事思想上无所建树。在新闻记者目光中,我是个不开通的旧型军人,很不适应这个岗位。所以,我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的,随时准备交班。”

范佛里特说得十分坦白,李奇微不由得哈哈大笑说:“将军如此坦率,钦佩,钦佩。但是只要细心处理好各种矛盾,事实上并不会像你所想的那么严重。麦克阿瑟被撤职,不能责怪总统,他是受英法牵制和国际舆论的压力,采取了杀人祭旗的手段,免去了麦克阿瑟的职。”

“麦克阿瑟倒霉的原因就在他的那张嘴,他少说几句就绝不会招来如此灾难。他如果嘴上有哨兵,说话谨慎一点,就是个十分完美的将军。我为他惋惜。不过请你放心,你不可能犯他那样的错误,因为你也没有他那样大的权力,你只能指挥地面部队。”

范佛里特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不扯那么远,说说眼前的事吧,你接替麦克阿瑟后,有什么宏伟计划?你的目标定在哪里?我了解后才能配合你的行动啊。”

李奇微回答:“计划和目标都没来得及细想,我最大的担心是怕苏军参战,他们的装备与我们相似,如果他们参战,我就难以招架了。”

“出于这种担心,我准备做三件事,一是同日本吉田首相密谈一次,让日本以自卫名义重建军队,先建陆军,再建空军和海军。让日本人自己担负自己的防务后,我们美军便可以集中兵力投入朝鲜。我已命令两个师开赴朝鲜。二是一旦苏军参战,我就准备使用。三是准备利用海空军优势,在中朝共军侧后登陆,来个前后夹击,全歼中朝军队,争取在苏军未到前,尽快结束朝鲜战事。”

范佛里特对他的计划不以为然,他觉得李奇微考虑太多,他说:“我估计苏联为了确保欧洲利益,不会轻易出兵朝鲜,苏联人是想叫中国把美国牵制在亚洲,时间越长越好。他们希望无限期地打下去,这对他们有利。”

没等对方回答,他继续说:“我看朝鲜战事同拿破仑在西班牙、葡萄牙对惠灵顿的作战方式相似,双方都依靠补给线作战。一方有了充足的补给,便发起攻击。另一方缺补给就后退,等到补给到了前线便又发起攻击,彼此搞拉锯战,显示自己的政治决心。”

“目前我方攻击过了三八线,由于北方山区道路狭窄,补给困难,中朝军队必然发起攻击,他们目的在于夺回汉城,我方誓死保卫汉城,实在保不住就再向三七线退。在后退中抓住战机,主动反击,再打到三八线上,你看如何?”

李奇微连忙摇手说:“不能退,坚决不能退,你目前的任务是保卫汉城,要保卫汉城只有主动出击,不停地主动攻击,干扰对方的攻击准备,不能让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加强攻击准备。”

防弹少年团获奖言论引粉丝愤怒:涉及国家尊严的事情绝对不能忍

【环球时报记者 吕克】因争议性言论,韩国男子组合防弹少年团(BTS)11日登上中国微博热搜。

据韩联社报道,因对韩美关系做出贡献,防弹少年团上周获颁“范佛里特奖”后发表得奖感言时,防弹少年团队长金南俊最后总结时称:“今年韩国社交协会的晚会意义非凡,因为今年是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我们会永远铭记两国共同经历的苦难历史,以及无数男女的牺牲。70年后,我们所处的世界比以往更为紧密,许多界线变得模糊。身为国际社会的一员,我们应该建立更深的理解和团结,以变得更幸福。为了追求这个目标,BTS会一直提醒自己范佛里特奖的意义。”

作为全球知名偶像团体,防弹少年团此番政治性言论引发争议,特别是“会永远铭记两国(意指韩美)共同经历的苦难历史”的表述令很多中国网友愤怒,部分粉丝第一时间表示脱粉,“因为我是中国人”“涉及国家尊严的事情绝对不能忍”。还有网友曝光防弹少年团成员此前曾在采访中把台湾认为是一个国家。 防弹少年团获颁的这个“范佛里特奖”究竟有何来头?据韩媒介绍,该奖项由美国非营利组织“韩国社交协会”为纪念朝鲜战争时期的美军将领、第八集团军司令詹姆斯·范佛里特而设立,于1995年起每年在“韩国社交协会”年会上颁发,以表彰促进韩美关系的人物和组织。今年与防弹少年团共同获奖的,还有朝鲜战争协会和韩国工商会,往年获奖者还有韩国前总统金大中、韩国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等。

特稿:让范佛里特丢了脸(组图)

1951年4月22日,志愿军发动第5次战役。志愿军第3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说:“朝鲜没有多大,站在三八线滋一泡尿可以滋到釜山;保证活捉5000名美国俘虏”。第5次战役前两个阶段进展顺利,在战役转移阶段,美国将志愿军使用的“穿插作战”的战术进行了复制。结果陈赓第3兵团180师全军覆没,被俘近7000多人,约占整个志愿军战俘总数的百分之七十。战后王近山总结:“造成以上错误的原因是:爱面子、虚荣心,想打好出国第一仗,想一鸣惊人。”其实,整个志愿军干部都有轻敌的思想。

1951年7月,彭德怀在给的电报中说:为配合谈判,准备发动第六次运动战,但是邓华反对,陈赓主张防御战也就是阵地战。

下一步怎么办?周总理在北京召开军事会议,王耀南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上,运动战、阵地战争论得很激烈,王耀南提出在朝鲜战场使用坑道战对付美军,周恩来向毛主席汇报后,毛主席决定试一试坑道战。

中国缺少打坑道的机械设备。王耀南按照周总理指示,和苏联工程兵彼萨尔诺夫斯基少将会谈,用中国的黄瓜、西红柿、板栗、核桃等换来500部空压机和大量风镐,并得到了苏联提供的空压机的所有配件。

1951年9月7日,王耀南率工兵干部随同董其武将军的第23兵团赴朝,第23兵团用少量部队大张旗鼓地在泰川、院里、南市修建飞机场,吸引了美军大批飞机日夜轮番轰炸。董其武兵团大部队在王耀南的工兵干部指挥下,从朝鲜西部开城东北地区几个海拔300多米的普通高地,在临津江以西马良山、高旺山地区,和朝鲜东部文登里修建了大量战斗坑道。

1951年10月到11月底,联合国军对马良山,高旺山,文登里等26个目标,进行了34次进攻。志愿军利用坑道歼灭了1万多敌人。

马良山,位于朝鲜开城东北地区,是几个海拔300多米的高地。由第19兵团64军黄文明的191师部队防守。抗战时期王耀南担任晋察冀二分区司令员时,黄文明是政委,俩人关系一直很好。191师是原晋察冀二分区王耀南、黄文明的部队发展起来的,抗战时就打过地道战,对地道战很熟悉。王耀南指挥工兵部队在马良山地区修筑了大量战斗坑道。防守马良山216.8高地的是志愿军一个连,191师炮兵团和周围4个坑道里的战士,协助防守216.8高地坑道。

1951年10月3日,英联邦第28旅和美骑兵第一师第五团进攻马良山,防守马良山的志愿军歼灭敌人2600人,自己伤亡26人。

英联邦第28旅苏格兰皇家协防团第一营不服气,1951年11月4日到7日,再一次对防守马良山的64军第191师的坑道工事进行攻击。这一次,志愿军191师派出一个步兵团,2个炮兵团,2个坦克连几乎全歼了这个营,英联邦第28旅苏格兰皇家协防团在丢下了1740具尸体后,被迫撤退。第191师在马良山两次坑道战中,共毙伤英、美军4340人,击落飞机14架,击毁坦克6辆。两次马良山坑道战,对稳定西线战局起了关键的作用。

4日到7日作战中,第191师为了争夺表面阵地和敌人进行了肉搏战,在敌机轰炸下,志愿军伤亡1600多人。战后,191师总结马良山战斗的失误:表面阵地不应该用人去争夺,大部分战士是在敌机轰炸中牺牲的。志愿军用炮就可以解决问题。

朝鲜人民军第6师,是由中国人民第四野战军第166师中的5千朝鲜人组建的,对志愿军非常友好。他们积极主动协助王耀南构筑战斗坑道。

在朝鲜东部的文登里、沙汰里之间,有851、931、894等几个高地组成的一块高地群。

1951.10.5日-7日,朝鲜人民军第6师利用坑道防守文登里851高地和931高地。美军第2师发射了69.7万发炮弹攻打文登里,文登里之战,联合国军伤亡3745人,其中美军第2师伤亡1670人。目睹了这一场血战的美军记者吃惊地叫出了“HEARTBERAKRIDGE!”(伤心岭)。美军把851高地称为“伤心岭”。把931高地称为“铁岭”。

1951.10.15日,志愿军204师替换朝鲜人民军守文登里,美军再次攻打。志愿军204师因为没有准备足够的水,文登里失守。

1952年4月8日傍晚,王耀南又第二次奉毛主席之命,率200多个工兵、炮兵、航空兵干部,赴朝鲜开展坑道战。王耀南携带了足够的空气压缩机,指挥志愿军的10个工兵团使用机器,一天可以挖掘100多个双口坑道。

1952年4月26日至5月1日,志愿军司令部在成川东南桧仓召开了第一线兵团及军参谋长会议,王耀南在会上,传达了毛主席指示:消灭敌人是第一位的,只有消灭了敌人才能更好的保存自己。

王耀南建议,首先,志愿军在山区阵地构筑战斗坑道,所谓战斗坑道就是:把挖好的坑道连接起来,扩大为坑道工事,坑道口要面对敌人。一个排守一个坑道,每个坑道配置机枪,狙击步枪,迫击炮,几个坑道配置一门75毫米山炮,坑道之间距离为300米至400米,坑道呈六边型,几个六边型联成网。敌人攻击一个坑道起码有几个坑道能进行火力支援,这就是战斗坑道。坑道必须达到“七防”:即防空、防炮、防毒疫、防雨、防潮、防火和防寒的要求。

会上,第3兵团司令员陈赓强调:“…不要太相信坑道工事,不得法则是坟墓。坑道工事不能遍地皆是,完全坑道不符合战术要求”(陈赓之子陈知建回忆抗美援朝:陈赓指导下的坑道战术)。第3兵团王近山副司令员和一些领导,也坚决反对构筑战斗坑道,他们提出:“要学会阵地攻坚与阵地防御”,“必须稳扎稳打”。争论了9天,第9兵团,第19兵团都积极配合开展坑道战构筑战斗坑道,只有陈赓的第三团不同意构筑战斗坑道。

志愿军司令部按王耀南建议发出指示:要求全军阵地构筑战斗坑道。坑道工事必须与野战工事相结合,成为能打(消灭敌人)、能防(保存自己)、能机动、能生活的完整体系,统一施工标准,坑道顶部的厚度一般在30米以上,坑道口的防护厚度10~15米,坑道宽2米,高1.7米。每条坑道至少有2个以上出口。望各部队按上述要求施工保证工程质量。建成的坑道构筑了火力点、观察孔、住室、粮弹库、储水池,设置了防毒门。

王耀南费了很多口舌,也没有能说服陈赓的第3兵团构筑战斗坑道。第3兵团只允许构筑了3个背向敌人反斜面的大坑道和五条小坑道,作为储备粮食弹药用。这种坑道不是战斗坑道,只能躲藏,不能消灭敌人。

第五次战役,第3兵团损失很大,现在3兵团急于要打翻身仗,但是坑道战,是人自为战的网络战,每个坑道一次只能消灭十多个敌人,靠坑道战根本无法达到短时间消灭几万敌人的目的,因此三兵团反对坑道战。

上甘岭一战,打出了国威军威,向世界显示了志愿军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志愿军第15军在战役中涌现出以特等英雄黄继光为代表的各级战斗英雄共12383人,占该军总人数的百分之二十七点五。上甘岭战役的奇迹成为世界上许多学者研究的战例。上甘岭战役志愿军伤亡11529人。联合国军伤亡了2.3万人,其中美军伤亡3446人

1951年夏秋季防御作战时,志愿军平均每天伤亡100多人。1952年4月以后,志愿军开展坑道战,敌军向志愿军进攻了60多次,我军阵地无一丢失,每天伤亡只有1到2人。到1952年8月,王耀南指挥工兵在横贯朝鲜半岛250公里长的战线条坑道,其中为志愿军修筑了7789条坑道,为朝鲜人民军挖1730条坑道。中朝军队在三八线公里纵深的以坑道为中心的防御体系。1952年从9月到11月,志愿军在朝鲜战场3个月,利用坑道战就消灭敌人11万多人,其中美军4万多人。1952 年4 月间,敌军向志愿军攻击了60多次,志愿军没有丢失一个阵地。1951年夏秋季防御作战时,志愿军每天要损失100多人,1952 年1~8 月,开展坑道战后,志愿军每天只损失1到2个人。在整个坑道战时期,志愿军共歼敌533200人,接近前5次战役中总歼敌人数目的3倍。

1952年9月初,王耀南第3次奉毛主席的命令,到朝鲜检查坑道的落实工作。朝鲜中部,铁原以西有一个山岭,它是志愿军最前沿阵地。这个山岭像个大土豆,志愿军战士称它“土豆山”,美军把土豆山叫做T字山,在上,这个山岭被标为205高地。205高地下面是美军一条非常重要公路,土豆山像一个钉子钉在美军咽喉处。

1953年1月20日,是艾森豪威尔总统就职典礼日,范佛里特准备给总统献一份大礼,下令攻打土豆山。美军记者约翰·托兰在“漫长的战斗”一书中写道:“在1952年的空袭中,空军和海军的飞机先后63次击错目标,范佛里特对此很不满,范佛里特准备亲自指挥美军占领土豆山阵地。行动代号“鞭挞行动”。

范佛里特还信心满满地请了美军第5航空队,第1军和第7师的将军们、还有12名记者来观战。来者都发了一份6页、3种颜色的项目说明书。这种小册子使某些记者回想起百老汇的演出节目单。

范佛里特在总统就职典礼日1月20日,向“土豆山”高地倾泻了几千发直径105毫米的炮弹,没能占领土豆山。1月24日,空军又对“土豆山”高地投掷了136000磅炸弹和14箱凝固汽油弹。

这场大规模的表演在哭泣声中结束了。共投掷了224000磅炸弹、8箱凝固汽油弹,支援的火炮、坦克、重迫击炮和机枪、步枪还发射了150000发炮弹和子弹。美军记者报道:美军伤亡77人。由于王耀南亲自督导了土豆山坑道的心理盲点的修筑,使用了视错觉技术,美军没有一发炮弹打中志愿军的坑道口。

“鞭挞行动”本可以无人知晓,但是范佛里特请了这么多将军、记者观战,记者们活灵活现的报道展现了这幕失败的“剧情”。”

此后不久,2月11日,范佛里特被撤职,他的职位被陆军中将马克斯韦尔·泰勒接替。

·特稿:讲好百色故事 争当最美红色文化传播员——我馆讲解员在向黄文秀同志学习主题演

·特稿:巴东邮储和移动联合金果坪机关党员踏寻红色足迹 重温红色记忆(组图)

·特稿:青春心向党 建功新时代——我馆宣传科荣获2017-2018年市级青年文明号(组图)

·特稿:县武装部在我馆举行“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国重任”主题教育实践活动(组图)

·特稿:为民族复兴尽己任——纪念军委四烈士牺牲90周年座谈会的发言(组图)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红网”或“特稿”或带有中红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红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红网”和作者,否则,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抗美援朝70周年防弹少年团领奖发言涉嫌辱华引发网友热议

抗美援朝战争主要是由朝鲜和韩国内部发生矛盾而起,从1950年开始至1953年最后结束,经历了5次大规模的重大战役。

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军人共计240万人,伤亡39万余人,截止2014年于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烈士197653人。

邱少云的战友马遂群在回忆邱少云在抗美援朝时,要求尽快的能上前线,即使豁出了命,为了苦难的朝鲜人民,也要亲手宰了几个美国鬼子为他们报仇,随后不久,兑现了诺言,并离开了我们。

不仅是邱少云烈士,在上甘岭牺牲的黄继光烈士,当时时还未满19岁的董存瑞烈士等等众多中国人民志愿军都为了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做了巨大的贡献。

然而,韩国的偶像团体“防弹少年团”在获“范佛里特奖(Van Fleer Award )”颁奖会上发出的言论在网络上掀起了一番热议,事态也开始迅速的发酵。

主要“防弹少年团”队长金南俊在获奖后的发言由提到了关于朝鲜战争70周年这一事件。,并且加上“Van Fleer Award”奖项的含义以至于该团体上了热搜,引发争议。

并且“范佛里特奖”是授予韩国人或美国人以表彰他们做出的杰出贡献,促进美韩两国关系,“范佛里特奖”是以美国将军范佛里特命名的。

而且范佛里特在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以炮火覆盖饱和攻击我志愿军,给我军造成巨大伤亡的事实。

简单来说,朝鲜战争爆发后,以美国等国的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而中国人民志愿军应朝鲜请求赶往支援。

言语中并没有一丝一毫对此事件的悔意愧疚,令本来对一部分喜爱的粉丝纷纷表示无法接受,选择脱粉。但也有一部分“防弹少年团”的粉丝认为这不是偶像的意思

虽然事件主角没有一丝一毫的悔过之心,但是国内三星平台下架了与其有关的产品,FILA也删除了与“防弹少年团”相关的微博。

并且,艺人作为公众人物,应当具有更高的基本常识与素质,至少必须明白尊重!

“防弹少年团”此次的发言便是对抗美援朝战争中,那些壮烈牺牲的英雄们的不尊重,对那些无辜遇难者的不尊重。

随着事件的发酵,外交部的发言人对于网友们及这次事件做出了表态,希望以历史为鉴,我们共同追求和努力的的应该是一个和平美好的世界。

身为中华儿女,铭记历史应当是我们的职责,捍卫祖国是我们的义务,维护祖国尊严就是维护我们身为中华儿女自己的尊严。抗美援朝至今已经70周年,我们自己的英雄我们自己得守卫!

追星就像拜神可以无知但不能!

2020年8月,为了表彰防弹少年团为促进韩美关系做出的贡献颁发了“范佛里特奖”,该奖为纪念朝鲜战争时期的美军将领詹姆斯·范佛里特设立。

他是1951年在朝鲜战争中任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在战场上给予中国志愿军和朝鲜军队极大的重创,但最终志愿军战士还是以坚强的意志和智慧教会它怎样做人。

在获奖后,防弹少年团在弹冠相庆之余,也发表了不正当言论:“我们非常荣幸能够获得Van Fleet Award,它代表那些为促进韩美关系杰出贡献的人,韩国的2020年度联欢晚会特别有意义,因为今年是朝鲜战争七十周年,我们将永远记住两国共同经历的痛苦和男女军人所作的牺牲!”

韩棒作为美国治下的“国家”,他们的言论本与我们无关,作为东方大国,我们只要对该男团不听之,不理之,同时在国内警醒同胞,不再关注该团的一切错误信息,并与之划清界线即可。

不料“狗改不了吃屎”,对于全网铺天盖地警惕防弹少年团言论之时,部分习惯了对该男团进行跪拜式追捧的粉丝却不乐意了,无视国家立场甚至失去做人的尊严,强行为该团洗白!

自己不要脸,为什么要带上“中国”?这种人跟疫情期间“代言中国”向世界道歉的“阿丘”一样!

对韩国而言,今年是朝鲜战争70周年,但对中国而言,今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

现在的中国日渐富强,国民生活在安定与和平的国内环境中,但当年为了这份“安定与和平”,无数跟我们一样年纪的志愿军战士离别家人,义无反顾跨过鸭绿江,向敌人的炮火猛冲,在付出重大人员伤亡后才终于击退“武装到脚趾头”的美国大兵!

说到底,追星就像“拜神”,偶像是你们的神,你们想拜就拜,想烧香点高烛是你们的自由,你们的无知我们选择无视。

所幸在粉丝当中也并非全是这类废物,绝大部分的中国籍粉丝能心存大义,真正做到“国家面前无偶像”!

革命先烈用了十四年时间才赶跑了日本侵略者,让一个民族重新站立起来,又经历了“抗美援朝”、“抗美援越”和“中印战争”等一系列流血战役,才有了今天中华的太平盛世,如今为了几个男团戏子,又把直起几十年膝盖重新“跪下”,你们这群畜生还要脸吗?